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張國慶:祖國變堵國 國計無解與民生困惑

中國特有的瘋狂大塞車轟動世界。(空拍影片)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一位駐京美國記者看到了這個自行車王國即將到來的嬗變,憂心忡忡地寫下了“中國人對汽車時代到來毫無準備”的專題通訊,他認為,進入汽車文化將改變每個國民、每座城市乃至整個國家存在的方式,而中國顯然沒有作好迎接這個時代到來的準備。

那時的中國社會對這樣的觀點,持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一是認為中國汽車時代遙遙無期,此觀點過於激進超前;二是認為這純粹是替古人擔憂,車到山前必有路,中國特色的體制具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越性,這個問題根本就是偽命題。

一、事實上,中國政府不是沒有看到這個問題的實質,但中國以國計為導向的發展模式下,國家主義和集體主義是至上的,民生只是政績的“附加值”,這是體制性使然,若無前瞻性的“頂層設計”,短期內根本無法透過改良主義進行制度的再創新。

這使我們清晰地看到,發展才是硬道理的核心和實質就是以GDP為綱,基礎設施建設成為政府“投資拉動經濟”的最有效手段就不奇怪了,“要想富,先修路”——從普通公路、高速公路到城鄉村村通公路,這些年幹得最歡的除了房地產,就是“致富路”!

但只要一遇上節假日,中國式道路就會腸梗阻,整個中國神經性面癱,而且是一年比一年嚴重,幾近無解。

這是一個二元悖論式的結局,中國公路特別是高速公路,從無到有,短短30年通車總里程就已高達11.195萬公里,並於2014年超越美國10.302萬公里的總里程,拿下世界第一的桂冠,而同期,全國機動車保有量2.79億輛,平均每百戶有31輛私家車,總量上與美國基本持平。

但我們卻很難看到歐美場面宏大,綿延百餘公里的堵車場景,即使在人口密度和車輛密度都居世界之首的日本東京,高峰時堵車,也會像緩緩河流那樣慢慢不停地遊動,很少有堵死不松的。

問題出在哪裡?有學者簡單歸結為黃金周的設計不合理和高速公路免費導致私家車傾巢出動,形成當下中國式堵車的季候性頑症。私家車被視為中國大動脈上的癌細胞

二、有時候,真相使人清晰也使人迷離,政府既然是經濟發展的總導演和主角,那麼,中國式堵車的實底,其實就是油頭粉面的國計與差強人意的民生火星撞地球的結果。

這不是妄語,黃金周的推出曾是一項國策。1998年,由泰國引發的亞洲金融危機席捲全球,剛剛回歸的香港遭受重創,中國大陸消費低迷,服務業風聲鶴唳,一派蕭條,政府為了挽回頹勢,於次年五一倉促推出黃金周規劃,從“五一”到“十一”,每年兩周黃金大假,政府目的就是鼓勵人們出行旅遊,將捂得死死的皮包打開,為低迷的市場添柴加火。

這種短視的弊端很快顯露無遺,祖國變堵國就此開始,而且往往經歷黃金大假的熱鬧後,景區因接待過度而損毀嚴重,而大假一過,又重度冷清起來,對全年行銷幫助並不大。2008年,眼看既定的繁榮未能實現,而各樣的問題層出不窮,“五一”黃金周被迫取消,政府轉而鼓勵公民帶薪休假,使旅遊休閑常態化。

問題也正在這裡,當壟斷髮展的國企,帶薪休假成為普遍福利時,在溫飽線上苦苦掙扎的民營企業,帶薪休假根本就是奢望。你切不可指責民企違法,中國民營企業的痛苦指數居世界首位,高稅收、高社保、高收費將企業壓得喘不過氣來,還要承受競爭的不公,權力尋租和各樣的吃拿卡要,沒有拚命、嚴苛的工作體製作保障,就無法立足生存。黃金周去二歸一,其實就是政府用國家公權力便相拿走了私企員工的休假福利。

這也意味著,沒有分流後的黃金周,在政策並軌後,將雙倍壓力都集中到了“十一”大假,體制的堵塞成為公路堵塞的先兆和環境誘因!

三、這只是誘因,不是根本問題,那麼,根本問題是什麼?邏輯化的答案甚為簡單:是城市急劇膨脹帶來的負效應。

這是觀察家們審視中國式堵車的微觀空白帶,如果只將問題集中在路上和車上,那顯然只是遊離於事件的表現而未觸及其實底。

中國的步子不是走得太快的問題,而是“跨越式發展”與中國人文主義哲學在這一時期的藕合達成了驚人的城市膨脹效應。“人挪活,樹挪死”和“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的與時俱進,僅僅30餘年,中國城市戶籍的常住人口,差不多有一半是外來的“新移民”,加上拿著居住證的“暫住人口”和巨大的流動人口,中國城市的開放性和包容性已不是問題,問題是人口釋放卻成為嚴峻的課題,比如堵車。

一到節假日,中國所有城市瞬間空心化,密集變為稀疏,車如遊魂,人如鬼影,而城市通往各高速的出入口,卻排起了長達數公里甚至數十公里的車隊,為什麼?因為每逢佳節倍思親,這些城市新移民,平常忙於拼生計,難得遇到這樣的休假機會,心往一處想,“還鄉團”不約而至,車如錢塘潮滾滾向前,拍岸驚奇,當驚世界殊!

於是又有專家支出高招,建議國家廢止節假日高速公路免費的決定,他們眼裡,中國人貪小便宜的德性是公路造堵的禍首。悲也,中國有車一族,養車的艱辛堪稱世界之最:高價車、高價稅和高價油不說,各樣的停車費、電子眼監控、釣魚執法、隱蔽執法層出不窮,形象的比喻就是“一車多吃”,現在的車輛管理部門,差不多都成了政府的財政所,弄個節假日高速免費政策,差不多就是以體制性的小恩惠來安撫民心的扶貧“善舉”。

天下公路的收費站,差不多70%都集中在中國內陸,現在的問題的是,非但不能廢除免費,而且應當將免費常態化、長期化,最終廢除收費,以此減少經濟領域的物流成本。舉個例:一條上海產的牛仔褲,運往紐約的成本,比運往內陸城市成都的物流成本還要便宜9元,你在國外買到更便宜的國貨就不奇怪了?

但利益集團願意嗎?祖國變堵國,只要財運亨通,其它都是等而次之的事!

四、但實話實說,中國人貪小便宜的心態,確實是高速公路造堵的一個邊緣性原因,這其實是心理毛病,心病是屬於人性深處的意識形態,環球同此涼熱,佔便宜是人類的共性。

但這種毛病的延伸,就有了廣泛的社會示範意義,中國是一個面子大國,我們也常看到城市常換常新的那些“面子工程”……差不多是有樣學樣,普通中國人的面子觀念,經上行下效後,恐怕也是天下第一。

這就不難理解,有車一族還鄉時,沒有不是開車回家的。且不說小轎車,逢年過節時,打工族從南方出發的摩托車,宛如串線的螞蟻,迎風傲雪,翻山越嶺,向著千里之外的家鄉晝夜進發,在村裡,有輛摩托車,那是何等的驕傲啊,若有輛小轎車呢?那簡直就是成功人士。

開車返鄉成為光宗耀祖的事後,那怕路途堵車憋尿,吃喝拉雜車上小解也不是問題,當鄉鄰鄉親們投來那羨慕的眼光和點贊不已的話語時,人生的願景似乎得以達成!

誰能想到政府的面子工程和公民的面子工程結合的洪荒之力有如此巨大呢?它足可以使整個中國面癱!

這束泡沫劇仍在繼續上演,但我們偉大的堵國,從此走向繁榮富強?我持懷疑態度!

--轉自作者博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