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老徐:李小鵬的仕途將何去何從?

9月8日,李小鵬以部長、黨組副書記的身份主持召開交通運輸部部務會,傳達國務院第147次常務會議精神,審議並原則通過《關於促進多式聯運發展的若干意見》。一般的部務會,新華社都是不報道的,這次算破例。因為李小鵬入晉八年後再次返京,他未來的仕途走向,引發了很多人的密切關注。

作為前總理李鵬的公子,李小鵬的一舉一動都十分令人關注。從簡歷上看,他1959年6月出生,1982年從華北電力學院畢業後就一直在電力系統工作,延續了他父親的老本行。八年前,他從中國華能集團總經理的崗位上棄商從政,轉任山西省委常委、副省長。按照級別,應該是評級調動,但是論崗位的重要程度,副省長顯然屬於封疆大吏。在副省長任上幹了5年,2013年被任命為省委副書記、省長,成功躋身為正省級幹部行列。作為目前在世的常委級老幹部,在下一代子女中,李小鵬屬於級別最高的了。

相對於他那個愛出風頭、動不動就要給全國人民建立道德檔案、令人極不省心的妹妹李小琳來說,李小鵬算是低調了許多。在山西副省長、省長任上,除了他和太太周末在超市買東西被微博曝光這件事以外,能夠轟動全國的個人新聞真的不多。按理說,年齡才57歲,在山西幹了8年,省長也幹了3年,熟悉本地情況,這一輪為19大人事布局的省級幹部調整,李小鵬怎麼的也應該就地晉陞為省委書記了。可是,結果往往是事與願違。

都說“晉官難當”。山西這次成為18大之後“塌方式腐敗”的大省,多名省級幹部下台,不少基層的領導班子整體淪陷。時任省委書記袁純清被中央免職,吉林省委書記王儒林被空降到山西賦予“救火”重任。當時宣布王儒林任職的大會十分高調,政治局常委劉雲山親自到會,顯示中央對於王儒林是委以重任。之後,王儒林在反腐問題上非常高調,媒體上經常可以看到他痛批腐敗的鏗鏘言語。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任職才兩年多、尚未年滿正部級65歲退休年齡的王儒林,突然被調離山西,到全國人大擔任了虛職,提前過起了退休生活。接替他的是只年輕一歲、長期在安徽、青海兩地工作過的駱惠寧。

坊間對於王儒林的去職,有一種說法是山西官場已經基本實現了由亂到穩的轉變,王儒林的使命也就完成了。而面對去產能、經濟下滑的現狀,王儒林似乎作為不大。這次李小鵬被調離山西,看來也說明中央對於老班子,在發展經濟方面的能力缺乏信心。

那麼,對於李小鵬的仕途,未來將何去何從呢?

第一,作為正部級幹部,19大上躋身中央委員應該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相對於李小鵬目前排在中央候補委員最後一名的尷尬身份,應該是一個政治生涯的進步;

第二,交通部是國務院規模比較龐大的部門之一,負責水陸空全方位的管理。對於長期從事電力工作的李小鵬而言,管理交通運輸,專業上沒有優勢可言。這次前部長楊傳堂沒有全退,仍擔任交通部黨組書記,可見中央對李小鵬並不是完全放心;

第三,在李小鵬的一系列仕途生涯調整過程中,不排除他父親從中疏通、斡旋,畢竟李鵬在官場的影響力還是不容小覷的。

第四,坊間有傳言說,李小鵬很有可能在下屆政府中擔任副總理。這樣的情況並非沒有先例,現任國務院副總理馬凱、劉延東,也都沒有擔任過省委書記的經歷。李小鵬畢竟是1959年生的人,年輕是他的優勢。也不排除他從部委序列脫穎而出。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有可能在19大上更上一層落進入政治局,正式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距離他父親的正國級僅有咫尺之遙了。

交通運輸部,屬於那種容易出成績、也容易出問題的權力部門。對於李小鵬來說,新的職位是福是禍,目前下結論有點過早。不過,不管怎麼說,在下面幹了8年,沒有干到省委書記的職位,對於李小鵬來說,不能不算是其仕途生涯中的重大缺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東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