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川普背後 兩個93歲老頭鬥法

——川蔡通話撼動兩岸三方 資深專家深度分析

陳破空說,圍繞美中台關係,美國有兩個93歲的老人在博弈,一個是基辛格,一個是多爾。前者為美中關係而奔走,後者為美台關係而奔走。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如今,多爾暫時佔了上風。就在基辛格在北京會見習近平的同一天,川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話。這叫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川普會見並同意基辛格去北京,是施放煙幕彈,而與蔡英文的互動才是實彈演習。

美國當選總統川普與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12月2日通話,打破了美國近四十年來的對台政策慣例,其震撼效應持續發酵。是美國政壇反共親華派數月來背後推動與籌劃的結果。代表人物包括前美國參議員多爾,前美國副國務卿博爾頓,川普的白宮幕僚長蒲博斯,布希時期的國安官員葉望輝等。

六四學生領袖唐柏橋:“非常重大的戰略考量”

美國民主大學校長唐柏橋分析,美國當選總統川普與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通了電話,互道祝賀並針對美台關係進行了溝通。這是自從1979年美國跟中華民國斷交以來,美國最高政府領導人首次與中華民國政府最高領導人的直接通話。這在過去三十幾年來似乎已經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了。因此鐵的事實證明,川普上台不僅不會疏遠中華民國,而且會對台灣更友好,使中華民國的安全更有保障。

唐柏橋分析,這並非魯莽行事,而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戰略考量,更大的意義是在向中共宣示,拋棄共產專制立場,肯定台灣是民主國家。“這明確的告訴中共、國際社會,我們準備擁抱台灣了”,把民主的台灣當作國際社會一員,此舉就是一場宣示。

“這是一個亞洲重新洗牌的非常重要的戰略考量,開始把跟美國自由民主價值觀接近的國家,逐一單獨建立關係,也表達出台灣是美國重要夥伴的態度。”

政論家陳破空:川普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兩個93歲老人博弈

政論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在美國之音節目中表示,美國當選總統與台灣總統通電話十分鐘,打破37年來美中台三邊關係禁忌。接著,川普提名習近平熟悉的老朋友出任駐北京大使。這兩個動作,加在一起,按中國的說法,叫做一手硬、一手軟。都是針對中國。這表明,川普有戰略、也有戰術。川普可能提升美台關係,以平衡美中關係。同時,打“台灣牌”,抓住對抗中共的主動權。川普無意主動損壞美中關係,但北京如果繼續損害美國利益,實質性地破壞美中關係,那麼,將被川普視作敵人而予以有力回擊。

陳破空說,圍繞美中台關係,美國有兩個93歲的老人在博弈,一個是基辛格,一個是多爾。前者為美中關係而奔走,後者為美台關係而奔走。這是一個有趣的現象。如今,多爾暫時佔了上風。就在基辛格在北京會見習近平的同一天,川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話。這叫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川普會見並同意基辛格去北京,是施放煙幕彈,而與蔡英文的互動才是實彈演習。

實際上,共和黨調整對台關係,今年已經上演三部曲:其一,共和黨通過黨綱,重申對台灣安全的六項保證;其二,由共和黨掌控的國會,首次將美國對台灣的六項保證列為法案;其三,當選總統與中華民國總統通電話,打破歷史成規,暗示美中台格局隨時可能生變。

學者程曉農:習近平克制立場有其現實考量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先生在美國之音節目中指出,川普和蔡英文通話,對川普來說,既不是高招,也不是敗招,而是在中美戰略關係棋盤的新局裡第一步“落子”,便走了一著以往“棋譜”上沒有的冷門。如果中共靜觀,這步棋可能無關未來棋局大勢,因為川普並沒有對台關係的通盤新套路;如果中共反應激烈,圍繞著這一步不斷“落子”絞殺,便會攪動中美關係的全局。

對中共政府來說,中美關係遠遠高於美台關係,不可能為了削弱美台關係而徹底破壞中美關係。在歐盟市場每況愈下的背景下,對美出口成了中國經濟成長的主要支柱;要防止外資企業撤資或撤走利潤,美國在大陸企業的動向具有風向標作用;由於歐元不再安全,中共的外匯儲備只剩下美國國債一項選擇,而外匯儲備是中共政府的生命線,必須力保其安全。所以,北京的剋制立場有其現實考量。

學者程曉農:西方媒體對習近平嚴重誤判

一些西方媒體認為,川普與蔡英文通電話,會導致中國大陸民間的不滿情緒,進而迫使中共高層採取惡化中美關係的舉措。這種看法完全忽視了中共十八大以來高層領導模式已從集體領導轉變成個人集權,個人集權領導模式伴隨的是更強的政治高壓和更嚴密的社會控制,民間情緒的表達在官方掌控之下,因此民族主義情緒並非高層決策的重要影響因素。

程曉農說,還有一些西方媒體指責川普不該激怒中共。這個說法的隱含理由是,只要顧及中共的臉面,它會在一定程度上滿足美國政府的意願。但過去十多年的中美關係表明,中共沾便宜的時候多,而對美國政府的意願,中共政府從來就是口頭敷衍。

學者程曉農:川普開創對華政策“新常態”

現在川普從美國自身的需要出發,似乎準備調整一下過去多年形成的中美外交的一些慣例。

共和黨陣營內一直有許多人對專制的中共體制十分厭煩,他們與民主黨政治人物的不同在於,共和黨的這類政治人物並不指望通過與中共政權合作而造成中共當局的主動改變,也不指望在國際事務方面雙方有真正的實質性合作。既然如此,共和黨的這類政治人物也就少了很多對華政策方面的束縛,不必事事瞻顧中共官方的感受。對北京來說,這可能成為一種“新常態”。

阿波羅網劉益王篤若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益 來源:阿波羅網劉益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