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大和尚開私人飛機 泰國佛教危機

在泰國北部城市清邁的帕辛寺里,一群信眾正在安靜地聆聽老住持誦經。忽然,外面傳來一陣粗暴的摩托車發動機的雜訊,打破了寺廟內的寧靜。一位身著絳紅色僧袍的中年和尚猛踩了幾下油門,瀟洒地在庭院內轉了一圈,揚長而去。寺廟英語角里正在與遊客們練習英文的年輕和尚皺了皺眉頭,對記者說:“按照佛教的規矩,僧人們從前甚至不能坐車的,只能靠雙腳走,”他隨後無可奈何地笑道:“現在的大和尚都開私人飛機了。”

近年來,泰國這個近乎全民信佛的國度正面臨著一場信仰危機。泰國佛教界屢傳醜聞,幾個月前的老虎廟事件只是冰山一角,一些僧人貪污腐化、生活奢靡、調戲女信眾、性騷擾童僧、走私毒品等事件頻頻被曝光。泰國佛教界內部雖已醞釀出改革的聲音,但是,泰國人在文化上視僧侶階層“高人一等”,在法律和社會管理機制上也將其區別對待,使得這些腐敗事件雖然被曝光,卻很難在全社會範圍內對佛教界形成足夠大的壓力。

僧袍好似烏紗帽

2013年7月,一段YouTube上的視頻在全球互聯網上瘋傳。該視頻中,一位泰國和尚坐在私人飛機里,戴著雷朋(Ray-Ban)太陽鏡,手挎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名包,包內還裝滿美元鈔票。視頻的熱傳引發了泰國警方對這位名叫查提寇(Luang Pu Nen Kham Chattiko)的和尚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他不僅涉及販賣冰毒(methamphetamines),還涉嫌虐待婦女、與一位14歲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並致其懷孕。

這件事在泰國引起了極大轟動,泰國佛教界自律性的管理機構——“僧伽最高委員會”(Sangha Supreme Council)隨後將查提寇開除了教籍,泰國警方收繳了他名下的賓士和保時捷跑車以及80萬美元現金,查提寇本人則逃到鄰國寮國避難。不過,他在境外通過媒體表示,願意將自己的資產全部交給僧伽最高委員會,唯求委員會恢復他的和尚身份。對此,有泰國媒體嘲諷地表示:“可見,這身僧袍足以與俗世官場的烏紗帽相媲美。”

此後,一連串的泰國僧侶犯罪事件被曝光。2014年,法新社報道了清邁5名和尚性侵8名男童的案子;泰國媒體報道了一位和尚將信眾給寺廟的120萬美元捐款投入股票市場並虧損,另一位和尚在泰緬邊境因攜帶12萬顆冰毒而被捕。今年6月,泰國警方搜查了位於北碧府的著名景點老虎廟,這座寺廟打著“保護野生老虎”的旗號,利用遊客與老虎拍照賺取高額利潤,多年來一直被動物保護組織以“虐待動物”的惡名投訴。這一次,警方在寺廟的冰箱里發現了40多具幼虎仔的屍體,以及上千件由虎皮、虎爪、虎牙製作的護身符等。該寺廟現在已被勒令關閉,正在接受涉嫌走私野生動物的調查。

自圓其說

泰國的小乘佛教融合了印度教、大乘佛教、原始薩滿教等多方面元素。95%的泰國民眾篤信佛教,也將他們的虔信帶到世界其他地區。去年,英國足球超級聯賽的冠軍被一支名不見經傳的黑馬球隊——萊斯特城——奪得,球隊的泰國老闆在每場比賽前邀請兩名泰國高僧,遠赴英倫為球隊祈福,被泰國人認為是球隊獲得好成績的重要原因。

為球隊祈福、為商家祈財、為逝者招魂……泰國佛教不止一次地上過全球媒體的“頭條”,其中最有名的一次事件是在史蒂夫·喬布斯去世時,一家泰國寺廟做了為其招魂的全程直播。根據香港的英文媒體《亞洲前哨》(Asia Sentinel)報道,主持招魂儀式的泰國高僧宣布,他們在天堂里找到了喬布斯的靈魂,他已經轉世成為天堂某個烏托邦里負責科學和藝術的大神,在天堂里,喬布斯有一頭濃密的頭髮,青春永駐於35到40歲……

2003年,好萊塢影星安吉麗娜·朱莉曾在一座泰國寺廟裡做了一個刺青,她在後背紋下一段高棉文的佛經護身咒符。這家寺廟隨後聲譽鵲起,世界各國的年輕人蜂擁而至,佛經刺青的價格也水漲船高,現已達到一萬美元,而且要排隊預約。

於是,有泰國寺廟聲稱,經過高僧開光過的護身符或刺青可以保佑平安,令持有者逢凶化吉,甚至有僧人宣稱,他們的護身符可以阻擋子彈。很多泰國人對之深信不疑,更有人站出來證明,曾經親眼目睹“防彈”場景。幾年前,一位記者曾堅持做一次實體測試,結果導致一隻公雞被子彈打死,而僧人隨後告訴那位記者,“防彈效果只在人身上才起作用。”

要求改革的聲音

近些年來,隨著泰國經濟的穩步發展,泰國人民向寺廟捐獻“功德錢”也越來越慷慨,而泰國的僧人們也越來越輕易地被腐蝕。在泰國街頭,開著豪車的和尚並不鮮見。在同為小乘佛教國家的緬甸、寮國等東南亞國家,當你在寺廟中見到人手一台尼康單反相機和iPhone手機的僧侶觀光團時,不用問,他們一定是來自泰國的和尚們。

根據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報道,泰國境內共有38000座寺廟,30多萬名僧人,每年經手30多億美元的捐款,而這些“功德錢”不受政府監管,大部分去向不明。一些寺廟用信眾捐獻的香火錢與當地政界人物拉關係,地位顯赫的高僧也因此介入政治,換取更多的好處。

儘管許多泰國民眾對一些僧侶的行為感到失望,卻並不願對他們做出直接的指責,因為批評僧侶在泰國文化中是一種禁忌。泰國人視僧侶階層近乎“貴族”,甚至高於“貴族”,他們不僅極為尊重僧人,更害怕一旦得罪了和尚,會產生不利的“因果報應”。大多數時候,僧侶的行為由自律性組織進行自我管理,僧伽最高委員會是其最高權力機構,一些涉及到僧人不良行為的事件都交由這個組織來裁決,而不必經過世俗的法律機構。

僧伽最高委員會僅由20名年長的高僧所組成,但是,越來越多的人士認識到,這些年邁的僧人根本沒有能力來管轄30萬僧侶方方面面的生活。在一個日新月異的現代化社會中,泰國的僧人們接觸到前所未有充裕的金錢,世俗的誘惑無所不在,單憑“自律”能否真正抵擋住這些誘惑呢?

呼籲對泰國佛教界進行徹底改革的聲音首先發自佛教界內部,一位近年來嶄露頭角的泰國僧人伊薩拉(Phra Buddha Issara)成為改革派領袖。他在最近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僧伽最高委員會管理所有僧眾,但是,誰來監管他們?”他希望政府部門介入,全面調查泰國所有寺廟的賬戶,沒收那些揮霍民眾捐贈的不法僧人的資產,並呼籲抵制僧伽最高委員會,重組國家佛教管理機構。

泰國政府設有一個幫助佛教傳播的機構——國家佛教辦公室(The National Office of Buddhism),不過,這個機構並沒有對佛教界進行監管的職能。和泰國廣大的佛教信眾一樣,這個部門的負責人並不想介入佛教界內部的“紛爭”,他對路透社記者表示:“世俗政府還是不要干涉宗教事務了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