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魏京生:中美貿易戰是必須的嗎?

中美貿易戰是必須的嗎?這個問題很重要,但看上去確實很無聊。一方面川普一再聲稱要打貿易戰;一方面習近平的馬屁學者們也信誓旦旦的要打貿易戰,說什麼有多少多少手段回擊美國等等。既然雙方都要打貿易戰,那就打唄,別光說不練呀。

左圖:川普;右圖:習近平

其實這就像兩隻狗打架一樣,先以狂吠威脅對方,並不真練。主人越是拉緊鏈子,叫得越凶;越是小狗叫得越凶。聰明的小狗叫幾聲就算了,躲到女主人的腿肚子後邊搖搖尾巴,一場危機就過去了。等到主人拉不住大狗的時候,小狗就只能慘叫著飛奔逃竄,最後慘不忍睹,從慘叫變成了哀叫。

如果習近平是那隻聰明的小狗,在川普沒有真正動手之前,就放下架子和川普談判。自己沒道理的地方,虛心承認快速改正,化干戈為玉帛。把一場損人不利己的貿易戰,消滅於無形之中。已經維持了二十年的損人利己的政策,確實沒什麼道理,沒必要強詞奪理最後來他個慘不忍睹,想逃都沒機會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首先是大小實力的差距。現在的人不知道受了誰的誤導,言必稱國內生產總值,也就是簡稱的GDP。其實這很片面,只是統計學上比較方便的一種數據而已。如果認為GDP就代表了全部的意義,那就失之偏頗了。實際上消費總量更能夠代表一個國家的經濟狀況,也就是說市場總量是最重要的指標。

市場誰的大呢,當然是美國。二十多年來中國的所謂經濟奇蹟,就是依靠向巨大的美國市場傾銷商品,才獲得了超高速的發展。但這種發展使用損人利己的方法,單方面輸出積累利潤,而沒有向美國提供應該有的市場。後果就是造成美國的生產萎縮的同時,中國的市場只有緩慢的擴大。兩國的經濟發展總速度在下降,對兩國來說是不可持續的發展模式。

由於最近二十多年來兩國的經濟增長主要表現在商業利潤的增長,而不是生產的增長。美國的利潤大部分在商人手裡轉換為金融資本,很少為實業生產的技術升級換代。導致競爭力的下降和金融市場過熱。

中國的資本有類似的情況,而且更加嚴重的是政治體制的不穩定性,造成工業生產的擴大只是簡單技術水平的擴大,很少升級換代。再加上國內市場增長緩慢,和基建投資畸形失控。經濟增長必然乏力加上無法遏制的通貨膨脹,走到了負增長的大門口。

也就是說。中美兩國單方向自由貿易的發展模式走到了頭。中國政府和大資本賺到了超額的利潤;美國的大企業和商人也賺到了超額的利潤。但美中兩國的生產和市場的總量發展速度,每年都在下降。發展本身趨向於零,簡單說就是走到了頭。

是誰造成了這種局面呢,美中兩國的資本家和政治領袖都有責任。細說起來還是美國的政客們責任大,為了得到政治捐款而向資本家妥協,為單方向自由貿易放水。不客氣的說這是一種賣國行為。

中國的政客們沒有抓住機會推動政治改革,是中國企業沒有升級換代動機的主要原因。這種不可持續發展機會的窗口很小,歐洲日本等國抓住機會發展起來後,沒有造成美國經濟的重大負擔。所以他們可以和美國維持正常貿易關係繼續發展。

而中國錯過了發展的良好時機,本身又規模巨大,已經成為美國經濟負擔不起的累贅。現在美國不得不終止這種不正常的貿易關係,來保護自己的經濟利益。而不是中國御用學者們幻想的什麼圍堵中國。當然,需要的時候也不是不可能圍堵,特別是習近平威脅到周邊安全的時候就不得不圍堵了。

現在要怎麼做才能解開這個死結呢?美國該怎麼做,川普已經說得很明白了。不要以為這是川普說的,這是把他選上來的美國人民說的,他必然會,也只能這麼作。

中國應該怎麼作呢?那就是知道自己是老幾,不要以為小狗可以靠恐嚇打敗大狗。就算可以順便咬人家兩口,也改變不了最終哀叫的命運。

第一就是改掉不講理的毛病,現在靠資本家們遊說已經不管用了。

第二就是放下架子主動談判,迅速改正不公平的政策,爭取放寬積累利潤的窗口,避免快速崩潰。

第三就是政治經濟體制的改革,推動國內企業的技術和管理升級換代,以便適應公平貿易環境下的競爭。

第四就是快速提高工薪階層收入和福利,擴大國內市場走向正常的可持續的發展道路。

機會不是沒有。川普沒有立刻開打貿易戰,正說明他也不願意打這場貿易戰。畢竟沒有損失地解決問題是上策;殺敵一千自損八百是中策;繼續損失自己下台遺臭萬年是下策。

現在川普沒有馬上動手,不是不敢動手,而是還在猶豫,權衡利弊等待習近平學聰明一些。以大狗的實力戰而勝之沒商量,如果自己一點都不損失那當然最好。川普給習近平留下了最後的機會,等待小狗做出明智的選擇。

如果習近平把這個機會理解為不敢對抗,就真是網民們諷刺的那樣:智商出了問題。當然,在馬屁精們的吹捧之下還能保持清醒的頭腦,確實也不那麼容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