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華郵:數百藏人無視中共命令 到佛教發源地朝聖

本文譯自《華盛頓郵報》1月13日的報道。這名年輕的藏族喇嘛帶著年邁的叔叔的嬸嬸踏上了一生的旅行——前往印度的佛教聖地,並有機會見到達賴喇嘛。但中途,從中國傳來消息:要他們立刻返回。

12月份, 中共警方已經5次到這位喇嘛的家,採集了他父母的指紋,並強迫他們簽署保證他回國的文件。

但這位喇嘛和他的親人決心要到印度的城市菩提伽耶見達賴喇嘛講法。許多人視菩提伽耶為佛教的發源地。於是,他們違抗中國政府的命令,冒著回國後可能被關進監獄、受到嚴厲審問或失去身份證件的風險,繼續他們的旅程。

‌‌“我非常擔心‌‌”,寒夜中這位喇嘛坐在離講法地點不遠的一個帳篷里說。自1月3日以來,那裡每天聚集了成千上萬人祈禱、打坐和聆聽他們的宗教領袖。‌‌“如果我們被關進監獄,他們會審問我們:‌‌‘你為什麼去印度?’這可能是非常危險的。‌‌”

西藏流亡政府稱,據估計,中國政府禁止大約7000名藏族朝聖者參加本月在印度舉行的為期10天的時輪金剛灌頂法會,這是前所未有的舉動,進一步侵蝕了居住在中國西藏地區600萬人的權利。這也是一個新的提醒,中國政府正威脅到現年81歲的達賴喇嘛離世後下一位達賴喇嘛的選擇。

‌‌“這是悲劇‌‌”,總部設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領導洛桑桑加說。‌‌“對於藏人來說,這是一個一生一次的旅行,就像穆斯林去麥加。中國政府聲稱在西藏擁有宗教自由及任何形式的自由,這個論斷是悲哀的。‌‌”

達賴喇嘛對記者們說,此舉是‌‌“不幸的‌‌”。

中國(政府)否認威脅朝聖者及阻止他們離開,但西藏地方當局在2012年宣布時輪金剛灌頂法會為非法聚會。上一次該法會在菩提伽耶舉行。(本次)7000名藏族朝聖者已大多數合法去到印度,並被迫提早返回。只有300人留了下來。

中共中央(統戰部)官員徐志濤告訴與中共有關聯的《環球時報》,‌‌“雖然政府不鼓勵他們去參加這個儀式,但是政府沒有威脅要他們回來。‌‌”

自從2008年西藏高原爆發騷亂以來,中國政府頒布了一系列措施來遏制言論自由,在寺院中設置警力和加強監視。

活動人士說,中共試圖打斷藏人與他們崇敬的領導人之間的聯繫,以確保在礦產和水資源豐富的西藏遵照中共雄心勃勃的目標去做。

‌‌“我們所看到的(做法)是新的‌‌”,西藏國際運動組織的Kate Saunders說。‌‌“這是一個系統性的嘗試,試圖阻止藏人有任何方式接觸到達賴喇嘛。

估計有10,000名藏人參加了2012年在菩提伽耶的時輪金剛灌頂法會,Saunders說,但是當他們返回西藏後,許多人被監禁,或被關進‌‌”再教育‌‌“的軍事化營地。

約有20萬名身著猩紅色僧袍的喇嘛和尼姑以及來自世界各地的佛教信徒,包括美國演員李察·基爾(Richard Gere),聚集在印度東部的這個城鎮多日,誦經和學習佛教思想。

自從達賴喇嘛於1959年從西藏翻山逃到印度後,印度政府將他視為達蘭薩拉的尊貴客人。達蘭薩拉是印度北方一個山區小鎮。長期以來,印度讓達賴喇嘛免受中國政府的冒犯。

印度的支持是關鍵,流亡藏人社區面臨著不確定的時間點。達賴喇嘛說,當他死後,他或許選擇不轉世,或者可能轉世成女子。但中國政府已表示它將通過它自己的班禪喇嘛來控制尋找下一位達賴喇嘛。

一些與會者說,他們擔心今年的時輪金剛灌頂法會將是達賴喇嘛做的最後一次。年過八十的達賴喇嘛現在行動和講話都更加緩慢了,他不得不在兩位喇嘛的幫助下登上精心製作的寶座。

一名從中國冒險前來的藏語教師回憶說,當他在菩提伽耶展開他的禱告席,第一次見到達賴​​喇嘛時,‌‌”我不能自已,我以為這是一場夢。‌‌“

這名29歲的藏語教師是1月3日抵達菩提伽耶的。幾周前他從藏族地區安多(Amdo)一個小村莊啟程。他付錢給一名導遊,把他帶到尼泊爾的加德滿都,在那裡,他從印度大使館獲得了合法文件前來朝聖。

幾乎是馬上,他的微信上面就開始出現可怕的消息。他說,(中國)警方通過他的父母給他發了警告,要他須在1月3日——時輪金剛灌頂法會開始的那一天——之前返回。他母親哭著求他趕快回家。其他人發來一些朝聖者的照片,在機場,他們的護照被警方切成片。

他說他現在覺得他不能回中國,但他相信他的犧牲是值得的。

‌‌”每個藏人都有一個夢想,去見達賴喇嘛‌‌“,他說。‌‌”我告訴我的父母,我不後悔,即便我死了。‌”

原文鏈接:Hundreds of Tibetans defy China,gather at birthplace of Buddhism in India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博談網記者周潔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