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奧巴馬留下了什麼政治遺產

布魯金斯研究所的調研顯示,美國貧窮人口在過去10年增加了1230萬,總數達4620萬人,二是中產階級在萎縮。到2013年,美國中產階級家庭的人數已不到全國人口的一半。

作者為旅美中國經濟專家與評論家,美國《商業周刊》1999年評為「亞洲之星」。其著作《現代化的陷阱》一書被推選為「30年中國最具影響力的300本書」。

寫這篇文章之時,正值美國2016總統大選第三輪辯論剛結束。看著三場辯論後的一地雞毛,不少美國人與旁觀者心中縈繞著一個想法:這場大選沒有贏家,但美國卻鐵定成了輸家。

美國為何成輸家?

一般認為,這次大選兩黨候選人都醜聞纏身,川普是涉及性騷擾的私德,希拉里‧柯林頓的電郵門與柯林頓基金會則涉及公德。三場總統候選人辯論,前兩場變成了雙方互相揭醜的污泥戰,第三場開局尚好,最後仍以互撕告終。再加上民主黨偽造選票、操縱選舉、媒體一邊倒的輿論導向,並為川普支持者戴上種族主義、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帽子。就連希拉里在演講中也公開聲稱川普支持者「都是可悲之人」。如此種種為取勝而不擇手段的做法之骯髒,美國精英與媒體因是局中人難以自省,但對美國民主一向嚮往的中國人不由得哀嘆:「民主燈塔之國這次連底褲都露出來了。」

我也認為美國輸了,但我沒將重心放在醜聞不絕之上,也不想多談民主黨在大選當中的做法實則是在破壞民主制度第一要義的程序正義,而是因為這兩個人從資質來看,都不是此時美國需要的總統,無論是何人入主白宮,都會讓美國錯失改變的關鍵時點。

拂開醜聞泡沫,會發現這次大選的主題是:在美國的西方盟友看來,是全球主義對決美國主義,關係到美國不再承擔現存國際秩序責任後怎麼辦的問題;對美國人而言,則是保持現狀(繼承歐巴馬政治遺產)還是改變現狀之爭,關係到國家未來走甚麼道路的方向問題。因此,為了讓台灣讀者明白美國大選的焦點在哪,得弄清楚歐巴馬的「政治遺產」究竟有些甚麼東西。

美國總統大選兩黨候選人都醜聞纏身。川普(右)涉及性騷擾的私德,希拉里(左)的電郵門與柯林頓基金會則涉及公德。Getty Images

歐巴馬給美國社會留下的「政治遺產」

川普在共和黨代表大會上的發言對美國現狀諸多批評,民主黨認為該發言將美國描述得無比黑暗,因此針鋒相對地提出,美國依然偉大。歐巴馬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更是明確提出,他支持希拉里的主要理由,是因為希拉里是其政治遺產的「最好的繼承者」,希拉里更是明確表明要全盤繼承歐巴馬的政治遺產,意思是決不改變,要沿著歐巴馬道路繼續前進。

歐巴馬在非裔、拉丁裔、貧困階層、堅持政治正確的左派知識分子及媒體精英、同性戀、雙性戀、女權等群體的全力擁戴下進了白宮。但他執政的8年,加上小布希統治的最後幾年,卻被美國人稱為「失去的十年」,標誌性指針有兩個:

一是依賴福利生活的窮人越來越多。美國聯邦政府在2010年為貧困線所下的定義是:個人年收入低於11,139美元,或一個四口家庭的年收入低於22,314美元。此後幾年,布魯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的調研顯示,美國貧窮人口在過去10年增加了1,230萬,總數達4,620萬人,相當於總人口的15%,大約每6名美國人中就有一人生活貧困,為52年來最高。

二是中產階級在萎縮。20世紀50年代初,中產階級人佔全美人口的60%左右;到2013年,美國中產階級家庭的人數已不到全國人口的一半。4月22日,美國勞工統計局資料帶來的警示更強:2015年全美共有8,141萬家庭,全家無人工作的家庭有1,606萬,比率高達19.7%,意味著美國每五個家庭中,就有一個家庭沒有人工作。美國史學家巴林頓‧摩爾(Barrington Moore)早就斷言:「沒有中產階級就沒有民主。」

歐巴馬的政治遺產還包括同性戀婚姻合法化與同性戀配偶移民、赦免數百名涉毒死刑犯,以及荒誕不經的廁所令。這部廁所令規定,全國公立學校可以讓心理性別認同者任意選擇廁所,男人認為自己是女性可以進女廁所(歐巴馬的兩位公主上私立學校)。對同性戀者、販毒和吸毒者、性取向異常者的同理心源自於他年輕時的個人經歷。2016年10月中旬,在美國有線電視體育頻道的一個和民眾對話的節目上,歐巴馬談到他年輕時犯下的一些過錯,例如吸毒、鬥毆、同性戀,但最後成了一位好總統,以此鼓勵有色種族青年走正道。

上述遺產,希拉里準備全盤接收。她在華爾街公司內部講話中稱要開放邊境;公開講話中聲稱將在就任總統之後一年內引進十倍於歐巴馬的難民;在高盛的內部講話中,聲稱要向中產階級大量徵稅。

歐巴馬外交事務上的「政治遺產」

對外政策則以「歐巴馬主義」概括之。今年4月,美國政論雜誌《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Monthly)記者傑弗里‧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受邀採訪歐巴馬,將歐巴馬的中國政策、中東政策、重返亞洲戰略、與古巴建交,以及美英關係等外交政策,統稱為「歐巴馬主義」。

「歐巴馬主義」的重中之重是中美關係,核心內容是「應擔憂衰弱的中國而非崛起的中國」。中東政策目前備受批評,歐盟與外界的評價是美國對敘利亞干預的猶豫不決,導致了今天的困局與歐洲的難民危機。重返亞洲戰略亦處於同樣狀態,最讓歐巴馬難堪的是,近日美國在亞太地區最重要的盟友菲律賓最近轉投中國,於10月20日率團赴中國進行最高規格的國是訪問。隨後 中共外交部宣布,中菲傳統友好全面恢復。菲律賓的突然轉向,毫無疑問是歐巴馬主導的亞太外交的重大挫折,證明他的價值觀外交敗於中國的實利外交。

歐巴馬重返太平洋的經濟支柱——TPP(環太平洋經濟合作協議)也在美國國會遇阻。即便在選舉中,有求於他支持的希拉里也未承諾將支持TPP。對美國「重返太平洋」的前景,英國《金融時報》今年9月在〈美國「重返亞洲」戰略的悲劇前景〉一文已有預測:「美國總統歐巴馬面臨一種悲慘前景:當他卸任時,他標誌性的外交政策倡議——重返亞洲——會沉入太平洋的波濤之下。」

西方國家,尤其是歐盟現在遭遇嚴重困難。難民製造的各種刑事犯罪與恐怖襲擊,導致國民失去安全感,金融危機也一觸即發,因此全部寄希望於美國,希望其繼續扛起全球化領導重任。10月時,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貿易組織在美國華盛頓特區開年會,把美國大選和英國決定退歐所滋生的政治風險和不確定性,列為全球經濟面臨的最大迫切問題。德國財長沃夫岡‧蕭伯樂(Wolfgang Schäuble)在會上直言:「從英國脫歐公決,到美國狂攻全球化的競選造勢,有一個共同的導火線,那就是越來越多的人對精英、對政治和經濟領袖失去了信任。」

這些國家希望他們熟悉的希拉里當選,但他們對希拉里也有點擔心,因為要爭取民主黨內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選民(占民主黨支持者的43%左右),希拉里調整了她的一些口號,比如向選民承諾,要將工作帶回美國來。這在精英們看來,也是反全球化傾向。

歐巴馬留下的其它政治遺產

其它難以消化的歐巴馬政治遺產,擇要列之:

一、美國大選辯論被遺忘的重要議題:美國巨額國債。

美國國債總額已達19.7兆美元。歐巴馬主政的2009年至2016年第二季這段期間,聯邦政府負債餘額計增8.26兆美元,增幅74%。歐巴馬入主白宮時,美國國債佔GDP比為73%,下任白宮主人接手時,這一數字約為105%。

二、一代信仰社會主義而非資本主義的千禧青年:

2016大選當中,信仰社會主義的桑德斯贏得了大量青年學生的狂熱支持,美國社會將此稱之為「左翼民粹」,與川普代表的「右翼民粹」一起成為美國的兩道政治景觀,並被西方媒體概括為「美國反全球化狂潮」的兩支代表力量。右翼民粹的主體被左派媒體描繪成因為全球化而賣不出谷麥的農民、低薪藍領、退休者……總之是一輩子沒出過美國國門、又蠢又窮的低等階層。左翼民粹的主體是千禧一代青年,多在大學求學。由於青年是一個國家的未來,美國社會不敢用對待右翼民粹那種輕蔑之態對待,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委託國際市場調查公司Yougov作了一項調查,主題是「美國人對社會主義的態度」,約二千多人接受了調查。調查發現,美國35歲以下的年輕人中,有53%的人對現行的經濟體制不滿,認為這個體制對他們不利,「社會主義」可行。45%的年輕人更願意投票選舉一位「社會主義者」來擔任他們的總統。

三、日益尖銳的種族矛盾:

根據美國國土安全部2016年6月17日公布的資料,歐巴馬政府從2009至2014年,共接收來自以穆斯林為主要人口國家的難民人數為83.2萬。從2015年開始,歐巴馬大批接收敘利亞難民,穆斯林難民數量可能超過100萬。近幾年美國的奧朗多夜店槍擊案、紐約新澤西多起爆炸案都是穆斯林移民所為。9月份明尼蘇達州殺傷多人案的凶手,就是來自歐巴馬祖國肯亞的穆斯林移民。歐巴馬政治發跡之地芝加哥,早已又重回罪惡之城,一年之內發生三千多起黑人之間的槍戰。

除了穆斯林移民之外,歐巴馬還打開大門接來了各國貧困移民,並給他們高於本國窮人的福利救濟。今年5月9日,華府智庫「移民研究中心」(CIS)公布關於移民花費的最新報告,指出無證移民家庭每年享受的聯邦福利平均為5,692美元,超過戶長為「美國出生」(native)的家庭享受的聯邦福利4,431元許多。報告指出,享受最多聯邦福利者為墨西哥和中美洲移民家庭,他們獲得納稅人付費的聯邦福利,每年平均達8,251元,超過土生土長美國人家庭86%。

對美國肯定有加的傑出華人政治家李光耀,對此早有預感。他在《光耀看天下》中指出,種族結構變化將是威脅美國未來命運的唯一挑戰,創造美國奇蹟的傳統白人正在成為少數(2040年將降為40%),其它族裔的崛起,必然會改變美國價值觀以及美國的民族特性——這一預言正在被驗證。

四、一個嚴重分裂的美國社會:

共和黨選民與民主黨選民因利益分化而尖銳對立,矛盾之激烈前所未見。這與民主黨一開頭的競選策略失誤有關,從最開始,他們將對川普品格的污辱仇恨轉嫁至其支持者頭上,認為川普粉都是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白目、種族主義者,有的地方還施以人身攻擊並砸川普支持者的車子及窗戶,以至於川普的支持者為了避免受到語言和行為暴力的攻擊,根本不敢表明態度,最後甚至連希拉里這種老牌政客都公開說「川普的支持者都是一些可悲之人」,以羞辱共和黨選民。這種將對競爭者的攻擊擴張至支持者身上,在美國還很少見。而川普的支持者(包括中間選民)不少對希拉里充滿不信任甚至仇恨。到大選後期,儘管維基解密不斷揭露希拉里各種事實,美報也大力不斷報導川普那真真假假、很難核實的幾十年前的「性騷擾」醜聞,但美國政治已經陷入「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氛圍,雙方選民基本不為所動。

曾在里根與老布希時代擔任過總統演說稿撰寫人的帕德洛茲(John Podhoretz),最近在其專欄中對此評述:「兩黨支持者越看對方越討厭,沒有溝通對話空間、只有政黨惡鬥,將讓華府更加運作失靈,雙方各自活在自己認為的真實世界裡。」這種雙方之間沒有信任的對立情緒在美國社會生根發芽,因選舉而更加激化,將是巨額債務以外的另一個社會危機。

無論誰贏,2016年大選的結果對美國而言都是輸。這一看法已經成為不少觀察者的共識。下任美國總統需要解決三大任務,一是彌縫內部分裂;二是解決巨大的財政赤字;三是如何扮演對外角色。無論是希拉里還是川普,都無法勝任這樣的重任。二者的區別,政論作家曹長青總結得精當:「川普當總統,損害的只是美國的形象。他的政策基本仍是保守主義,有利於美國人民。而希拉里的騙術(在電郵門、利比亞美國大使館被襲、她的基金會等問題)表明,其人品絕不比川普好到哪裡,只是川普在表層,一目了然,並強烈遭人反感,而希拉里則是在內部,不易明察,在本質上更糟。尤其是她的左傾社會主義政策,將會給美國人民造成實質上的損害,摧毀美國的立國根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看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