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李怡:香港民主派大勝的指標意義 當年趙紫陽明白的

——香港選委會選舉 民主派大勝的指標意義

專業人士,都是社會精英,擁有高學歷,自由、法治、民主的價值觀念深植於心。高學歷人士從來都是民主派的票倉。但他們一般也比較獨立,喜歡獨來獨往,不喜群集,顧家而不願意蹚政治渾水。因此,許多這類界別的立法會功能議席和選委,就被一些專業界線模糊而實際上是親共人士佔據了。

2016年香港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中央點票區(攝影:李善)

選委會選舉結果的亮點不僅是民主派席次大幅增長,更值得注意的是專業界別民主派的大獲全勝。除了囊括8個專業界別,一些非全取的界別,民主派也占多數,而其他當選者的“不明確”,相信也極少挺梁派。文化界和演藝界的挑戰者即使落敗,也打破過往保守派自動當選悶局。

這一個主要亮點,有指標意義。

香港社會的穩定基礎是什麼?除了法治之外,若講人群結構,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就是專業階層。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中共決定要收回香港時,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領導人一再向訪客表示:請投資者放心。他們所擔心的是資本家“走資”,即資金外逃。因此,中共領導人不斷會見香港大商家,表達對港人治港的誠意,勸說他們不要“走資”。當時大商家中,有一位與郭得勝、李兆基合組“新鴻基”公司、人稱“三劍客”之一的馮景禧,他在會見中共總理趙紫陽時,對於資金留港的回答是:我的資金可以留港,但資金需要人去管理去運作,要有人幫我?錢,也要依靠會計、律師、金融、規劃等等人才穩固我的企業,我這個投資者即使放心,但如果這些人才不放心,紛紛移民國外,或無心工作,我的資金留港也沒有意義。相反,如果這些人才還在,流走的資金還會回來。

據說他這段話在中共內部傳閱,一些領導人有所醒悟,其中之一是與他談話的趙紫陽。趙其後給香港大學學生會複信,說回歸後“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不知道是否受馮的談話影響。因為港大正是培養專業人才的搖籃。

不過,趙紫陽的意見沒有貫徹他就因六四而下台了。其後中共管治和對港政策思維仍然一成不變,仍以“請投資者放心”為主軸,只不過在大陸經濟起飛中,以給大商家經濟利益為籠絡手段。另一方面,就是以蛇齋餅粽的小恩小惠,以及工會街坊的服務,以籠絡基層。也就是說,顧上層和下層,而漠視中層。選委會中,商界和工會是建制最大票倉。

專業人士,都是社會精英,擁有高學歷,自由、法治、民主的價值觀念深植於心。高學歷人士從來都是民主派的票倉。但他們一般也比較獨立,喜歡獨來獨往,不喜群集,顧家而不願意蹚政治渾水。因此,許多這類界別的立法會功能議席和選委,就被一些專業界線模糊而實際上是親共人士佔據了。這次選委選舉,尤其在文化、演藝中對傳統勢力的挑戰,雖不成功,但意義非凡。

商界中,大多數人其實都有當年馮景禧的想法。所以在有競爭的商界1中,18席儘管自稱建制,但全屬ABC的“田北俊名單”。其他包括自動當選的商界、工業、金融、地產等界別,當選者很多都是在上屆投唐英年的選委。相信其中隱藏不滿梁振英鬥爭路線的不在少數。

選委會儘管仍然由大部分的勞工、商界所壟斷,但專業界別才是指標。人才精英是香港的中流砥柱。選委會的選舉結果,不僅影響下屆特首的產生,而且也揭示了中產專業人士參與政治的趨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