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精彩解讀:奧巴馬新簽署的兩個獨立法案對中共的影響

——全球人權問責法和反外國宣傳法對中共的影響

考慮到這個《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案》因為是他最後簽署的幾個法案之一,可能怕不通過,所以由於這個考慮把它捆綁在一起去通過的。四個制裁措施,第一個是拒絕發放美國簽證;第二個是作廢已經有了的美國簽證;第三個是凍結在美國管轄下的資產;第四個是凍結被制裁個人有份的在美國管轄下的財產的交易。這兩個不一樣的,一個是資產,還有一個是財產交易,這兩個在美國的法律上可能是不一樣的。

主持人:我們首先祝大家新年愉快!在2016年的最後一期節目里,我們討論的什麼問題呢?聖誕節前夕奧巴馬總統簽署了2017年的國防授權法案,使之成為了法律。一般人沒有注意到的是,這個法案裡面包括了另外兩個幾乎是獨立的法案,一個是《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案》,另外一個是《反外國宣傳和虛假信息法》。

那麼我們可能要問說這兩個法案和國防有什麼關係,怎麼會在一起簽署?這個法案的性質顯然都是針對外國的,那麼對中國會不會有什麼影響?因為隨著新總統的上任,大家都會非常關心這個新的國際關係的格局會怎麼發展。我們今天就請橫河先生來討論一下這個法案。

在差不多一年以前,就是2016年年初的時候,我們第一個節目談的就是這個《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案》,我們討論的時候就說那個法案已經通過了,那麼這次怎麼又通過了?橫河先生,您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怎麼會又通過一次法案?美國的立法過程它到底是怎麼樣的?

橫河:這個《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案》,嚴格說是前年年底在參議院通過的,但是沒有拿到眾議院去投票,所以它不是法律。美國立法是這樣的,它必須是在參議院和眾議院都通過以後,交給美國總統去簽字成為法律的。

這種立法有幾個類型,一種就是屬於單獨立法,就是這個法案就是這個法案。

還有一種是捆綁立法,捆綁立法就是把一個或幾個法案放到另外一個大的法案裡面去,討論的時候就是一個包裹,你一起去討論,通過就都通過,不通過就都不通過。這種情況往往是為了使一個難以通過的法案加到一個必須通過,而且必須總統簽字的法案里去,這種情況就使得一個本來不大容易通過的法案通過這種方式通過,這種是一種策略;那有的時候也是為了方便,把幾個法案放在一起。大部分是第一種情況。

這次他是把《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案》放到了《國防授權法》裡面去一起表決的,因為這個《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案》在眾議院沒有通過過,所以這次就放在《國防授權法》裡面一起去表決。總統不能簽兩個不同的法案,不能說眾議院的放在《國防授權法》裡面,參議院的是獨立的,那不就是兩個不一樣的法案?總統簽的必須是參議院和眾議院通過的同樣的法案。

所以眾議院通過了以後,參議院要再通過一次包裝了的法案。眾議院是在12月2日通過的,參議院就是12月8日通過的,總統在23號簽署,就成為了正式法律。這個是美國的立法的程序所決定的。

主持人:您覺得這次他把這兩個法案放在一起,就是把這個不相干的法案放到國防預算裡頭,是因為這個法案很難通過嗎?還是說他就為了一起表決方便?

橫河:這個法案因為是在奧巴馬的任期要結束的時候,也就是說這個法案執行的很可能是川普的政府,就是覺得這個法案可能會很難被簽字通過,因為上一次《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就是不是全球的,上一次通過這個法案以後,奧巴馬政府就一直很勉強去執行這個法案,理由是不能影響和莫斯科的關係。當時是希拉里做國務卿,她也是很不願意去執行這個法案。考慮到這個法案因為是他最後簽署的幾個法案之一,可能怕不通過,所以由於這個考慮把它捆綁在一起去通過的。你這個《國防授權法》不能不通過的,因為這牽涉到美國的國防預算,太大的事情了,必須通過。我想立法機構是這個考慮。

主持人:我們上次雖然是已經介紹過了這個《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案》了,但是畢竟已經一年了,聽眾朋友找起來可能會有一點困難,所以您能不能再簡單的介紹一下這個法案的內容?

橫河:上一次其實我們沒有介紹具體內容,我可以介紹一下。這個法案它規定是由國務院的一個民主人權和勞工局來執行的,就是由他們來確認哪些是需要被制裁的。制裁的執行是由財政部的一個機構來負責,因為它牽涉到財產凍結的問題,這樣的話他要求國務院考慮從其他國家,或者是那些監控人權侵犯的非政府組織那裡得到可靠的信息,以及某些國會委員會提供的信息,這是要求國務院確定哪些人,要從這些地方去得到信息去。

現在講一下制裁對象,它這個比較拗口,他說很長的句子,他說:對於那些尋求曝光政府非法活動,或者是保護和推動國際承認的人權和自由的人們,進行法外殺害、酷刑和其他違反國際人權的那些人,就是針對這些人。

第二個是針對嚴重腐敗的政府官員,或者他們的高級助手。第三個是針對那些對嚴重腐敗的官員,或者他們的高級助手提供物資幫助的人。所以這裡實際上是兩類,一種是直接侵犯人權,還有一種是嚴重腐敗,就是美國把嚴重腐敗也認為是侵犯人權,因為那錢不是你的,是老百姓的,也是侵犯人權。

制裁措施,他有四個制裁措施,第一個是拒絕發放美國簽證;第二個是作廢已經有了的美國簽證;第三個是凍結在美國管轄下的資產;第四個是凍結被制裁個人有份的在美國管轄下的財產的交易。這兩個不一樣的,一個是資產,還有一個是財產交易,這兩個在美國的法律上可能是不一樣的。

注意的一點就是講到美國管轄下,他也許也會包括那些美國銀行在國外有分行的,國外分行它的總部在美國,仍然是屬於美國法律管轄的。還有一個就是國際銀行,但是在美國開了分行的,這個也有可能,這個在美國以前的執法,對其它類似的執法的過程當中,是有這樣的現象的,美國都把算做是美國法律管轄範圍之內的。大概主要的內容就是這些。

主持人:那要是講到人權和腐敗的話,大家就不能不想到中國,因為中國是人權紀錄最惡劣的幾個國家之一,現在更是腐敗遍地,那現在這個法案已經成為了法律,您覺得對中國,或者說中國那些貪官、人權侵犯者他們有什麼意義?

橫河:這有很大的意義,因為具體執行是下一屆總統和國會的事情了。剛才講了,美國輿論普遍認為,這個法案給了川普政府一個有力的武器來支持美國的國際人權原則。

這個法案和以前類似制裁人權侵犯法案的不同點是,這個法案完全是針對個人的,而過去的類似法案都是制裁政府或者是組織的,這個是個重大的原則的改變。像以前對北朝鮮,那制裁的是北朝鮮政府。這個法案也有人認為可以作為財政部的一個辦公室,就是我剛才講,它的辦公室叫做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作為這個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的一個延伸。

它的意義對中國來說是相當深遠的,我認為至少有這麼幾個意義,第一個就是,中國在加入世貿組織之前,柯林頓總統就取消了每年一度的最惠國待遇必須審查的一個中國人權問題,以前最惠國待遇它必須每年審查一次,然後是不是給它延續這個最惠國待遇呢?要看中國的人權問題。

柯林頓就把這個人權和貿易脫勾了,就是說最惠國待遇就自動給了,不需要審查人權問題了,這是在加入世貿組織之前。所以加入世貿組織,中國就沒有了這個人權問題。以後西方主要國家對中國的人權就失去了一個發言的手段,抗議的手段。

川普政府對中美貿易的一個重要的觀點,就是說中美貿易的不平等,在相當程度上是由中國惡劣的人權狀況造成和維持的,那麼這個毫無疑問,就對川普調整中美貿易政策提供了一個武器。

第二個就是,中共侵犯人權的官員他們挾帶資金外逃的情況相當嚴重。這個針對個人的法律一旦實行以後,毫無疑問的會影響到這些人的生計,就是說如果他人到了美國以後,他自己的簽證受影響了;第二個,他的財產受影響了,那就會影響他的生計了。所以這個就會對於一些有計劃挾帶資金轉移的中共高官,在他們以後侵犯人權的時候會考慮一下他的退路。

第三個就是對現在已有的針對人權侵犯者的法律和執法有一個互補和加強的做用。和中國有關的我們以前討論過,現在已有的禁止他們入境的、禁止給簽證的法律至少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強制流產墮胎的,一個是強制摘取器官的。那現在這個侵犯人權就比強制墮胎流產和強制摘取器官要更廣泛了,牽涉面就更廣。

對已經有的執法來說,它也會有加強的作用。比如說,美國國土安全部下面有一個移民海關局,移民海關局設了一個叫做人權侵犯者和戰爭罪中心,他們執行一個計劃,叫做“無安全天堂”計劃,就是美國不是你的安全天堂,到了美國以後,美國仍然要抓你們。

他們一直在做這項工作,也要求民眾幫助。前幾個月,這個中心公布他們逮捕了36個嫌犯,其中有三個是中國人,當然具體沒有公布他的案情,但是根據對這三個中國人的描述,包括了計劃生育官員和宗教迫害的官員,很顯然就是這些人被人認出來了,然後舉報了,這可能性很大。所以這對中共侵犯人權官員,如果他們想跑到美國來安度晚年的話,可能這個計劃要泡湯了。

主持人:我想這個信息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對在中國的普通民眾,你可能覺得在中國沒有辨法去制裁這些官員,就是你只有被欺負的份,這個電話號碼大家記住一下:866DHS2ICE,就是你按這個字母可以在電話鍵上找到相應的數字,就是如果你知道某一個官員逃到美國來,你也是有辨法去制裁他的。

我們下面問一下,這個《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案》是授權於總統的,當然我們都知道奧巴馬總統他在這個人權問題上是比較軟弱的,如果下一屆總統川普他不去執行,這個法案也沒有用啊!

橫河:這個概念在中國和美國是不一樣的。首先,這個法律通過以後,它就要執行的,不是總統來執行,它是政府機構來執行。像《全球馬格尼斯基人權問責法案》是授權給國務院的,財政部來具體執行,而且他們要向國會報告的。

這是法律,不是總統的行政命令。總統的行政命令,新總統可以把它廢除掉;但是法律,總統是不能廢除的,行政當局必須執法。所以我剛才講的最早那個《馬格尼斯基人權法案》,奧巴馬總統是不太想執行的,但是仍然確定了幾十個個人,而且執行了制裁,是法律就必須執行,這沒有辨法的。

第二個,我們現在沒有理由認為川普政府比奧巴馬政府更不關注人權,如果說真正要關注美國利益的,關心美國利益的,他僅僅就從促進位造業迴流和提高美國產品競爭力的這個角度出發的話,他也必須去關注中國人權,因為這時候關注中國人權是符合美國利益的。

就像我剛才講的中美不平等貿易,無非就是中共操縱匯率、破壞環境、侵犯人權而搶走了美國的製造業和工作,就是搶走美國的製造業和美國人的工作,一部分是由侵犯中國的人權完成的,這裡不存在說川普政府不去執行這個法律,不存在這個問題。

主持人:好,我們用下面的時間來討論一下另外一個法案,另外一個法案就是《反外國宣傳假消息法》,這個法案以前沒有聽說過,您能不能給我們簡單的介紹一下這個法案的內容?

橫河:這個內容是要求在這個法案總統簽署生效以後的180天之內,那我們知道肯定就是川普政府了,因為還有20天川普就要上任了,這個新的國務卿需要和國防部以及相關的聯邦政府機構在國務院裡面設立一個中心,這個中心的名字叫“全球應對中心”。有人把它翻成“全球作戰中心”,這個不是很準確,應該叫“全球應對中心”。

這個中心它去領導和同步協調聯邦政府各個部門去識別、理解、曝光和反制外國政府,或者是非政府的,旨在削弱美國國家安全利益的宣傳和假信息。簡單的說,它就是整合聯邦政府和美國的非政府組織、民間組織的所有的資源和新技術,對外國政府進行傷害美國利益的宣傳和不實信息進行識別、曝光和反制。

這個法案最早的時候是參議院一個共和黨籍的參議員波特曼議員提出來的,3月份提出來的,民主黨籍的墨菲參議員跟他共同提出來的。根據波特曼參議員在網站上的解釋,他就說要發展一個整體的政府策略,對抗來自美國敵人的那些針對美國以及美國盟友的外國的宣傳與造謠行為。

所謂“造謠行為”就是我們講的不實信息,有人把它翻釋成“反外國宣傳與造謠法案”,不實信息或者是造謠,是一樣的。它針對的目標在法案裡面沒有直接說,但是這個參議員自己的網站說,包括俄羅斯、中國等國家,那是點了名的,也包括一些非國家級的,國家以下、不在國家層面上的宣傳。這個中心要發展整合同步整體政府的行動,就是剛才我講的那些。

另外,這個法案還要尋求非政府的專家來協助,能夠制定出一套有用的,能夠回應的美國的策略選項,它有很多具體措施,我們就不具體說了。其中有一條就是要創立一個基金來訓練記者,提供經費和合同給那些能夠鑒別和分析外國政府造謠手法的機構。

因為美國人很天真的,不知道外國人講的那些信息,為什麼這是假的那是真的,他不知道,關於美國的可能識別的好一些,但對於外國的可能識別差一些,所以他要進行訓練;還要訓練美國政府之外的非政府組織、公民社會組織、智庫、私人企業、媒體,要訓練這些專家。從目前情況來看,雖然法案沒有針對具體國家,但很明顯的,首當其衝的是俄國和中國。

主持人:那如果講到俄國和中國,一般人現在馬上能想到的就是這一段時間傳得沸沸揚揚的,說俄國網路的假信息對美國大選的影響。那麼說到中共,中共有做過什麼樣的假信息的宣傳嗎?

橫河:中共的假信息其實最多了,中共的宣傳沒有真信息,都是假的。另外,其實這個法案針對的是兩個方面,一個宣傳、一個是假信息,沒有把它混在一起說是同一件事情。

其實俄國人的宣傳、(俄國)政府的宣傳,對美國的影響根本就不大;但是中共的宣傳對美國的影響和威脅其實要更嚴重,但往往被人忽略。具體的說,中共有個大外宣,這個大外宣最主要是針對美國,它對美國的宣傳當然也就包括假信息,我剛才說中共的喉舌宣傳根本就沒有真信息,它是全方位的。

大家注意到假信息都覺得是網路假信息。其實中共它包括網路的和非網路的,傳統的媒體和非網路的,是全方位的。像在國家層面,幾乎所有國家級的、中央級的喉舌在美國都有記者站,都有它的傳播工具,包括報紙、網路、廣播、電視。其實不僅是中央級的,省一級現在在美國也有很多,省一級直接到美國來辦媒體。

至少官方喉舌在美國公開的記者就有600到700名,而美國政府在中國的記者只有2名,就是美國之音,其它的媒體是私人的,這不對等的。中共的喉舌媒體,還不包括其它面貌出現的代言的喉舌,就比如它收買的一些其它中間的喉舌,表面上是私營的,但其實主要的資金來源是中共政府。

還有一種作法是在美國英文的主流媒體上付費版面,這個上面雖然寫的是付費廣告,但是很小很小的字,而排版的方式和主流媒體是一模一樣的,不當心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它讀到的實際上是中共的喉舌宣傳,根本就不是美國媒體。

在美國的歷史上,沒有一個外國政權曾經對美國的價值觀和對美國的國家安全通過宣傳形成過這麼大的威脅,中共政府是第一個。現在至少美國立法機構、美國的有識之士已經開始認識到這個問題,而且有了立法。這樣的話,以往對中共的宣傳有認識而且有警覺的人權活動人士和人權組織就有了一個武器。以前沒有這方面法律沒辦法,現在有了這個法律就有辦法了,這樣就可以通過推動美國政府去認真地執法。

這裡還有一個潛在的問題,實際上是一個附加的,就是中共的喉舌它是代表政府的,這些喉舌比如說新華社,它在美國有沒有註冊成外國政府代理人?我相信它們是註冊的。也許中央級的喉舌都註冊了,但是地方喉舌和一些隱蔽的,它一旦被認定為外國宣傳,因為現在要求國務院執法的時候要去認定這是不是一個外國宣傳,如果一旦被認定這些機構發出的信息是屬於外國政府宣傳的,那麼它們是不是要註冊成外國政府代理人?如果不註冊的話,是不是就是違法了?

這一些對於中共的喉舌代言人來說的話,不是喉舌直接,就是它們的代言人來說的話是很不利的。因為中共製造了非常多的議異人士,這些人會非常關注,就盯著這些機構,看你們有沒有違反美國的法律。

主持人:那這裡面涉及到一個概念,就是什麼叫“宣傳”?我想在中國人腦子裡跟在西方人腦子裡這個宣傳的概念是不一樣的,這也是我們到國外以後才發現的。在中國因為它只有中宣部,它覺得新聞就是宣傳,所有的媒體應該去做的事情就是宣傳。但是在國外它可能覺得新聞就是新聞、媒體就是媒體、宣傳就是宣傳,它這個有不同的概念。

橫河:這完全不同的概念,所謂宣傳的話,這是一個政府利用媒體一類的工具,報紙啊、廣播啊、電視啊去推動它的政策和它的觀點,這就叫宣傳。所以只要是替中國政府站在一條線上去說話的,而你並沒有其它消息來源,你的消息來源就是中共的政府的話,那麼這個就是宣傳。

主持人:那我想這樣子的一個法案出來,可能中文媒體,就是在美國的一些中文媒體,哪怕它表面上是民間辦的,它可能一下都會感覺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樣辦報紙了。

橫河:因為他們長期以來已經完全被中共控制了,所以它實際上一直起的是中共宣傳工具的作用。

主持人:那我再講另外一個問題,中共官媒前一段時間的宣傳就給在大陸中國人一個概念,覺得川普政府對其他國家的家務事其實不感興趣,他不想當世界警察。一個是說這個裡面有沒有一個誤會?如果川普他真的只關心美國經濟的話,為什麼他要制定這兩個方案?雖然這個法案不是他制定的,他在執行這兩個法案的時候會怎麼樣去做?

橫河:首先,我覺得川普並不是說他不想管世界事務。他所謂不想當世界警察是覺得世界各個國家要想保持他們那個地區的和平的話,他也要有一點貢獻,只是說美國以前把所有的責任和經濟方面的支援都承擔下來了,對於美國來說這是不公平的。比如對北約組織、對於歐洲的安全、對於東亞的安全,他認為歐洲國家,還有東亞的國家,像日本、韓國也應該對他們自己的防務出一點錢。實際上美國的責任還在,只是說讓別人也增加一點責任。

主持人:就是說不是只有美國一家的事情,要大家都共同來做。

橫河:對,這事實上是大家的事情嘛,就是美國不當這個冤大頭,只是如此而已。另外,這兩個法案其實都是管美國自己的利益的,因為它不是在外國執法,它實際上是在美國執法。比如你這個貪官違反人權,你要到美國來了,他才來管你。這是一個能不能在美國執法範圍之內保證美國的價值觀和美國人權價值能夠執行,在美國法律的管轄範圍之內執行美國的人權價值觀,是這個意思。

如果說真正要關心美國利益的話,他就一定會參加國際事務,他不可能放棄國際事務,只是參與的方式和原來的建制派,不管是民主黨或共和黨,會有所不同,這個我相信肯定會不一樣。而且因為價值觀和出發點的原因,也許這種方法的效果會更好。

我們肯定的知道過去20年,美國在內的整個西方國家對中國的人權政策基本上是失敗的,不可能比那個更糟了。而且川普政府整體上,他對美國傳統價值的回歸和認同會更關注這些人權問題。

而且外國的人權,剛才我們講了,包括中國的人權,會直接、間接的影響美國的利益。這一點在納瓦羅(Peter Navarro)的《致命中國》這本書和同名影片當中表達得非常清楚,而且也分得很清楚。他其實是關注中國人權、關心中國人民,而且把“中共政府”和“中國人民”分得非常清楚。有人替他套個帽子,說是強硬反華。其實不是的,他是反對中共的獨裁,正是因為他關注中國人民,他才會去關注中國人權,他才會去反對中共侵犯人權。

主持人:好,這次節目的時間已經到了,關於這個話題我們先討論到這裡。其實從川普當選,還有選他的內閣班底,我們就能看得非常清楚,他的方針、政策是跟前任政府是非常不同的。那麼再加上這個新法案的通過,我們確實相信他有可能會對國際格局做一個全新的改變。我們在以後的節目中會跟您隨時分析。好,這次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