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留學生陳闖創談他怎樣從中共黨員轉變為民運人士?

陳闖創在舊金山發表演講(CK攝)

人們還記得,2015年六四紀念日前夕,網路上刊登海外12名中國留學生寫的《六四26周年致國內同學的公開信》,揭示“六四”屠殺的真相,指出“劊子手必須受到審判”,陳闖創是這封公開信的簽名者之一。陳闖創不久前在舊金山一個公開場合上,講述他怎樣從一名中共黨員、“愛國青年”,轉變成為一位民運人士。

2006年,陳闖創在中國科技大學畢業時,被接收為中共黨員,他是中共所稱的“愛國青年”。而今,在美國留學的陳闖創是中國民主黨成員、全美中國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理事會候補理事。他為什麼會有這樣大的轉變呢?陳闖創在演講一開始便說:“一言以蔽之,我這種轉變是出於對自由、尤其是對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的追求。”

陳闖創的轉變不是從來到美國才開始,而是開始於中科大畢業到人民大學讀研究生,那時,他有了第一台個人電腦。他說:“我有了第一台個人電腦,更重要的是我有了一個翻牆軟體,就是法輪功朋友開發的‘自由門’,極大的開闊了我的視野。那個時候,一方面我對中共歷史上的殘酷性有了更多的了解,包括大饑荒、文革、六四以及鎮壓法輪功,對於現實中的問題、民間的苦難也有了更多的了解,所以在國內的時候我就對當局喪失了信心。2007年我記得我在人民大學和朋友爭論,那個朋友知道胡佳事件,當時胡佳已經被抓了,我完全贊同胡佳的做法,他認為胡佳做得很過分,中共抓他是有道理的。我是說我不可能加入這個體制,如果進入那個染缸,我就會變成我自己討厭的人;他說,不對,還有希望。當然他現在還是體制內的人,我已經出來了。”

由於中共對海內外民主運動的污名化,不是對中共有所認識的人都願意加入反對運動。但是,陳闖創來到美國留學後,卻主動接觸和了解海外中國民主運動。他說:“像紀念六四20周年的時候,我那時候在哥大讀書,參加了《趙紫陽口述改革歷程》新聞發布會,還有吳仁華先生記錄天安門屠殺的新書發布會,我和民運人士有了親身的接觸,發現他們並不是像中共所污衊的那樣青面獠牙、道德敗壞。總之我對反對派人物無論他們的道德勇氣還是認知水平,有了更多的了解。出於對自己的信仰、對反對派人物的敬仰,我最終加入了這個反對運動。我當然認為這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近幾年來,中共對反對運動的鎮壓越來越殘酷,這不免使一些人對反對運動的前景感到悲觀。不過陳闖創對中國的現狀有基本的判斷,他說:“第一,民間的反抗一定會持續下去的,因為中共作為一個極權體制,他是全方位的傷害了民眾的利益;第二是統治集團內部的分裂,不管是他們內部出於利益的爭奪,還是出於民間反對派抗爭壓力的增加,他們發生分裂是必然的事情。所以我仍然抱有信心,至於這個階段是五年十年二十年,這我不敢說,但是我覺得堅持下去是可以做得到的。”

其實,中共面臨的問題比海內外反對運動面臨的多得多,除了政治危機,還有經濟的崩潰。陳闖創指出:“雖然中共的經濟崩潰不會自動的帶來政治對抗,但是中共的經濟崩潰為我們的活動繼續下去提供了一個很好的舞台。我希望我們能像已逝的彭明先生所說的那樣,我們民運不要再限於開會、理論研究,還有一些人權行動,我們應該更多的從事政治對抗、政治革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