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前亞洲女首富傳奇與離奇:綁架內鬥、爭產假遺囑

這位曾經的亞洲女首富,總是以花枝招展的打扮、雙馬尾的造型示眾。她帶著標誌性的笑臉,穿著廉價、略顯怪異的服裝,而每當其現身,周圍都有一幫西裝筆挺、名牌加身的人對其馬首是瞻。

新聞配圖

新世紀初,曾有媒體以“60歲的年紀,40歲的相貌,20歲的心態”來形容龔如心,這一評價深入人心。

這位曾經的亞洲女首富,總是以花枝招展的打扮、雙馬尾的造型示眾。她帶著標誌性的笑臉,穿著廉價、略顯怪異的服裝,而每當其現身,周圍都有一幫西裝筆挺、名牌加身的人對其馬首是瞻。

龔如心維持了數十年“20歲的打扮”,但她並沒有外界眼中“20歲的心態”。自丈夫“失蹤”後,始終掙扎在漩渦之中的她,笑臉之下承受著不為外人所知的苦痛。

童話開端

2001年,64歲的龔如心穿著一身少女裝,為自傳漫畫《小甜甜Nina Nina》簽名售書。這部漫畫前,她的經歷已經2次被搬上熒幕,其中一部幫成龍拿下了金馬獎影帝。

新聞配圖

龔如心並不喜歡此前的作品,因為其中的故事,是困擾其一生的夢魘。她喜歡《小甜甜Nina Nina》,喜歡天真浪漫的少女主人公。小甜甜和她一樣扎著雙馬尾,講述著她從小時候到20多歲的故事——那是龔如心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內心深處,她希望自己的人生永遠停留在那個階段。

龔如心1937年出生於上海,是家中長女,3歲那年,她第一次見到了未來的丈夫、比她大3歲的王德輝。

龔王兩家的情誼始於父輩,龔父龔雲龍是英國染料公司的職工,王德輝的父親王廷歆則是該品牌的代理商,兩人因此結識。王家數代經商,家境殷實,彼時涉及漂染和西藥進口,而龔家則家境平平。但兩位中年人一見如故,意氣相投,經常往來直至成為莫逆之交,龔如心和王德輝因此自幼相識,可謂青梅竹馬。

新聞配圖

1947年,因為戰事,王家移居香港,兩家人並未終止聯絡。1年後,王德輝於暑假期間回上海探望龔如心,兩小無猜的感情就此化為“早戀”,那一年,龔如心未滿12歲,王德輝剛剛15。

戀人關係起初由每日一封的情書來維繫,不久後,一場災難加速了這段愛情修成正果。

1949年1月,一艘滿載財富和重要文件的豪華貨輪由上海出發,駛向基隆,其於途中撞毀沉沒,船上近千紳士名流罹難,這就是轟動中外的太平輪事件。

太平輪事件是國民黨“退守”期間的重要節點,台灣民眾因此至今有很深的太平輪情節。遇難乘客中有很多頗具影響力的政商人物,而彼時,一位不甚起眼的職員也隨船遇難,他就是龔如心的父親龔雲龍。

新聞配圖

父親不幸辭世後,龔家四姐弟身處逆境。龔如心因過度傷心大病一場,並就此終止了上海師大中文系的學業。

龔父罹難並未影響龔王兩家的關係,王德輝依舊每天給龔如心寄情書,滿含愛意的文字成了龔如心渡過難關的最大依仗。

1955年,龔如心只身前往香港,投奔王家,是年9月,年僅18歲的她和王德輝結成連理,一段浪漫的情史有了一個完美的結果。

新聞配圖

少年夫妻之間以“傻豬”相稱,王德輝對龔如心倍加疼愛。新婚不久後,不願做家庭主婦的龔如心想找份工作,學點東西,於是成了一家會計樓的秘書。

初到香港的她英語不佳,在打字時總是出現錯誤,常常被老闆的助手謾罵。王德輝得知後說:如果他們再罵你,你就用文件夾砸他們的頭,然後說byebye。

就像電影里的情節一樣:富家太太隱姓埋名幹活,丈夫為其出頭。龔如心很“聽話”。第二天,又遭訓斥時,她拿起文件夾狠狠地砸在了桌上,衝著對方大吼byebye。揚長而去前,龔如心見對方嚇得不知所措,呆立原地。

新聞配圖

“砸”掉工作,龔如心成了家庭主婦,可惜她不會做飯。“老公也不覺得有什麼,反而說這才是‘模範夫妻’(沒飯夫妻)。”數十年後,龔如心回憶起這段歲月時依舊一臉甜蜜,兩根馬尾辮輕輕抖動。

共創財富

上世紀60年代初,王德輝自立門戶,創辦華懋集團,在家族原有西藥、化工原料生意的基礎上,他又發展了新興石油工業產品、農產品等業務,生意日漸紅火。為了協助丈夫發展華懋,龔如心狠補英語,逐漸從“干雜活”變成了企業的共同決策者。

起初,華懋並不是一家很大的公司,但不久後,一場波及全港的經濟低潮幫助這家企業成為香港最知名的集團之一。

新聞配圖

上世紀50年代中期,以霍英東為首的華人港商(點擊閱讀:世紀傳奇霍英東:我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殺入英資壟斷的地產行業,迅速掀起了一股地產狂潮。

霍英東發明了“賣樓花”,樓花旋風捲起了所有港九市民。很長一段時間內,前赴後繼的地產商都和霍英東一樣“收錢收到自己都害怕”。

10年後,這股持續的旋風突遭重創。60年代中期,因為幾次大規模的地產商信用問題和銀行擠兌事件,香港地產一蹶不振,地皮價格大跌,不少富豪深陷泥淖。期間,港英政府拿出位置最好的地皮進行拍賣,但無人敢出價。

彼時,因為政治原因,霍英東被迫淡出香港商界,擁有眼光和魄力的新地產食客,開始了新一輪的風雲際會。在這輪低潮中,李嘉誠、郭德勝、李兆基、趙世曾等新代中流砥柱以低價大肆攬地,王德輝和華懋亦是大贏家之一。

新聞配圖

王德輝和龔如心堅信香港的經濟前景,低潮期,他們購入了大量高質量地段,華懋順勢轉變為以地產為主業的企業。香港經濟復甦後,這些地皮令他們日進斗金。

過往的報道多引用稱“華懋抓住了一個沒有人注意的空檔,給普通老百姓蓋房子,這一創舉令其大獲成功”,這樣的說法並不正確。給普通市民蓋住宅在當時已經很流行,但華懋開創了香港地產運作模式的另一先河。

當時在香港,發展商拿地之後大多是包出去蓋、包出去賣,但龔如心夫婦生性謹慎、處事小心,為了避免風險,華懋從買地、建房,到銷售、租賃、管理,全部由自家負責。

一攬子計劃保證了華懋住宅的質量,也為華懋置地打下了堅實的口碑。因為“戰線”過長,王德輝和龔如心忙得不可開交。夫妻倆逐步確立了明確的分工:王德輝負責選地、買地,買水泥、搬鋼筋等粗活,他不喜歡交際,所以同政府溝通、跟銀行接洽等對外事務都由龔如心把控。

新聞配圖

夫妻齊力之下,70年代中期,華懋已經成為香港最大的私營地產商之一,參與了數百個地產項目的開發,帶有華懋標誌的樓宇幾乎隨處可見。

因為出生上海,外界將坐擁巨大財富的王德輝稱為“上海王”,龔如心則成了“王的女人”。那個時候,她仍隱匿在丈夫身後,不為人所知,但據多次和王德輝共同投資的趙世曾回憶(點擊閱讀:他自稱睡過上萬佳麗,曾幫父親成船王,還與眾多富豪稱兄道弟):華懋的很多重大決策,都由夫妻兩人共同敲定。他曾就此調侃王德輝“怎麼什麼都聽太太的”,後者對此一笑置之。

雖然有花不完的錢,但夫妻倆的生活依舊樸素。龔如心的愛好之一是淘便宜貨,一次她逛商店,看中一件199元的馬甲,但嫌太貴,直到聽說能打折,才痛快買下。另一次倫敦出差時,她幫丈夫“淘”到一套2折的名牌西裝,夫妻倆大為興奮,此後,王德輝出門時總穿著這身西裝。

新聞配圖

對於兩人的摳門行為,外界亦如數家珍。廣告公司找華懋談廣告,聊到費用時,夫婦倆大驚:你們反正都是做,要錢或者不要錢有什麼差別?

對於“慳錢”的名頭,夫婦倆不以為意,依舊一邊掙大錢,一邊摳門。每天早上,他們會結伴跑步1小時,然後一起上班,再一起回家。

但平淡幸福的時光,卻在不久後被碾碎。

災難降臨

1983年,王德輝和龔如心在駕車上班途中,被幾名匪徒持槍綁架。綁匪將王德輝放進一個大冰箱內運走,將龔如心釋放,讓她準備巨款贖人。

龔如心將1100萬美元匯到台灣後,王德輝獲釋。6天後,綁匪車輛被警方查扣,綁匪全部被捕。

按照購買力換算,當時的這筆贖金相當於現在的幾十億港幣,這起綁架案因此轟動東南亞。

雖然並未受到人身傷害,但這次綁架給兩人心理留下了很深的創傷,那之後,夫婦倆愈發小心低調,但悲劇並未因此終止。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港台多亡命之徒,富豪、明星都是他們的目標。張艾嘉兒子、李嘉誠長子李澤鉅、富商郭炳湘等人先後成了綁架的目標,這三者均平安歸來,王德輝卻在第二次被綁後人間蒸發。

新聞配圖

第一次被綁後,王德輝出門必有保鏢保護,其鞋後跟還暗藏了一個小型的無線電發報器,但這樣的防範措施,依舊沒能防住罪犯的惡行。

1990年4月,王德輝在回家途中被綁,過程和第一次幾乎一模一樣:司機在路中間遇到“道路施工”的牌子,下車查看時被埋伏的綁匪制服,歹徒衝進車內將王德輝擄走,派人將其豪華轎車開到港口、推進海里,並且將王德輝的鞋子脫掉,扔進海里……

之後,綁匪悍然在香港東方日報、星島日報刊登廣告,要求龔如心與他們聯絡,並且提出了10億美元的天價贖金,第一期款為6000萬美元。龔如心按照指示,先將3000萬美元存入其銀行戶頭,可是交了贖金,她卻沒能見到自己的丈夫。

新聞配圖

這起綁架案在不久後於台灣宣告“被破”,綁匪被緝拿歸案,但王德輝卻了無音訊。

綁匪頭目是香港一位即將退休的警長,他在翻看陳年案宗時,被王德輝的第一次綁架案所折服——這起綁架策劃精心,要不是一處重要環節有紕漏,一定可以成功。於是,他決定親自出馬,聯合港台的黑社會,實施一次複製、升級的綁架勒索案。

按照綁匪供述,王德輝被藏在一艘香港附近公海的漁船上,事件發酵、收到第一筆錢後,為了減小“麻煩”,他們將王德輝拋下了大海。

追尋“亡夫”

王德輝的兩次綁架案,先後被搬上銀幕,改編成電影《綁架黃七輝》和成龍主演的《重案組》。

新聞配圖

自己的經歷在瞬間成了大眾的故事和談資,龔如心則默默承受著這一切。她不相信警方和綁匪的說法,認為丈夫只是失蹤,並沒有被撕票。

那之後,龔如心從未停止尋找丈夫。2001年,綁匪之一的鐘玉球刑滿釋放,龔如心見面提出2000萬美元求王德輝下落,但鍾玉球只是這起大型綁架案中的小馬仔,對於龔如心的要求,他只有一句“對唔住,王太”。

“現實”的手段失效後,龔如心變得越來越迷信,不斷採納風水、玄學的方法。她曾奔赴印度、尼泊爾找高僧指點迷津,也因為一點風吹草動跑到內蒙古包頭。

華懋老臣王禮泉稱,直至病魔纏身時,龔如心依舊“不死心”,病倒走不動後,她就委派王禮泉代為走動,遍訪“大師”。

龔如心家中客廳的跑步機上,一直掛著王德輝的西裝,丈夫的房間和書房,也和之前一模一樣,被收拾得一層不染。直到逝世時,龔如心依舊堅信丈夫沒有死,並要求家人以丈夫的名義為自己發訃文。

新聞配圖

王德輝“失蹤”後的前幾年時間裡,華懋一度陷入混亂,龔如心根本沒有心思過問公司的事務,一心只想將王德輝尋回。但幾年後,龔如心意識到:丈夫的心血不能毀在自己手裡,她要打造一個更強大的華懋集團,等待王德輝回來接手。

於是,一位梳著雙馬尾、穿著少女裝的女強人,出現在了香港商界。

女首富的誕生

1993年底,龔如心全面接手華懋,她的第一筆投資,是斥資3億港元收購英國切爾斯菲爾德房地產公司14.08%的股份,兩年後,這筆投資便幫華懋掙到了十多億港幣。

王德輝時代的華懋,是收縮在地產行業的巨艦,而龔如心則將其變成了鯨吞四海的艦隊,與其說她是一個地產發展商,倒不如說她是一位精明的投資者。

她的海外投資名單可以印成一張長長的表單,除收購歐洲的企業外,龔如心還大手筆買下了俄羅斯大片森林、石油、金礦等資源性企業。在美國,龔如心控股了北美第二大音樂經紀公司House of Blues,以及經營“芝麻街”的S.S Retail Stores。在加拿大,她投資了現場體驗式的主題公園Playdium。在台灣,她投資了大型貨櫃航運公司陽明航運,並曾計劃涉足澳門賭牌的競爭。

除此之外,龔如心的大部分“港外”投資,都流向了大陸。接手華懋的同時,龔如心便開始了對於大陸的考察,她先後投資了河南華懋電力有限公司、沁陽華懋鋁業有限公司,並且重注於大名鼎鼎的雙匯實業集團。

新聞配圖

“西部大開發”政策出台後,龔如心又成了第一批西進的港商代表,她先後投資數十億在甘肅、內蒙古、新疆等地創立生物製藥、種牛繁殖基地、優良林種基地等十餘個項目,初步形成了全國性投資布局。

這些運作,向外界展現了華懋強大的資本實力,也為集團帶來了豐厚的回報。因為從未上市,輿論對於華懋集團的資本狀況知之甚少。期間,龔如心宣布將投資100億元興建高518米的如心廣場,有西方媒體就此詢問:華懋從未有融資事項,該如何解決這筆龐大的資金需求?龔如心回答稱:現金!這一答案令外界瞠目結舌。

如心廣場是龔如心最為外界所熟知的項目,但是這個項目一度步履維艱。因為廣場位於香港國際機場搬遷後的主要航道,政府限制其高度,項目因此一分為二,此後,更因未能如期完成而被罰款5.6億港元。

新聞配圖

這件事一度在香港引發輿論的廣泛關注,很長時間內,龔如心的其他投資並不被外界所知曉,她的新聞更趨於娛樂而非財經:人們津津樂道於其超短裙、羊角辮的造型,有媒體甚至揣度稱這家公司可能會在她手裡垮掉。“她穿著銀光閃閃的短裙,發上結了兩條辮,活像蹦蹦跳跳地趕往商場的時髦少女。”香港雜誌曾如是形容。

龔如心承受著巨大的非議與輿論壓力,就連老母親都對她的造型不滿:哎,也不知道自己多大歲數了!

但龔如心從未因此改變。一邊尋找丈夫,一邊全權把關集團的事務,外人根本無法想像,這個身高僅5尺的身體里,跳動著一顆多麼強健的心臟。

新聞配圖

即使是正面的媒體,也將龔如心視為成功的守業者,而非新事業的開拓者,這樣的觀念,最終隨著一場世紀爭產案而瓦解。

世紀爭產

1997年,王德輝的父親王廷歆入稟法院,要求宣布王德輝死亡,2年後,香港高等法院正式宣布王德輝在法律上已經死亡。一場公公和兒媳之間的遺產爭奪戰隨之拉開。

這筆遺囑涉及超過400億港幣的資產,外界這才知曉,看似弱不禁風的龔如心,已經將華懋帶到了怎樣的高度。

王廷歆拿出了一份兒子於1968年就草擬的遺囑,稱自己是唯一受益人。而龔如心則拿出了迥然不同的遺囑。

新聞配圖

此後,隨著案情的焦灼,一場爭產官司逐漸演變成外界看豪門笑話的鬧劇。雙方相繼“披露”對方的醜聞,從遺囑造假到出軌緋聞,鬧至不可開交。

起初龔如心並不知曉,與她交鋒的不止是公公,而是一個由各方、包括黑白勢力組成的強大集團,這個集團甚至為官司融資了1億美元。王廷歆曾對該集團許諾,一旦遺產到手,將拿出幾十億出來分紅。

新聞配圖

爭產期間,龔如心每天都接到各種威脅的電話和信件,就連她的助理都收到了死亡威脅。她像一根繃緊的繩索,幾度看似將斷(兩次敗訴,保釋金高達5500萬港幣),卻始終沒有倒下。

龔如心出示的遺囑封面上,有王德輝親筆寫下的“one life one love”,在法庭上看到封面的一刻,一向喜笑顏開示人的龔如心突然難以自控,衝進洗手間嚎啕大哭。而為了證實龔如心並非兒子的“one life one love”,王廷歆居然向法庭出示了一疊取自王德輝保險柜中的女子照片。

新聞配圖

“世人行動實系幻影。他們忙亂,真是枉然;積蓄財寶,不知將來有誰收取。”在處理這起遺產案時,香港高等法院法官任懿君在判詞中摘取了這句《聖經》中的格言。

龔如心最終勝訴。2005年9月16日,香港法院判定王廷歆敗訴,這場僅訴訟費就高達8000多萬港幣的爭產案最終塵埃落定。

但外界再沒有看到過勝利者龔如心的笑臉。

“財產全部捐給國家”

香港人喜歡用漫畫里的超級英雄冠名財富偶像,李嘉誠是超人,李澤楷是小超人,而打贏了世紀官司的龔如心,成了神奇女俠。

龔如心不喜歡這個稱謂,她更喜歡別人叫她王夫人、王龔如心或是“小甜甜”。

2001年,日本少女漫畫《小甜甜》的作者五十嵐優美子投其所好,為龔如心創作了自傳繪本《小甜甜Nina Nina》。龔如心十分喜歡這部作品,簽售會上,她談到了漫畫兩位主人公——她和丈夫王德輝的愛情故事。發布會的最後,龔如心說:如果自己辭世前丈夫還沒回來,她便將家產全部捐給國家。

新聞配圖

漫畫中的小甜甜始終帶著天真開朗的笑臉,但現實的龔如心並不像女主角般開心。她有很多遺憾,比如她和王德輝未有子嗣;她也背負著極大的壓力,執掌華懋期間,龔如心最怕聽到的話便是“他們說我拖垮了先生的公司”。

龔如心從未拖垮華懋,相反,集團在她手裡變成了龐然大物。除頻繁、成功的海外投資外,龔如心在1994年起便不斷收購香港物業,是年,她一口氣買下了中區多棟大廈,成為中環的女地王。在其手裡,華懋集團先後參與發展了逾700多個地產項目,始終是香港最大的私營地產發展公司之一。

龔如心有著敏銳的眼光,她認為香港的地價有著長期穩定的提升空間。因此,不同於其他發展商,華懋從始至終惜樓如金,更傾向於出租而非賣掉。華商韜略梳理的資料顯示:龔如心執掌後期,華懋有近300棟樓宇用於出租,每年僅租金就接近50億港幣。

不過,龔如心本人對數字並不敏感,她每個月的開銷在3000港幣上下,閑暇時,她喜歡在家裡研究室內設計,或是反覆讀魯迅的小說。

龔如心對生活支出有著近乎嚴苛的約束,她覺得打理髮型既浪費時間又耗費金錢,因此簡單樸實的馬尾辮便是最好的打扮;就連看病的錢,她都能省則省——但這樣的約束,對她而言並非好事。

與公公打官司期間,龔如心重壓下病倒,去醫院檢查後才得知自己罹患卵巢癌,並且已經進入癌症第四期。這份醫檢報告,幾乎宣判了她的死刑。

她並未對外公布病情,而是默默立下遺囑——其身後遺產將全部歸華懋基金會所有,用於長期的慈善事業。在立下遺囑之前,據不完全統計,龔如心已經向大陸地區捐獻了至少10億美元,其善款大多投向教育、醫療事業。

新聞配圖

2007年4月,龔如心因癌症逝世,留下了高達830億港幣的遺產。可惜,命運還是沒能給她一個平靜的告別:其辭世不久後,便有名為陳振聰的風水師出現,手持遺囑稱自己才是遺產的唯一受益人。

新一輪的波瀾中,香艷露骨、駭人聽聞的新聞不斷出現,一場鬧劇後,風水師陳振聰因偽造遺囑和使用虛假文書,被判入獄12年。而關於龔如心的真真假假的緋聞與消息,至今仍未斷絕。用八卦和揣度作為這位悲情妻子和商業女強人一生的總結,顯然並不是一件公平的事。

辭世前最後的公開亮相里,龔如心依舊維持著少女般的造型。近70的年紀配合少女的打扮,在外界看來是“瘋魔”的表現。

新聞配圖

有評論說,龔如心根本不屑於為大眾的審美改變自己。但或許更深層的原因是,她希望自己永遠保持20歲少女時期的形象與生活,停留在從青梅竹馬走向少年夫妻的歲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華商韜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