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體育 > 正文

寧澤濤被整:飯卡消磁教練消失被逼搬走

央視體育頻道拍攝的紀錄片《轉折點-寧澤濤》終於在千呼萬喚中露出了真容,在里約奧運會上表現不佳後消失許久的寧澤濤終於在這部紀錄片里揭露了自己曾遭受過的處罰以及內心獨白,那種個人面對組織處罰時的軟弱無力與苦苦堅持讓人心疼。

傳言寧澤濤因為私接與游泳中心贊助品牌對立的品牌代言而遭受處罰打壓。2016年4月,寧澤濤從澳洲飛回北京,隨後奔赴廣東佛山參加冠軍賽暨里約奧運選拔賽。寧澤濤一直是主攻100自兼顧50自,200自從來不是他的能力範圍,但在冠軍賽上他卻被要求游4*200米自由泳接力,甚至是放棄100自。主管教練葉瑾當時對他說:“人家看得起你,讓你游200自。”隨後寧澤濤因為生病,而放棄了100自決賽。

“我200自的能力有限,這也不是我強項,我雖然客串過這個項目,但備戰里約起就從來沒有游過200自,可是為了爭取奧運資格,卻下命令說讓我放棄100自去游200自接力,我不能答應其實正是為了國家榮譽。”寧澤濤表示。

5月6日,寧澤濤第二次隨隊去墨爾本,本來以他當時隊狀態,在奧運會上站上領獎台是可以實現的目標,但當時已經有不少傳言,說他尿檢有事情,當時他在澳洲接受了三次飛行葯檢和血檢,都沒有沒問題,而且經過外訓後各方面技能明顯提升,衝擊奧運獎牌的夢想有很大可能實現,結果卻在外訓將結束時,被勒令暫停國家隊集訓,回海軍隊待命。

6月19日回國後,寧澤濤的飯卡已經消磁,被公寓管理員要求三天內搬出運動員公寓,而且主管教練不能出現在泳池邊,對於被限期搬離的事情,寧澤濤說:“我跟宿管負責人說,我來國家隊是有文件的,我希望對方也出示一個要求我搬離國家隊宿舍的文件,這樣我回地方隊才好跟我的單位有個交代,大家都是有組織的人,後來對方也沒有拿來文件,也就沒逼我了。”

寧澤濤說:“那兩周外界傳聞很多,我跟隊友小黃還有隊醫三人一起訓練,隊醫幫我掐表當教練。那兩周我瘦了四公斤,這對我這樣的瘦弱型選手來說,影響是比較大的。”

經過此次打擊的寧澤濤已經對游泳沒有那麼大的興趣,他對未來也是懷疑多於堅定,流露出轉身轉行的想法:“現在主要是感覺心有餘而力不足了,不像以前那麼有鬥志那麼自信滿滿。怎麼說呢?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今日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