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中共國在聯合國一國兩名的秘密

——中共國家一國兩名 ──「重返聯合國」將是台灣政治熱點

中華民國(台灣)被迫讓出聯合國席位給中共國家只是代表的變化,當時的動議及決議寫得清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的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中國唯一合法代表」。準確的含義是:北京政權是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

今年是中國重返聯合國四十五周年,但未見北京有任何紀念活動。中共國家「逢五排十」的各種紀念活動均隱含著巨大政治目的,同樣,本該「逢五排十」紀念而被忽略也是出於重大政治考量。

對於「重返聯合國」所隱含的法理邏輯,中共不想讓老百姓明白。本來沒有所謂重返,因為中共國家既不是聯合國創始國之一,也不是一九七一年前的中途加入者,「重返」本身既是語法錯誤也是與現實相違。

代表權無涉憲章的國家變更

中華民國(台灣)被迫讓出聯合國席位給中共國家只是代表的變化,當時的動議及決議寫得清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的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中國唯一合法代表」。準確的含義是:北京政權是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代表。並且,中華民國代表讓出席位後,《聯合國憲章》並未進行修改,中華民國仍然是第二十三條中的合法國家、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消息表明:早在蔡英文當選總統以前,國民黨政府就秘密啟動「新政戰計劃」,對大陸民眾傳遞《聯合國憲章》第二十三條的信息。

馬英九政府時期的二○一五年四月一日絕密文件偶然泄露的內容,當中一項是「聯合國大會的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只涉及政府承認,中共國家在聯合國的代表權無涉國家變更,必要時期,要揭露中共利用聯合國席位陰謀分裂國家的罪行」。該絕密文件中還有數處提到「利用互聯網條件」,更有擬設的網路提問「《聯合國憲章》第二十三條至今仍寫的是『中華民國』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後者為什麼不申請改變」。

且不論聯合國大會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存在表述方面的重大缺陷,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後的既成事實是中共國家一國兩名:它在國家之間外交關係上自稱「中華人民共和國」,但在聯合國(尤其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序列)卻是「中華民國」的代表。可以設想:一旦台灣實現獨立,「中華民國」不復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刻在聯合國陷入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法理窘境。還有,世界上少數承認「中華民國(台灣)」的國家不僅不是國小勢弱,相反,還是堅守《聯合國憲章》的道德強者。

武統即為法理上的反叛行為

北京極力詆毀台灣的「法理台獨」,亦對台灣以「中華民國」之號「重返聯合國」進行全方位圍堵,但是,這既無法改變自己一國兩名的國際事實,也無法從法理上打壓台灣的訴求。正是在這種情況下,近期先後有兩位法學背景的台灣政要明確主張「兩國論」。許宗力以東西德關係來比喻兩岸關係,許志雄則以《聯合國憲章》為根據,說:「台灣是國家、中華民國是國號,中華民國這個名詞有不同意涵,以《聯合國憲章》中,五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有中華民國,但現在那個是中國,不是台灣。」相較而言,許志雄的說法更合法理邏輯。可以預見,台灣各政黨今後的最大朝野共識就是「重返聯合國」,儘管將中共國家驅逐出聯合國的可能性並不大,但尋求在聯合國大會中的兩個代表席位並不是沒有可能。如果蔡英文想連任也必選此路突出台灣主體地位,而國民黨在向大陸乞討政治無果的窘境下,也會以「重返聯合國」來爭取本土民意。

中共國家以二許言論為例,斥責「蔡英文借釋憲偷渡兩國論」,表面義正詞嚴,實則是完全不懂法理而只憑自詡的「力量」說話。但是,「力量」在經濟上已經無法收購台灣民心,「力量」在政治上也無法跟美國一較長短。更為諷刺的是,若按北京政權宣傳的對台開戰條件,許宗力與許志雄的言論是最好不過的武統理由。但是,武統從法理上說不過去,因為這相當於一個代表團體對它的母國進行殺伐。如此戰爭根本不存在什麼「民族大義」理由,而是赤裸裸的反叛行為。

當初,為了對付冷戰勁敵蘇聯,美國不惜採取「同魔鬼攜起手」的策略,犧牲掉中華民國(台灣)的國際利益。今天看來,美國正在為此付遠期成本,也就是說作為歷史債務而今已經到本息一起歸還的時候。所以說,美國新一屆政府產生後,雖然不會明確支持台灣(中華民國)「重返聯合國」,但對民間支持台灣的傾向及諸種政治行為會提供更多方便,美國在台協會(AIT)地位會空前加強。

二七五八號決議的嚴重缺陷

目前,美國陷入了巨大困境,尤其它本身推動的全球化帶來全球不同地域、不同程度的政治民主化,亦涉及國際關係的民主化。遵守《聯合國憲章》就不能讓北京政權混跡其間,不遵守《聯合國憲章》就意味著世界將陷入秩序崩潰境地。當然,美國試圖冷處理聯合國難題,多次採取被不止是中共國家一國指責的「繞開聯合國」的國際行動。不過,聯合國決議越來越不被重視也威脅到美國及其盟國的安全,最嚴重的就是朝鮮從來就無視聯合國決議。

聯合國決議的巨大瑕疵是台海兩岸關係複雜化的一大推動因素。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不僅給北京政權安上一國兩名的殼子,而且,不規範行文描述台灣政權,其載為to expel forthwith the representatives of Chiang Kai-shek from the place……。一個單獨個人(蔣介石,Chiang Kai-shek)能在聯合國有代表嗎?驅逐一個單獨個人的代表意味著他身後的國家失去聯合國成員的資格嗎?還有,外交部長喬冠華當年在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通過時的狂笑姿態,四十五年後是不是變成了中共國家的苦笑了呢?

中共政治文化中一點法理學含量都沒有,它向傳統文化乞靈,而傳統中講「一時之強弱在力,千古勝負在理」。這句話在兩岸關係上日漸有證。在另一方面,美國國家負罪感使它無法置台灣於不顧,所以,在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問題上,它投了反對票。一九八二年,《八一七公報》發表,美國政府雖然承諾對台軍售逐步減少「並經過一段時間導致最後的解決」,但是,在此之前,里根總統還是以私人信件方式對台灣作出六項保證。六項保證中的第一項是「美國並未同意在對台軍售上設定一個結束期限」。而《八一七公報》作為中美關係的重要支柱,當中兩次提到「爭取和平解決台灣問題」。所以,近段時間所瘋傳的退役中將王洪光對台灣動武叫囂,恰說明中共政要對兩岸關係史與聯合國的關係並不完全理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動向雜誌2016年11月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