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程曉容:《共產主義黑皮書》對今日中國的意義

「共產主義不僅是針對個人,也針對世界文明和國家文化,都曾犯下許許多多的罪行。斯大林搗毀了莫斯科的數十座教堂;尼古拉‧齊奧塞斯庫為了讓其狂妄自大能夠盡情發泄,破壞了布加勒斯特歷史悠久的心臟地區;波爾布特一磚一石地拆除了金邊大教堂,並且讓叢林長滿吳哥窟的高宇;在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期間,紅衛兵將無價之寶砸碎或焚燒。可是無論這種破壞對於所涉國家和整個人類來說最終可能證明為多麼的駭人聽聞,它又如何能夠與對人類——男人、女人、兒童——的大規模蓄意謀殺相提並論呢?」

在中國大陸,《共產主義黑皮書》是一本禁書,尚無完整的中文譯本。這本黑皮書,異常沉重。數以億計、幾代中國民眾,早已通過親身經歷體驗了此書的主旨。這種體驗,飽含血淚,付出的是生命、自由以及夢想的幻滅。而對於那些在中共治下,卻或許尚未感到切膚之痛的百姓來說,了解《共產主義黑皮書》所闡述的內容觀點,是非常必要的。特別是,當陰霾撲天蓋地、阻擋視野、窒息呼吸時,我們必須破螢而出,尋求光明和自由。

據維基百科介紹,《共產主義黑皮書:罪行、恐怖、鎮壓》(英語: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法語:Le Livre noir du communisme: Crimes, terreur, répression),是一本講述共產主義政權實施的政治迫害歷史,包括法外處決、放逐,以及書中認為因實施共產主義政策所造成的人為饑荒等。該書於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美國哈佛大學出版了英文版,而德文版則添加了關於東德的蘇聯背景的共產主義統治的章節。

此書出版後,在歐美獲得廣泛好評。《古拉格:一部歷史》的作者、記者安妮‧阿普爾鮑姆描述它為“共產主義在蘇聯、東西歐、中國、北朝鮮、柬埔寨、越南和拉丁美洲的罪行的一部重要的學術史……黑皮書確實超過了許多先前表現大規模共產主義悲劇的著作,感謝作者廣泛引用的蘇聯和東歐新開放的檔案。”

《泰晤士報文學增刊》專欄作家馬丁‧瑪利亞稱其為“法國出版界的轟動……詳細描述了共產主義從1917年的俄國到1989年的阿富汗之間的暴行……(《共產主義黑皮書》)給出了我們現在所知道的共產主義的人力成本的負債表。”

歐洲委員會1481號決議根據本書的死亡人數,譴責共產主義極權統治。

《黃花崗》雜誌的副主編李剛博士翻譯了本書的緒論,斯特凡庫爾圖瓦撰寫的“共產主義的罪行”。現摘錄以下文字,在閱讀時,讓對照與聯想並行。

“共產主義先於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出現,比後二者更長命,而且在四大洲留下了印記。……施行全面鎮壓,並且最終實現國家政權恐怖統治的,正是有血有肉的共產主義。”

“共產主義不僅是針對個人,也針對世界文明和國家文化,都曾犯下許許多多的罪行。斯大林搗毀了莫斯科的數十座教堂;尼古拉‧齊奧塞斯庫為了讓其狂妄自大能夠盡情發泄,破壞了布加勒斯特歷史悠久的心臟地區;波爾布特一磚一石地拆除了金邊大教堂,並且讓叢林長滿吳哥窟的高宇;在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期間,紅衛兵將無價之寶砸碎或焚燒。可是無論這種破壞對於所涉國家和整個人類來說最終可能證明為多麼的駭人聽聞,它又如何能夠與對人類——男人、女人、兒童——的大規模蓄意謀殺相提並論呢?”

殺人,是古今人類之最大罪惡。由一個國家政權對其國民展開殺戮則是不可理喻的慘烈。據《共產主義黑皮書》說,共產主義革命的死難者,在20世紀總計為近一億人。分別如下:蘇聯2千萬,中國6千5百萬,越南1百萬,北朝鮮2百萬,柬埔寨2百萬,東歐1百萬,拉丁美洲15萬,非洲1百70萬,阿富汗1百50萬,沒有掌權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約1萬。

許多學者估計,以上數字要低於實際死於共產政權的人數。僅以中國大陸為例,中共一向掩蓋真相,嚴密封鎖消息,被迫害致死的真實人數實難統計。在《共產主義黑皮書》發表後的1999年7月,又發生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群體滅絕性鎮壓,其中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就造成了幾十萬至百萬人的死亡。

在長達800多頁的《黑皮書》中,有80多頁關於中共在中國的暴行,題為“中國,進入黑夜的長征”。這一比喻手法的標題,著實觸動人心。“長征”,那個中共繪製的光輝“火炬”,在多年前把中國帶入了可怕的深淵和絕境!將近八千萬生靈,犧牲在中共的鐵拳下,山河凋零,亂象遍地,文化荒蕪。

歷史的真實,令人不寒而慄。死亡的檔案,如海一般深。

當年毛澤東指揮鎮壓反革命,曾這樣指示。1951年1月21日,毛澤東給上海市委批示:“在上海,今年要處決一二千人,春季處決三五百人;南京春季爭取處決一二百人”;1951年1月22日毛澤東電告華南分局廣東負責人稱:“你們已殺了3千7百人,這很好,再殺三四千人……今年可以殺八九千人為目標。”

林昭(彭令昭),1957年在北大被打成右派分子;1960年因參與編寫《星火雜誌》被以反革命集團罪名判處20年徒刑;1968年4月29日被判死刑立即執行,其母還被要求支付5角人民幣子彈費。

李九蓮,因為在給男朋友的私信中不滿文革及毛澤東,被出賣,以反革命罪於1977年12月14日處死。其遺體因拒絕親屬收屍而被棄荒野,後被精神病人割去陰戶及雙乳。

鍾海源,因為替李九蓮報不平而被捕,以反革命罪於1978年4月30日被處死,刑前被活體取腎。

對於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實行的政策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在21世紀的中華大地,百種酷刑上陣,肉體和精神折磨,活體摘取器官,株連洗腦,無所不用其極。表面的“春風化雨”之下,進行著慘絕人寰的罪行。

在《共產主義黑皮書》的《緒論》中,有這樣一句重要的話:“難以置信的是,從歷史和道義兩個視角,共產主義的罪惡行徑都尚未得到公平和應有的評價。”

確實,今天,中共等僅存的幾個共產極權仍然拚命掩蓋其罪行,試圖逃脫其被歷史審判和清算的命運。同時,中共的共產暴行仍不為許多人所知;或者,人們即使知其一便不願再知其二,認為與己無關,高高掛起。殊不知,中共的罪惡不僅虐殺生命,而且侵蝕思想,已經並正在把善良正常的人,一群一群的,一代一代的,轉化成不信神靈、善惡顛倒的惡人。人若無德,不幸,隨時可能降臨。沉默與冷漠,即與幫凶無異。

事實上,面對今日破碎的山河,身處茫茫陰霾,當“逃離”成為熱詞、卻發現無處可逃時,正是上天提醒我們,必須清醒的審視罪惡,拋棄邪靈,走向新生。

中國人,不僅需要一本中文版的《共產主義黑皮書》,更需要即刻行動,於反思中拯救心靈,拯救民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