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官場 > 正文

福建寧德13歲女生被校務主任性侵至懷孕

陸媒報道,福建寧德一13歲女學生,遭學校總務主任強姦,至今已懷孕31周。中國古話說,萬惡淫為首。而現在的中國,包二奶、養情婦、性賄賂,已經成為整個社會的一種〝流行時尚〞,不但不以為恥,還引以為榮。被譽為一方凈土的教育也未能倖免,嫖娼、淫亂甚至強姦學生等事件,經常見諸報端。

犯罪嫌疑人陳某某的家,大門緊鎖。本文圖片曾璽凡圖

陸媒報道,福建寧德一13歲女學生,遭學校總務主任強姦,至今已懷孕31周。中國古話說,萬惡淫為首。而現在的中國,包二奶、養情婦、性賄賂,已經成為整個社會的一種〝流行時尚〞,不但不以為恥,還引以為榮。被譽為一方凈土的教育也未能倖免,嫖娼、淫亂甚至強姦學生等事件,經常見諸報端。

在江澤民統治時期,為消磨國民反抗意識、轉移民眾不滿,採取“淫亂治國”、“悶聲發大財”的策咯,黨媒史上首次出現鋪天蓋地的色情圖片和廣告,導致正統的家庭倫理被破壞,傳統的家庭觀、婚戀觀遭到前所未有的褻瀆。色情行業空前泛濫,笑貧不笑娼的觀念和性解放等淫邪思想行為深入各個社會階層,整個社會陷入空前的道德危機,愈演愈烈。

江澤民貪財好色,在位十多年,不僅自己帶頭搞淫亂,還鼓勵中共官員一起淫亂,並大搞黃色產業。上樑不正下樑歪,江澤民的示範作用,成功栽培了這無數的淫棍、色狼,危害社會和民眾。

澎湃新聞報道稱,9月28日凌晨福建寧德閩東醫院婦產科,剛做完引產手術的小薇被推出產房。她今年只有13歲,此前已經懷孕31周。

10天前,小薇的家人到公安機關報案稱,55歲的壽寧縣一所小學教師陳某某強姦小薇並致其懷孕。立案告知書顯示,9月18日,壽寧縣公安局對此事立強姦案進行偵查。9月22日,壽寧縣委宣傳部通報稱,經縣醫院檢查,小薇已懷孕30周,嫌疑人陳某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

壽寧縣相關部門負責人向澎湃新聞證實,這起強姦案案情基本查實,將從嚴從快處理。

壽寧縣分管教育的副縣長鄭晉生表示,此事發生後,當地教育部門立即召開一系列整頓師德師風的專題會議,政府部門會對受害者進行一定的經濟援助,幫助其順利完成引產手術,同時也會儘力幫助孩子解決未來轉學等後續保障問題。

“最煎熬的3天”

今年中秋假期,小薇一家度過了“人生最煎熬的三天”。

9月14日,母親王愛萍害怕的事情被驗證,她看到那根驗孕棒顯示出“兩道杠”——女兒小薇懷孕了。這時,小薇才告訴她,在學校遭教師陳某某性侵。壽寧縣醫院9月18日出具的證明稱,B超顯示小薇宮內孕30周。

事實上,小薇身體上的變化早已引起身邊人的注意。

小薇的姑姑林芳告訴澎湃新聞,近幾個月,小薇的肚子慢慢大了,家裡有所懷疑,但剛好是暑假,以為孩子在家沒運動長胖了,而且小薇是練體育的,身體素質比較好,也沒什麼明顯妊娠反應。小薇的媽媽還跟別人開玩笑說,女兒長胖了真難看。

後來,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小薇身體上的變化,王愛萍擔心是不是懷孕了,趕緊在距今一個月前去買試紙測了一次,沒有測出懷孕,也不知道是不是試紙的問題。

“千萬別告訴爸爸,不然我會死,爸爸也會死。”小薇對王愛萍說,陳某某曾經如此威脅她。

“這個人必須要抓!”王愛萍說,證實女兒懷孕當天,她帶著女兒來到離她家一公里左右的陳某某家,陳家門口緊閉,她連續敲了幾次門無人回應,只好帶著女兒返回。

小薇父親林長根當時正在店鋪看店,他給家裡打電話詢問女兒上學的情況,覺察出王愛萍的語氣不對。“誰惹你了,說話怎麼這樣生氣?”王愛萍含著淚一聲嘶吼:“我要殺人!”

林長根當即趕回家,也很快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我當時整個人是氣炸了!”

第二天就是中秋節假期,林長根考慮先不報案:“這時報案公安局不一定有人手抓人,反而還打草驚蛇,這壞蛋不能跑了。”

擔心女兒會突然想不開,王愛萍一直陪在小薇身邊。3天中秋節假期,王愛萍每天都在以淚洗臉,多次昏厥,為了提神,有一天喝下4瓶藿香正氣水。林長根也在一旁唉聲嘆氣。鄰居們很不解,不知道林家發生了什麼。

王愛萍和林長根“心每天就和刀割了一樣,這是人生最煎熬的三天”。

9月18日一早,林長根就趕到壽寧縣公安局報案。

“壞人”

9月18日上午,這所小學的校長將陳某某喊至辦公室,隨後,陳某某被等候在此的刑警帶走。校長說,被帶走時,陳某某沒有抵抗。

斜灘鎮位於福建寧德市壽寧縣南部,是閩東四大文明古鎮之一。9月24日,澎湃新聞記者來到位於這裡的當事小學,在其中一座大樓的二層樓梯口看到,左手邊的儲物間緊鎖,外面擺著一把歪腿的椅子。小薇稱,過去一年裡,陳某某在這個儲物間里對她進行性侵十餘次。

“作為校長,我真的沒想到陳某某竟然會作出如此喪盡天良的事情。”邱樹菊說,直到警方介入後,自己才知道此事。

據該校校長介紹,陳某某是學校總務處主任,負責桌椅維修等後勤事務,在學校已經工作了十餘年。這個儲物間用來存放桌椅,只有陳某某有鑰匙。

悲劇始於2015年11月。當時12歲的小薇剛上六年級,平時在中樓上課。小薇稱,由於課桌破舊,教師讓學生各自將課桌搬到儲物間更換,一次她準備搬桌子離開時,被陳某某喊下,“我以為老師找我有事,就留下了。”

在家人和同學的印象中,小薇是個懂事聽話的“乖乖女”,家裡有需要幫忙的家務,她幾乎很少說“不”,在學校對教師也是言聽計從。

根據小薇的說法,其他同學相繼離開後,陳某某對她實施了強暴,事後還對小薇說“這事兒不準讓第三個人知道”。小薇稱,自己第一次被強姦至今已有一年,其間一共被陳某某性侵十餘次。

9月23日,小薇躺在家中的床上,用被褥掩蓋肚子向澎湃新聞講述這個過程時,家人問了句“你覺得陳某某是什麼人”,她眼神顯得獃滯,嘴裡低聲嘟囔著:“是壞人。”

陳某某的家在離當事小學不遠的一棟三層灰色磚房,目前紅色的木頭大門緊閉。多名鄰居稱,陳某某從其他鄉鎮搬入斜灘,平時和他們很少打交道。

陳某某的妻子也是這所小學的教師,9月24日,她在電話中向澎湃新聞表示,這兩天自己狀態很差,都沒去上課,“具體案情去問公安部門吧。”

小薇的姑姑林芳稱:“陳某某被抓後,他老婆曾托中間人來談判,讓我們寫諒解書讓他少判幾年,我們拒絕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