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葉璇「狗官司」逆襲李依曉 長文詳述始末

近日,李依曉狀告葉璇名譽侵權一案最終被葉璇逆襲,兩年多以來就此事一度沉默的葉璇今日撰寫三千字長文《多寶,我們勝訴了》詳述寵狗傷人始末。

本月10日,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法庭經過兩次開庭審理,最終以原告李依曉依無正當理由缺席而裁定其自動撤訴。早在今年5月17日的第一次開庭審理中,原告李依曉一方舉證不利,面對葉璇提交的充分證據提出需回去準備質證意見並提交新證據,然而直到5月31日舉證期限屆滿,原告方並無新材料提交,11月10日的第二次開庭則直接缺席。

2014年9月23日晚,李依曉在印小天生日聚會時被葉璇寵狗咬傷,導致後腦和耳部縫合二十餘針,事後李依曉一度聲稱是“意外”,不會追責葉璇,並與葉璇建立“特殊友誼”。

然而一年後的2015年12月2日,李依曉以侵犯名譽權將葉璇告上法庭,提出“傷害發生後作為惡犬的被告人理應盡到賠償和道歉的責任,可是被告不但沒有賠償和道歉,反而多次在各種場合發表歪曲事實惡意中傷原告侵犯原告名譽權的言論”的指控,原因是對葉璇2015年11月5日接受《新京報》採訪時的一段不足三百字的傷人經過陳述不滿。傷人事件從羅生門演變成為一場名譽權之訴。

然而從雙方5月17日的第一次庭審記錄來看,葉璇只是表述事發經過,並無詆毀、中傷等有損對方名譽權的言行,而且葉璇一方也有充分的證據證明其因為歉疚積極送醫、支付醫療費用、送補品補償。有關這點,還得到了原告諸多採訪視頻和言論的支持。

自從傷人事件經由李依曉宣傳人員曝光之後,葉璇一直保持相對克制,《新京報》的那次不足三百字的答記者問是她事後唯一一次公開言論。而如今官司逆襲獲勝,長達兩年有餘的口水之爭終於有了法律的論斷,葉璇當初三百字的陳述也變成了三千字,更多事發經過的細節得以曝光。

葉璇全文如下:

多寶,李依曉告我們的案子,我們勝訴了。兩年了,媽媽第一次寫文章談這件事,媽媽想告訴喜愛狗的朋友們,你是一個好孩子。還有一些事里的實情,盡錄於下文中。

猶記得收養你時你憂鬱的眼神,總是靜悄悄地匍在角落裡吃你最愛的胡蘿蔔。A導演很愛護流浪狗,給你取了“多寶”這個名字,還邀你去拍攝現場探班玩,大家都好喜歡帥氣乖巧的你。你雖然沒有了原本的家,但你是一個靈魂高貴的孩子,你待人親和溫柔,但不跟人撒嬌、也不接受諂媚的討好,總是穩穩地靜靜地待著。你不欺負別人,但也不會被欺負。

兩年前的那天是印小天哥哥的生日,媽媽和劇組的同事們給他準備了歡慶晚宴,海報和氣球掛滿了餐廳,大家天天跟你玩,所以連你的照片也在海報上。剛剛開席,隔壁房間的食客鳥叔帶著一位方丈大師慕名來向小天哥哥和媽媽頻頻敬酒,媽媽不會喝酒,魯一、潤東哥哥他們遂令媽媽回樓上的酒店房間休息,以免被陌生人的敬酒打擾,待切生日蛋糕時再叫媽媽。兩個小時後媽媽回到席上,方丈大師已經離去,只見大家酒正酣、興正濃,這時有一位李姐姐,她雖然不是我們劇組的成員,也受邀來到了晚宴,她熱情地端著一滿杯白酒來敬媽媽,想跟媽媽自拍合照,媽媽雖然與她是初次見面,也喝不了五十度的燒酒,但是拂不過同行的面子,以茶代酒與她對飲並與她合照。歡樂聲中,大傢伙一起切蛋糕、唱生日歌。

晚餐結束,意猶未盡的大家回到酒店,在媽媽的房間繼續歡慶,大家一邊聊天、一邊跟你玩,邵峰哥哥甚至喜歡你到了提出要把你帶回他北京的家裡去養的程度。那位李姐姐也很喜歡狗,直摟著你拍照,你不喜歡拍照,總是把頭扭開,李姐姐反覆把你的頭掰過來自拍,你發出了低吼聲不太高興。媽媽和一旁的人請李姐姐不要再拍,她作罷,到一邊坐著發了會兒呆。大家繼續熱烈地交談,不一會兒,忽見李姐姐又去摟你拍照,說時遲那時快,你一下子把李姐姐撲倒在地。媽媽大驚,連忙訓斥你離開,李姐姐連聲說不打緊,她喜歡你。此時李姐姐的後腦發隙里滴下血來,媽媽趕緊查看,她的後腦被你的利爪撓開了巨大的一道口子,足有一指多長。在場的人里只有媽媽一個人沒有喝酒,媽媽也責無旁貸,急忙駕車送李姐姐去醫院,猶記得那時是半夜一點,橫店下起了滂沱大雨。

醫院裡媽媽連忙去繳費、開藥、給李姐姐打狂犬疫苗,急診陳大夫問,用什麼葯?好的還是便宜的?媽媽說,用最好的、請趕緊開。處理傷口時,媽媽千叮萬囑,李姐姐是著名美女演員,即使傷口是在後腦,針腳也請一定要縫漂亮,千萬別留下疤痕。陳大夫說,那要不要從家裡把整容科的大夫叫醒請來縫,他們的線和針細,針腳漂亮。媽媽連聲說,好、好、麻煩快快去請。縫合手術中媽媽一直握著李姐姐的手,非常內疚和自責,不停向她道歉。李姐姐十分堅強勇敢,不僅沒有叫疼,還不時笑說皮外傷沒什麼大事,同時她拍了些照片留念。陳大夫對李姐姐說,也幸好你今晚喝的酒多,有麻醉作用,不用打麻藥,否則麻藥會沖走狂犬疫苗,反而影響疫苗療效。

凌晨三點,人群散去,媽媽留下來陪李姐姐打點滴,李姐姐叮囑媽媽,一會兒她的劇組領導和投資人會來探望,請不要告訴他們她喝了酒的事,媽媽說,明白,放心養傷。從醫院回到酒店,已是凌晨四點,李姐姐的助理住在另外的酒店,媽媽生怕李姐姐半夜有需要喝水或不適,無人照料,於是媽媽留宿在客廳的沙發上,幫助她洗漱更衣,伺候她入睡。天一微亮,媽媽去菜市場買來魚燉湯,等李姐姐醒來給她喝,此後天天燉湯直至她的傷口癒合。下午,媽媽陪她去醫院換藥,媽媽聯繫醫院的VIP病房,讓她安靜換藥,她的朋友們紛紛來探望,大家談笑甚歡。次日,媽媽買的蟲草、燕窩、海參等等一大箱補品寄到了,立即送去李姐姐的房間,恰巧高導演和穆總正在探望李姐姐。她屋裡沒有冰箱存放燉湯及補品,媽媽連忙把自己屋裡的冰箱搬去給她用。儘管價值十萬元的補品無法彌補李姐姐所受的傷痛,媽媽極盡所能地希望李姐姐早日康復,並且反覆表達歉意。媽媽自愧實在對不住李姐姐,請她有任何方面的要求都儘管提出,此後她有任何事需要媽媽,媽媽不會有任何二話,定當鼎力相助。

甚幸李姐姐的傷口癒合順利,一周後她開始拍戲。媽媽正式設宴向李姐姐公司的高導、劇組的投資人等致歉,並且提出如若貴劇組有任何角色需要媽媽去臨演,媽媽義不容辭隨時等候召喚,以表心中愧疚之萬一。此後,李姐姐時常與媽媽的劇組人員聚會、吃烤串、友情日濃,媽媽心中更生出了對李姐姐寬容大度的敬意,特地備好了金筷子金碗,與李姐姐相約待殺青之日結義金蘭,痛飲一番。

事發後的那天,多寶你自知有錯悶悶不樂地縮在一角,媽媽鄭重地告訴你,你這樣不乖,傷到了別人,媽媽也沒有能力再管你了,把你送回你原本的農田流浪作罷。說完媽媽禁不住淚,去裡屋洗臉。此時外屋的助手姐姐驚叫起來:“快來看!多寶流眼淚了!”媽媽臉洗了一半,匆忙出來看你,捧起你的臉,你果然在默默流淚,似乎聽懂了媽媽方才的一席話。你這個悔改懂事的樣子,讓媽媽又怎麼忍心捨棄你,於是媽媽跟自己說,一定要更加嚴厲地管教你,並且加倍向李姐姐補償,替你和媽媽一起贖罪。令媽媽欣慰的是,兩年來你至今沒有犯過錯,一直是個懂事的乖孩子。

事情發生時,愛你的A導演發來過信息,提醒媽媽小心李姐姐會以此事借媽媽炒作。媽媽說,李姐姐不會的,她寬容大度,並沒有記恨媽媽和多寶,而且媽媽也相信也沒有人會用自己的傷口當做炒作的資本,即便她真的這樣做,媽媽也認了,權當是再予她宣傳費,終究是令她受了許多傷痛,愧對於她。一個月後,李姐姐發稿稱自己在劇組受了傷,該新聞並未引起許多關注。再過了一周,李姐姐的宣傳總監巨春雷再次發稿,這次的標題裡帶上了媽媽的名字,終於成為了頭條新聞。文章里說媽媽在遛狗的時候沒有把你拴好,放狗把李姐姐咬傷了。李姐姐在隨後的各個訪問里稱媽媽從未表示過歉意,從未陪同去醫院、未支付過任何醫藥費和賠償。A導演素以正義忠直著稱,所拍攝的多部膾炙人口的警匪電影充分體現他的剛正不阿。這時他再次來信安慰媽媽:果然不出所料,她借你炒作,今後她只會被人們記住是“被葉璇的狗咬過的女演員”。媽媽仍然沒有向任何媒體做出任何錶態,因為認識媽媽的人都知道媽媽的為人和品行,無需解釋;至於那些不認識媽媽的大眾,既然他們對媽媽的群起而攻之能夠令李姐姐高興,則也是媽媽為你的過錯而應該付出的代價。媽媽既然收養了你,就定會為你的生命負一切責任。

時間過了一年多,一次新京報的記者在採訪媽媽的作品時懇切地提到了此事,問起是否像傳聞中李姐姐在事件中自己有酗酒肇事的過錯,為何媽媽從來不向人們做任何回應,媽媽簡單地回答了三四句話,並再次向李姐姐表示了歉意,那幾句話佔了全篇報道的1/30篇幅。正巧那幾天是李姐姐的新劇開播,李姐姐鄭重地在記者會上宣布要提起訴訟狀告媽媽名譽侵權,並且帶媒體到法院進行多番採訪報道。媽媽選擇的仍然是不回應,能做的只是把醫藥費、補品賠償、醫生證言、諸多目擊者的證言等一一呈堂。開庭的時候,法官明確告訴李姐姐,她是訴狀只能被駁回,因為媽媽並沒有說謊捏造事情侵權她。她提出要補充證據,於是時間又拖了半年,她仍然沒有補充任何證據,二次開庭,也再沒有敢出現了。倒是媽媽那些不忿的同僚幫媽媽舉了許多李姐姐污衊媽媽的證據,還拿去了公證處公證,律師也多番責令媽媽該起訴李姐姐。但是這公證書媽媽壓了近年,至今也沒有去告狀。因為待人以寬,是為人根本。

葉璇發布長文宣告勝利

多寶,媽媽勝訴了,媽媽代表你,和許多和你一樣有過過錯、但還是乖孩子的流浪狗一起,在公正的法律面前,贏得了品格和尊嚴。同時也感謝《馬上天下》劇組上下同仁及當事醫院、醫生、相關人等的正義舉證。惻隱之心,從善待動物做起,不忍心其無罪而死,不忍心其折磨致死,正是現代社會法制與人權的心理基礎。

厚德,載物。與李姐姐共勉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騰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