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鴉雀無聲」說的是什麼鳥

“鴉雀無聲”的意思是:烏鴉麻雀的聲音都沒有。形容非常靜。但我們今天說的“鴉雀”是一類可愛的小鳥。

鴉雀家族在地球上的分布主要在亞洲的南部,只有人見人愛的棕頭鴉雀與媒體偏愛的“鳥中熊貓”——震旦鴉雀(Paradoxornis heudei)分布至東亞。很少為人所知的是,中國又是鴉雀科最主要的分布區,共有19種鴉雀分布,其中三趾鴉雀、白眶鴉雀、灰冠鴉雀和暗色鴉雀為我國的特有鳥類。

震旦鴉雀

震旦鴉雀攝影/同花順

震旦鴉雀的第一個標本是在中國南京發現的,因此得名震旦鴉雀。震旦,古印度語中指中國。

震旦鴉雀只在蘆葦盪中生活,對生存環境要求苛刻,幾乎不遷徙,只吃蘆葦表面或蘆葦桿里的蟲子。

常常用粉黃色的腳爪牢牢地鉤住蘆葦稈,就像一名手拿鋼槍的小戰士站在枝頭張望,一發現有蟲子,它們就會像啄木鳥一樣用堅硬的嘴敲打蘆葦稈,發出清脆的響聲,把藏在蘆葦皮里的蟲子揪出來吃掉。因此被譽為“蘆葦中的啄木鳥”。飛翔功能較差。有時他們也會偷吃蜘蛛網上的蟲子,不勞而獲。他們還善於編織,喜歡用蘆葦葉編織出不同形狀的巢類物。(摘自百度百科)

震旦鴉雀,媒體介紹的已經足夠多,在此不多贅述。

棕頭鴉雀

棕頭鴉雀攝影/陸簡

棕頭鴉雀鴉雀分類上隸屬雀形目鴉雀科,他的家族目前已經被發現了20--25種。與其他可愛但也不起眼的“小鳥”們一樣他的體型較小,棕頭鴉雀鴉體長12厘米,頭頂至上背棕紅色,上體余部橄欖褐色,翅紅棕色,尾暗褐色。喉、胸粉紅色,下體余部淡黃褐色。

最有特色的還是他們的像小鉗子一樣的嘴,嘴形短厚,其厚度較長度為大,或與長度幾乎相等;鼻孔完全被羽掩蓋;與其他身形或健碩或修長的鳥類不一樣,他們的身形除了尾巴外顯得很局促(萌嘟嘟的),不善於長距離飛行的他們翅膀短而圓,第一枚初級飛羽的長度超過第二枚之半,這也使得他們獲得了“小毛猴”,“驢糞蛋”的昵稱。

呆萌的他們在不同的季節因為食物的富集程度會選擇不同的地方棲息。溫暖的夏季大多活動于山地,在寒冷的冬季他們就遷至山坡多蕨類植物的草地和山麓的蘆葦地帶。

在秋季,如果你仔細觀察枯黃的蘆葦,你就會經常被一群嘈雜的傢伙驚擾,他們除了短快的diu--diu聲,還會帶來脆脆的干咬蘆葦的聲音,在食物匱乏的秋冬季節他們就尋找藏匿在蘆葦里的小蟲子,像嗑瓜子一樣把葦桿里的小蟲統統吃光。

每年4--7月是棕頭鴉雀的繁殖季節,隨身攜帶小鉗子的他們有驚人的藝術天賦,纖紙、草莖、竹葉等,都是他們創作的原材料。杯狀的鳥巢常常藏匿在灌木的裡邊,蘆葦叢里,既溫暖舒適,又不容易被不懷好意的天敵發現。

每次繁殖棕頭鴉雀夫婦會產下四枚左右象綠松石一樣淡藍色的鳥蛋。如果足夠幸運,這幾個小傢伙都可以健康的成長,加入當年的秋季“嗑蘆葦大軍”。

三趾鴉雀與白眶鴉雀

三趾鴉雀有一個白色眼眶,體型略大(23厘米)的橄欖灰色鴉雀。跟我們常見的大型噪鶥差不多大。冠羽蓬鬆,眼上有一條像松鼠尾巴一樣又粗又長的“貫眼紋”。白色眼圈明顯,頦、眼先及寬眉紋深褐色。初級飛羽羽緣近白,攏翼時成淺色斑塊。

白眶鴉雀是體型較小的的鴉雀(約14厘米)。頂冠及頸背栗褐色,白色眼圈明顯。上體橄欖褐色,下體粉褐,喉具模糊的縱紋。湖北的亞種rocki色較淡而嘴大。

三趾鴉雀有一個白色眼眶,這有點像白眶鴉雀,它倆的毛色也有些近似,橄欖灰色,但是它倆的體形相差很大。這兩種鴉雀都是中國中部的特有種。三趾鴉雀與白眶鴉雀最大的區別就是三趾鴉雀只有三趾,有一個趾退化。依此類推,鳥中所有冠以三趾的鳥都是有一趾退化了。

灰冠鴉雀與暗色鴉雀

灰冠鴉雀是一種體型較小的雀形目鳥類,體長約13厘米左右。由於明顯的眉紋配以灰色的頭頂羽毛,使其與其他種類的鴉雀有明顯的差異。從1892年有人在甘肅南部採到幾隻標本後,在甘肅就再也沒有發現,20世紀80年代末幾個國外旅遊者在四川九寨溝發現此鳥,數量很少。

暗色鴉雀為鶲科鴉雀屬的鳥類,是中國的特有物種。分布於四川、貴州等地,主要生活于海拔2500―3200米高處的箭竹或灌叢間。該物種的模式產地在四川瓦山。暗色鴉雀全長約12厘米,額至後頸暗灰色,微具暗色羽干,顏、耳羽及頸側灰色,有白色眼圈;背及兩翼棕褐色;尾羽灰褐色;頦灰白,其餘下體淡灰色;脅和尾下覆羽淡棕褐色。嘴黃,腳黑褐色。

鴉雀家族面臨的危機

很多自然保護區正在被破壞,很多珍貴的野生動物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脅,目前還沒有鴉雀被列為我國重點保護野生動物。但是,由於分布區範圍狹小、棲息地破碎化,灰冠鴉雀、暗色鴉雀被國際鳥盟評估為易危級別。

近年來,大家所熟知的震旦鴉雀,因其所依賴的蘆葦生境快速喪失,而被評估為近危。依據數量呈現出的下降趨勢,三趾鴉雀也被評估為近危。這些可愛的傢伙對自己所處的危機也許還不知情,但是許多鳥類學者已經注意到了這群可愛神奇美麗的野生動物,祝願他們可以早日得到應有的保護!

由於野生鳥類捕捉籠養,以及其他的野生鳥類貿易的影響,棕頭鴉雀已經在一些自然分布區以外的地方定居了下來。它們分布擴散到了包括我國華南的香港地區、歐洲義大利西北部倫巴第大區以及荷蘭東南部的林堡省地區。

在自然面前人類是極其弱小的,卻改變了世界運轉的齒輪,可能只是源於“無心”然而結果是好是壞,只有時間會給出答案。但是當看到答案才想起過程中值得推敲的步驟,究竟會不會有些晚?這樣的問題只能留給後人去解答。不要貿然改變自然規律,這是所有規律之所以被總結與認識的前提。

特別鳴謝

鳥類生態學博士 Robbi老師對本文的啟發支持與幫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自然使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