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寤翰:一視進化論為科學的紅朝〝佛教徒〞

公園長椅一側,端坐一鬚髮斑白的老者,原來他是在運動間隙休息的。

閑聊中,他說,成都市某些地區很亂。

見我不解,他補充說,有藏民居住的地方就亂,因為民族問題。

我說,我們旅行中遇到的虔信藏傳佛教的藏民都很善良、淳樸。如他們真成了社會亂源,那也與(中共)宗教政策有關。

他有些意外說,現在不是很好嗎?我們現在人人都有宗教信仰自由啊。

輪到我意外了。

我問,您指〝五教〞都在無神論的中共領導之下?

竊以為,對藏民進行漢化、消滅民族差異的結果,就是試圖將馬列那套無神論、進化論就如強制灌輸給紅朝人一樣取代別人的宗教信仰。而失去傳統信仰的約束,不信神佛,不知善惡有報的人,才會成為亂的根源。尤其,無神論黨魁進駐藏民家與其活佛一起被頂禮膜拜,就如一種文化入侵,玷污與破壞人家的有神論信仰。…

他打斷我的話,強調自己就有信仰自由,說自己就是一個佛教徒。並努力證明自己就是一個佛教徒。說自己對佛教有過研究,東南亞一帶奉釋迦牟尼為祖尊的小乘佛教主張修己不講普度眾生,因而是自私的。流傳中國的多佛信仰大乘佛教,講普度眾生,則帶有侵略與擴張性云云。

我吃驚的說,您一個佛教徒竟用(黨文化的)馬列觀點研究與闡釋佛教!

我說那您知不知道,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佛說,末法時期魔王子孫會著其袈裟亂法,九華山入了黨的處級、科級和尚以無神論身份著袈裟不就是這樣的表現么?河南那些私人承包的寺院,假和尚們騙取佛教信徒的香火錢也是其中一種。所以被變異與破壞得面目全非的佛教在今天已經度不了人了。

他點頭說,是這樣。隨後又補充,不過,宗教總是要隨著時代與社會一起發展的。

他奇怪自小被黨文化馬列觀洗腦長大的我,只是當馬列主義是一種學說。而且,今我還懂得了馬列主義是一種扭曲的學說、邪說。

而他視"亂法"為發展,則是建立在馬列觀上的黨文化觀點。我追問一句,那您對人類起源怎麼看?

他反問我,我坦然的答,以前也受無神論進化論誤導,現在則明白了,是神造的人。

他強調說,進化論是科學!

我不禁笑了說,達爾文推出經不住科學推敲的進化論時就只是一種假說。而現有科學更可證明,進化論是謊言,它才是所謂的迷信!譬如那些已經科學發掘出來的史前文明。

此時想來,2002年發現的那塊中共美其名曰為〝救星石〞的、貴州平塘出現的2億多年前天然形成的〝中國共產黨亡〞字碑文,不就是對進化論最大的質疑么?

我話題一轉說,對於違憲迫害法輪功長達17年,您也認為中共治下有信仰自由么?

他立即變色說,法輪功是*教。

我說,那是中共說的。您了解法輪功是什麼嗎?他是佛家功,是釋迦牟尼所謂的〝八萬四千法門〞之一。是按照〝真善忍〞三字做好人,概括了我們傳統文化中道家的〝真〞、佛教的〝善〞,另外加上〝忍〞,儒家的〝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等等儒家經典也不離此三字,如果按〝真善忍〞三字做好了,就是一個聖人之中的聖人。…

他打斷我說,你知道大法創始人是什麼人嗎?然後開始詆毀大法師父,是因為對社會不滿才創立了法輪功。

一個要弟子以〝真善忍〞自律、時時處處無條件〝向內找〞、遇事首先考慮別人、與人為善、創立了快速提升個人與社會道德高德大法、大師尊稱實至名歸的大覺者,因挽救了人類道德的下滑,並因讓海外多族裔受益與對社會所做出的傑出貢獻,而獲得無數褒獎,卻因中共消滅有神論而炮製的鋪天蓋地謊言的毒害,被這樣罔顧事實真相的加以造謠、誣衊與詆毀!我想,這也許就是為中共炮製迫害理論依據的〝反邪教協會〞(為邪黨謊言治國與愚民充當輿論打手禍國殃民的協會稱其為〝邪教協會〞方才名副其實)的無中生有的誣衊之辭吧?

一個上海人竟說他了解一些大法創始人的事,卻與我所了解的截然不同。這讓我懷疑,此老者是協會之中的一員呢?還是被中共黨文化及其邪惡的謊言所蒙蔽的人呢?

而法輪功是正法。不論中共怎樣禁毀其書籍、音像等等資料都是徒勞的。而他的"正"還表現在,牆外明慧網可供免費閱讀與下載,誰正誰邪,讀過不就知道真偽了么!

他不停的打斷我的話,說中國人被儒家的〝天地君親師〞害慘了。章太炎與魯迅就曾經批判過。

竊以為,那是文人的一家之言被中共黨文化利用並精心包裝後,用以剷除中華傳統文化的扭曲結論。竊以為,"天地君親師"牌位之首的"天地"即指神明,故儒家是相信神佛的,而其尊崇的〝君親師〞都需要以〝仁義〞為前提,即所謂的〝仁義為先〞,也即道義、良知是一個正常人進行道德價值判斷的標準。…可憐影響中華文明幾千年的儒家思想卻被中共斷根了國人,不然,中共的歷次政治鬥爭運動,以及對善良的法輪功修煉者的違憲迫害,都是不可能發生的。尤其可悲的是,今天很多的紅朝人即使認可善惡有報,卻對善惡選邊站,置若罔聞。

他問我怎麼看待伊斯蘭極端宗教分子。我答,那些極端人士是把宗教當成了滿足個人私慾的工具。就如早已不信共產主義的中共黨徒們把中共當成滿足個人私慾的工具一樣,彼此相互利用。只不過,兩者相比是小巫見大巫。邪黨把黨徒當槍使、作為它維持獨裁暴政役民與行惡的工具;黨徒則把邪黨作為自己獲取個人最大利益的工具。而伊斯蘭極端宗教人士以血腥恐怖的暴力改變與消滅別人的信仰,不就如中共一樣么?而後者更可怕的是,以國家恐怖主義的形式為禍國家與民族。

站在中共一邊並竭力維護中共的他,總是打斷我的談話,並拋出一個又一個的理論。我終於忍不住問他,您不會也說〝六四〞沒死一個人吧?

他說,那倒是死了人的。不是公布過的嗎?

我說,新聞里說沒死一人!我曾經與家人說起中共屠殺無辜學生與市民的真相,家父還與我急,斥罵我胡說呢。

他很驚喜的說,你父親與你觀點不一樣。並說,你好像很不喜歡中共。

我答,自己用腦子思考一下共產黨的歷史,不就知道真偽了嗎?家父自然也就知道真相了。而罪惡累累的中共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漢奸賣國組織,勾結日寇與汪偽政府奪取了合法民國政府的政權,卻發動三反、五反、文革等等一個個政治鬥爭運動,殘害國人達一億人口,知道真相的國人,誰會喜歡這認馬列不認祖宗、禍國殃民的外來政黨?並且它一直在迫害良善。

他竟然認為三反沒錯,五反有擴大化傾向…。我遂問他,讀過〈九評共產黨〉嗎?

他反問我,知道此書誰寫的嗎?

我說,誰寫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真相!然後作為一個人應該在真相的基礎上,以良知與道義做出自己的價值判斷。一個迫害以〝真善忍〞自律做好人的社會,不就是一個邪惡當道的社會么?因為修煉法輪功身體好就活摘了至少150萬以上信仰者的器官,其他身體部分還被加工成膠原蛋白,這不就是魔鬼才能做出來的事么?

他提高聲音說,如果他危害社會就活該!

從一個自稱佛教徒的口中吐出此言,讓人心驚、心涼透頂!他的身上,竟然也讓我看到以前那個自小被黨文化洗腦與荼毒、無知"仁義為先"曾也為911讓美國蒙難而叫好的自干五的自己!!黨文化泯滅人性、良知與理性,連所謂的佛教徒也難以倖免,難怪他會無視佛家的守德、修善,用非人、扭曲的黨文化鬥爭哲學觀點去荒謬的闡釋佛教。

我說,那是中共的一面之詞(其實殘害良善的中共才是危害民族、國家與社會的根源)。古語說〝兼聽則明,偏信則暗〞,怎麼會偏信中共的謊言呢?栽贓陷害、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偽案〞這樣的國家恐怖主義行為早就被聯合國備案了。而法輪功洪傳100多個國家,難道那些國家的人都是傻子?

他不容我多說,用與中共一模一樣的腔調歪曲、詆毀著大法,並且說,他們佛教不承認他,他竟然罔顧法輪大法已經洪傳世界造福人類的事實,並拒絕這樣的現實。

當我說起中共以暴力與黨文化謊言把國人變成了〝無神唯物無根〞的罪惡,並想與他細說真相時,他卻突然站起來說要去鍛煉了。

我的那一句〝您是我所遇到的第一個自稱相信進化論的佛教徒〞與秋風一起伴他離去。

想起大法師父的講法,我個人理解為,他或者在正念中被歸正,或者只能逃走。第一次遇到一個以馬列觀、進化論研究佛教並稱自己在紅朝擁有完全宗教信仰自由的佛教徒的老者,其觀點讓我覺得那麼可笑、荒謬與可悲,人心泛起,寬容、慈悲之心失,也許因此而影響了他聽取法輪功真相。

本想將我明法輪功真相救贖了自己良知的幸運傳遞給他,讓他有從新選擇自己美好未來的機會,卻事與願違,留下遺憾,思之追悔莫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