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劉亞洲胞弟劉亞偉:質疑三原則——已有結論、公權力、自己

我主張質疑或問責,一般應有3個指向:

一是已有的結論,固化的觀念和所謂的規律,大膽進行質疑,這裡體現的是一種科學精神;

二是對公權力,隨時進行質疑和督責,這裡體現的是公民的權利意識;

三是對自己的言行,保持清醒和敏銳的質疑,這裡體現的是內省的自覺。

除此之外,進行質疑或問責,都應慎之又慎。

大則一個社會,小則一個微群,許多人沒有規則意識,不守規則,卻站在道德高地上,對他人進行道德評價,也是這道德理想國的奇葩之一。

有人弄混了公域與私域的邊界。對公權力,以及公權力染指的地方,每個人都有權利進行各種質疑,甚至質疑者不必舉證,而公權力則必須以確鑿事實回復質疑。謹慎質疑只適用於私域。

不要把自己的言行賦予過多的道義感,一副真理在握、大義凜然的樣子。他們的注意力不是向前,而是習慣性地左右巡視,這個超前了,那個沒跟上;這個有儒棍嫌疑,那個語言陳腐;這句話有謬誤,那句話很膽怯,如此等等。這樣的一個形象出來,會被人誤認為一個偉光症組織的成員,理由很簡單,過去幾十年他們一直就是這個樣子。

對不受約束的公權力應該惡猜;對於脆弱和屢遭打壓的民間抗爭,應該善猜。換句話說,對公權力的質疑權,你盡可以大膽使用。但對他人的質疑,你可要小心謹慎。如果非要苛責不可,那就面對自己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