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外交學者》:聽話的代理讓中國的審查伸到全球

 

中國共產黨對媒體和信息的控制擴展到中國境外現在至少已有十年了。但是,有的時候,在國際上的審查和宣傳活動會有一個飆升,這為了解它是如何長期施展的提供了新的見解。在過去三個月里發生了一次這樣的上升。查看自9月份以來關於這一主題的二十多起事件和新聞報道表明,個體公民和非政府機構通過積極促進或被動讓步,在推動北京的議程方面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

在放大中共訊息方面,第一個興師問罪的行動者團體是中國的民族主義網民,他們的評論間接性受到中共官方媒體敘述的影響,並可能導致對香港、台灣和外國名人和品牌的經濟報復。10月下旬,台灣女演員陳艾琳(Irene Chen)在一部中國影片的製作中途被開除,因為網民從2014年的Facebook評論中挖出她支持台灣太陽花抗議運動的言論,反對陸媒對台灣的影響力越來越大。那些網民指責她挺台獨,並說他們將拒絕觀看由這樣的明星出演的影片。本月早些時候,英國化妝品品牌Lush遭到了類似的攻擊,此前有報道說它支持一個要求停止在西藏踐踏人權的運動團體。一位網民寫道:“支持西藏分裂者,請離開中國市場”,這反映了中國一些網民的情緒。

第二個有影響力的群體包括與中共領導人有密切聯繫的富有的中國企業家,他們在日益擴大對中國大陸境外媒體和電影製作業的投資。最知名的兩個商人是王健林和馬雲,近期他們分別宣布與索尼影業和史蒂文·斯皮爾伯格(Steven Spielberg)的Amblin Partners進行新的入股、製作和傳播協議。他們是否會利用新獲得的經濟槓桿來改變內容,使其有利於中共,還有待觀察,但與北京友好的媒體業主過去的經驗表明:這種調整隻是時間問題。

最後,海外華人社區的成員本身也參與了公然展示親中共的情緒。這些包括:在澳大利亞舉辦慶祝毛澤東的音樂會,在美國加州慶祝毛的長征匯演,以及在米蘭舉行的反達賴喇嘛抗議。澳大利亞議員Sam Dastyari在9月份因所謂“以言論換現金”的醜聞中辭去參議院領導人職位,其中他被指控公開支持北京在南海的立場以換取與中共關係緊密的澳大利亞華商的政治捐款。

然而,中國政府的代理不只限於華人。外國政府、政客、國際組織和學術機構也因各種原因而聽從中共。過去兩個月里,在明顯來自北京的壓力下,泰國政府禁止香港民主活動家、北京的批評者黃之鋒入境;印度當局在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印度果阿期間拘捕了數十名親西藏的示威者;紐西蘭副總理取消了與香港老牌民主派人士李柱銘和陳方安生的會談;聯合國附屬的國際民航組織拒絕讓台灣記者採訪其年度大會。

一系列其他的活動所帶來的北京的影響不那麼明顯,但仍然有助於推廣其敘事。其中包括《彭博新聞》決定刪除其一篇獲獎的2012年對習近平親屬資產的調查報告在線版本;有152年歷史的印度報紙《先鋒報》推出了來自中共官方媒體《雲南日報》每周四版的特製加頁;溫哥華市長戴紅領巾在市政廳升中國國旗,明顯展示了親中共的色彩。

強調公開交流信息和意見的民主社會容易受到由國家幕後支持的入侵性宣傳的影響。但是堅持透明、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這些原則,往往足以抵禦北京在海外強加其意志的企圖。

事實上,在過去兩個月另一組值得注意的事件中,國際上的行動者們已成功地拒絕自我審查,反對審查性決定,並報道了北京敏感的新聞話題。斯洛伐克總統和50名捷克議員會晤了達賴喇嘛;儘管中共當局提出抗議,米蘭政府授予了這名西藏精神領袖榮譽市民稱號。印度聯邦政府確認達賴喇嘛有權在印度自由旅行,包括到被中國稱為有爭議的領土地區。9月份,一家人氣旺盛的澳大利亞新聞網站(澳洲新聞網)刊登了三篇關於法輪功良心犯在中國遭受折磨、洗腦及明顯因器官被殺害的調查報道。與此同時,世界各地的媒體、人權團體和一些政治人物譴責泰國和紐西蘭官員對待香港民主派人士的怯懦做法。

一些政策制定者已採取措施更系統地回應北京日益增長的影響力。9月份,美國國會16名成員敦促政府問責辦公室鑒於“對宣傳和控制媒體的擔憂”,考慮擴大對外國投資的審查。在澳大利亞,在Dastyari的醜聞和媒體調查顯示中國企業是澳大利亞政壇中最大的外國資金來源之後,一些立法者已呼籲禁止外國的政治獻金,目前這是合法的。

這些政策性建議凸顯了一個事實:北京對全球信息景觀的影響往往取決於原始的經濟壓力和激勵。在民主國家,個人和機構可以通過曝光這種槓桿運作、先發制定保護言論自由的規則以及發聲捍衛自己社會的基本價值觀來作出有效的反應。中共無疑將繼續進行其跨國審查和宣傳,但至少,生活在民主國家的人可以拒絕為黨做事。

原文Willing Proxies Give China's Censors a Global Reach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博談網記者趙亮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