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陳維健: 有感於川普總統就職典禮從花錢到儀式

——有感於川普的總統就職典禮

這次就職典禮是歷屆化錢最高的,達二億多美元,但是國家化的錢卻很少,聯邦政府拿出一億多實際只拿出一百五十萬,其它是保安開支。川普本人私募大約是七千萬,出席典禮的最高票價是一百萬,可見川普作為商人的生意經。就職典禮規模宏大,納稅人基本沒有化什麼錢。

民主制度的優越性可以舉出很多,政權的交接具有相當的代表意義,去年看台灣總統的就職,今天看美國總統的就職加深了這個看法。美國總統就職典禮,中國的百姓可能無緣看到,但中南海的諸公一定不會錯過。

川普是美國當選總統中較具爭議的人物,為此有幾十位民主黨議員杯葛,沒有出席儀式,當然這也是民主的一種方式,重要的是奧巴馬總統出席了,與川普爭得你死我活的民主黨總統競選人希拉莉出席了,這是和平移交政權最具象徵意義的。這次就職典禮是歷屆化錢最高的,達二億多美元,但是國家化的錢卻很少,聯邦政府拿出一億多實際只拿出一百五十萬,其它是保安開支。川普本人私募大約是七千萬,出席典禮的最高票價是一百萬,可見川普作為商人的生意經。就職典禮規模宏大,納稅人基本沒有化什麼錢。從這一點來看中國的慶典動輒就是幾十個億,全部由納稅人買單是非常大的不同。

看總統交接非常有意思,首先新任總統要手按聖經跟隨牧師宣誓,要向大法官宣誓遵守憲法,也就是說你當了總統,依舊是上帝的僕人,權力再大不能違背憲法,一聖一俗,聖訓世語管著總統。在新舊總統交接中,有正副總統送別儀式。副總統拜登夫婦坐總統專車離開國會,新任副總統彭斯夫婦相送,到了火車站拜登夫婦象平民一樣搭上火車回家鄉去了。奧巴馬夫婦是坐停在國會山莊草坪上的直升機離開的,川普夫婦在與奧巴馬夫婦擁抱後,站在台階上目送直升機冉冉而起。這樣的送別既莊重又富人情味,你可以說這不過是形式而已,但形式也十分重要,內容是依靠形式表現的。

總統就職典禮毫無疑問最重要的是新總統的就職演說。川普的就職演說是自己寫的,不須秘書代勞。十八分鐘的演講廢話不多,開篇就是:“我們將一起決定未來的很多年內美國乃至全世界的道路”。決定全世界的道路此語非常重要,表明川普不僅不會放棄世界的事務,而是進一步要決定世界的道路。接下來說“這次就職典禮有著特殊的意義,不是一個總統交到另一個總統,一個政黨交到另一個政黨,而是由華盛頓交到人民手中。因為華盛頓一小群人攖取了利益果實,代價卻要由人民來承擔”。直指美國政府已為一小群政客把持,毫不留情一棍子打在前幾屆政府身上。他的國內經濟政策就是一句話:“我們將遵循兩條最簡單的原則,買美國商品,雇美國工人”。從演講的調子來說川普更象是一個站在勞工利益上的民主黨人,而不是站在企業家立場上的共和黨人,作為億萬富翁的川普到真是可圈可點。

應該說川普的演講雖然很有特點,但並不是一篇很出色的演講,用詞造句上有失偏頗,也有前後邏輯上的矛盾。前面說“我們將決定美國乃至全世界的道路”,後面又說:“我們不尋求將自己的生活方式強加於人,更期望它能自己發光發亮成為榜樣”。既然說了要決定世界的道路,又為何更期望別國的道路發光發亮成為榜樣。當今世界只有兩條路,民主與專制。民主是普世價值,讓全世界都走民主道路應該是讓美國再次偉大的目標。如果讓專制發光發亮成為榜樣,而這正是中共炫耀的“北京共識”,世界由此成為民主與專制兩極。在這個世界上有許多東西可以共存,唯獨民主與專制不可共存,民主可以容忍專制,但專制一定要消滅民主,專制如果容忍民主就不是專制了。

川普演講中沒有提到中國,當然除伊斯蘭國以外也沒有提到其它國家,就職典禮前,中國外交發言人表示:“美中應成為朋友,而不是敵人”。但事實上中國從來是把美國當作海外敵對勢力的代表,中國的媒體也是這樣宣傳的,這個翻一翻報紙就知道了,到了現在則是“美帝國主義”都出來了。而美國則一直把中國當作朋友,把他拉進國際社會,總希望中國能夠站到世界現代文明這一邊來,但中國不但沒有如美國所希望的那樣,而是恰恰相反。川普對此有深刻的認識,他說:中國不是美國的朋友,而且中國把美國當作敵人“。美國不再為中國所愚弄。華盛頓那些為了利益而不顧事實唱好中國的政策,在川普手裡結束了。

作為一個政治領導我們不是看他如何說,而是看他如何做,正如川普在演講結束前說:“講空話的時代結束了,現在是行動的時間”。川普是一位敢想,敢說,敢做的總統,他將改變現行的美國與現行的世界,這一點不管是反對他還是支持他的人都不會有太大的分歧,分歧在於川普會讓美國與世界變得更好還是更壞。

在川普與希拉里競選時,我們可以看到,選希拉莉美國與世界都不會有太大的改變,選川普則不可預測。但美國與世界是到了不能因循守舊,需要改變的時候了。川普會把美國與世界改變成什麼樣子,我們拭目以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