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體育 > 正文

女排前主教練陳忠和:郎平是外表看起來堅強

郎平是外表看起來挺堅強的,但內心還是有溫柔的一面。她沒有太多時間陪女兒,有時會跟我們講小孩兒的情況,流露出一個母親對孩子的思念。”

“精神是看不見的東西,應該是從每一天的訓練中去體現,而不是喊口號。沒有每天的訓練做基礎,談什麼精神?”

陳忠和曾打造了中國女排的“黃金一代”。圖片來自網路。

對話人物:

陳忠和,58歲,中國女排前主教練,曾帶領中國女排獲得2004年雅典奧運會冠軍及2008年北京奧運會銅牌,打造了中國女排的“黃金一代”。2009年,他卸任女排主教練,現任福建省體育局副局長。

對話動機:

陳忠和與郎平的故事可以追溯到37年前,當時他擔任郎平的陪打教練。90年代,女排“五連冠”後,他又協助郎平執教中國女排。2000年底,陳忠和競選女排主教練,陳忠和得票並非最高,卻獲得了郎平關鍵性的一票。

“如果說郎平是我的恩人,一點都不為過,”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陳忠和曾說,“後來我指揮女排的很多方法都是從她那裡學來的。我們在中國女排隊中,共事了20多年,感情比普通人要來得深厚得多,這一點永遠也不會改變。”

談決賽

“意料之中的勝利”

剝洋蔥:你看女排奧運決賽嗎?

陳忠和:原本徐雲麗(女排國家隊隊員)的母親打電話邀請我去她家看決賽,但我在外出差,就和幾個球友在賓館看的。我一直惦記著這個比賽,前天晚上都沒睡好,早上很早就起來了。

剝洋蔥(微信ID:boyangcongpeople):你對這場球的預期是什麼?

陳忠和:在我意料之中。這場球我們勝算比較大,雖然小組賽輸給塞爾維亞,但我們心態各方面比較好,已經衝到這個程度了,隊員們的氣勢排山倒海,這種力量非常大。

這場比賽每個人都表現得很好,郎指導的指揮和換人都是恰到好處的,每一個人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郎平和陳忠和曾一起共事20多年,感情深厚。圖片來自網路。

剝洋蔥:本屆奧運會,中國女排小組賽狀態低迷,淘汰賽越打越好,你如何評價這種表現?

陳忠和:其實,也不能說很低迷。因為隊伍還比較年輕,剛進入第一場比賽,往往容易放不開,隊員想法也比較多。

女排在最困難的時候,遭遇了夢想三連冠的東道主巴西隊,能夠擊敗巴西,非常可貴。我們就是心態的改變,也沒有退路了,反而是巴西壓力大。我們把包袱卸給對方了,這一點做得非常好。

比賽時,可以看到無論落後還是領先,隊員的表情都不緊張;但巴西出現了那種緊張的眼神和表情,他們生怕掉了一個球。這時候我們去追著打,巴西隊就會出現一些波動和失誤。

剝洋蔥:今年過年後,女排曾在漳州封訓備戰,你還去看望了中國女排,她們當時狀態如何?

陳忠和:我去看望了兩三次,她們當時狀態不錯,這幫隊員條件很好。

保證獎牌,衝擊金牌,是出征里約前定的目標。我當時跟郎平說希望蠻大,我們確實有這份實力。但困難也在,畢竟美國隊、巴西隊比較難對付,他們技術比較細膩,攻防比較全面;反而,打俄羅斯、塞爾維亞,我們勝算比較多。塞爾維亞進攻能力強,但傳小球、串聯比較薄弱。

剝洋蔥:當時郎平壓力大嗎?

陳忠和:壓力很大,奧運會畢竟四年一次,去年女排世界盃奪冠後,奧運會要求起碼要保三爭一吧。

另外,女排一直關注度很高,曾經輝煌過,隊員自身要求比較高。

談中國女排

“魏秋月搶時間做手術”

剝洋蔥:自2004年雅典奪冠後,中國女排的狀態一直起起伏伏。原因是什麼?

陳忠和:主要是傷病多一些,像趙蕊蕊本來連續打8年也問題不大。有人說,我不敢啟用年輕隊員、保守,那個時候主要是傷病困擾了隊伍的發展和訓練。

2008年到2012年,你也看到了,我也不好說,教練一直在不停地折騰。同時也出現了青黃不接的情況,新的隊員還沒到那個火候,頂不上來;老的隊員傷病,比如徐雲麗、魏秋月,又沒辦法支撐下去。

2008年北京奧運會,中國女排奪得銅牌後,陳忠和激動地留下淚水。圖片來自網路。

剝洋蔥:造成傷病的原因是什麼?

陳忠和:傷病不是一兩天的事情,是長期慢慢積累的。傷病的預防我們當時做得不夠。

這是一個矛盾。隊員小傷小病應該讓他們好好休息,但有時候也會擔心休息耽誤了訓練。競技體育靠磨、靠練,如果練得不夠,到比賽就很難拿出好成績。

剝洋蔥:當時老隊員有傷病還要繼續打比賽?

陳忠和:那沒辦法,奧運會四年才一次。像魏秋月現在這種情況,搶著時間做手術、恢復,再到奧運會去。

剝洋蔥:排管中心請郎平執教前,你和郎平有過溝通嗎?

陳忠和:沒有。在那之前,她曾來福州到我家裡坐坐,也沒有聊到。

如果身體狀況沒問題的話,郎平接這個位置是最合適的。畢竟她這麼多年都在從事排球工作,無論國內國外都積累了很多經驗,她有人格魅力和號召力,在隊員面前有威懾力,等等。

剝洋蔥:她的執教風格與其他教練有什麼不同?

陳忠和:90年代,我與她共同執教了4年。她把我叫去當她的助手,我一點猶豫都沒有。我說,只要你信任我,總局能通過,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她繼承了袁偉民的一些經驗、作風、管理,包括球場上的訓練理念、訓練節奏的把握、隊員管理方面。袁偉民當時訓練很嚴格,但下來卻很關心隊員,訓練摳得比較細,對細節抓得比較緊,問題看得比較深和透徹。有些教練員看問題比較粗,郎平看問題比較尖銳,每個運動員細小的環節都處理得比較好。

另一方面她引進了一些國外醫療、體能、身體素質訓練等方面的經驗,組成了複合型團隊。以前我們在康復訓練這方面比較粗,沒有那麼精細。現在針對性比較強,根據每個人身體素質的情況,進行量身定做的體能訓練,這方面他們做得比較好。

里約奧運,中國女排勝利後,郎平激動地跳了起來。圖片來自網路。

談郎平

“她是外表看起來堅強”

剝洋蔥:在郎平還是運動員時期,你曾是她的陪練,可否談談運動員郎平給您留下的印象?

陳忠和:1979年9月,我到北京做女排的陪練。當時我從基層慕名過去,還有一些緊張。

第一天,袁偉民就安排我和郎平一起訓練。郎平是一個好強、好勝、不服輸的運動員,當時她的條件非常好,也能吃苦。她打比賽不服輸,有一股韌勁。比如說,我在跟她陪練時,會增加一些對抗力。

她在比賽時,那種猛勁能出來,比如說撞擊。我們現在叫“霸氣”,打球打到很瘋狂的狀態。

剝洋蔥:在球場下,郎平是一個怎樣的人?

陳忠和:場下還是比較溫柔的,她比較會關心人。我記得比較清楚的是,那個年代,煙買不到,我又抽煙,她過年時還幫我買一些煙。因為她母親原來在賓館裡面,能夠買到煙。

她是外表看起來挺堅強的,但內心還是有溫柔的一面。她沒有太多時間陪女兒,有時會跟我們講小孩兒的情況,流露出一個母親對孩子的思念。

剝洋蔥:九十年代末,她要出國,您支持嗎?出國這些年,她有什麼變化?

陳忠和:當然是不希望她出去的,希望她能夠留下。當時因為她個人的種種原因,我們也還是支持吧。

她始終沒有放棄排球。這些年,她走的地方多,看得也多。國際上排球技術的發展很快,她吸收了一些國外的經驗,特別是體能、康復方面。

剝洋蔥:當時她執教美國隊前,是否徵求了您的意見?

陳忠和:當年她想帶美國隊時,打電話問我。我說很好啊,這是向全世界展示中國的力量,沒什麼不好。

剝洋蔥:2008年北京奧運會中美女排相遇,外界出現了很多不好的聲音。那段時間她怎麼看待外界的質疑?

陳忠和:那時我跟她聯繫比較少,畢竟她帶美國隊,我帶中國隊,又是在中國比賽。

坦白講,2008年時我的壓力也很大,因為我的任務和設想是拿到金牌。

對古巴那場球被裁判誤判之後,影響了我們整個隊伍的士氣。跟美國打的那一場,也是在領先的情況下輸了球。從我來講,關鍵還是位置擺得不夠好,過於著急,臨場的處理不夠理想。

剝洋蔥:這次女排奪冠後,女排精神又被提起。您怎麼看待女排精神?

陳忠和:精神是看不見的東西,應該是從每一天的訓練中去體現,而不是喊口號。沒有每天的訓練做基礎,談什麼精神?

END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今日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