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反川普左派左媒的暴行:這是一場戰爭!

——唐柏橋:牌桌上拍案而起--怒斥反川普份子的胡鬧

「CNN他們24小時轟炸式報道川普。抓住任何一個可以利用的機會對川普進行攻擊,完全無視媒體的客觀公正立場。他們跟我曾經生活過的共產極權國家的宣傳工具沒有任何區別。他們企圖給大眾洗腦。」我說完後,那位支持川普的越南人深有感觸地補充了一句,「我們都是從共產極權國家來的,我們對共產政權的洗腦宣傳有切膚之痛。現在這些媒體跟共產國家的宣傳機器已經差不多了」。

今天是週末,給大家講一個昨晚發生的真實而輕鬆有趣的故事。

我昨晚難得忙裡偷閒,去參加了一個德州撲克比賽。我進入了最後決賽。正當大家“殺”得興起的時候,突然有人提到川普,大家就開始取笑川普。好像不罵幾句川普就不夠時髦。因為加州是民主黨的天下,而且我們身處最左的矽谷。牌桌上大部分都是第一代新移民,個個都是名校畢業的工程師或科技公司高管,多數屬於智商很高情商很低的人。這時有一位越南人表示,他支持川普。他試著給大家講他支持的理由。但是其他所有的人都圍攻他。完全不給他講話的機會。他們使用大量諸如”川普給美國帶來了危機“,”川普是一個法西斯“,”川普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奸商“,“川普是一個流氓”,”川普反對普世價值“等非常空洞的形容詞對川普進行人身攻擊。我跟這裡的大多數人不認識,本來不想參與他們之間的討論。但最後我實在忍無可忍,拍案而起打斷他們的對話,”Enough is enough!"大家頓時靜了下來。我完全沒有思考,也顧不得顧及其他人的感受,一口氣把我想說的話說了出來。沒想到大家不僅沒有反駁我,而且多數人頻頻點頭,似乎對我的這番話表示認同。有一位斯坦福大學的年輕教授低著頭說了一句:“看來我確實應該重新思考這些問題”。

回來的路上,我一直為我所說的這段話感到“得意”,因為我面對的畢竟都是美國最頂尖的菁英,而且我的這番話很顯然讓其中有些人感到羞愧了。下面是我憑記憶整理出來的大概內容,與大家分享:

“夠了!你們真的覺得川普十惡不赦嗎?你們是不是覺得罵川普很時髦呀?你們中間有幾個人真正了解川普?我告訴你們,我就喜歡川普!我倒要看看,我在這裡說喜歡川普會不會被揍:)我不知道你們反對川普的理由是什麽。但是我告訴你們,很多像你們一樣反對川普的人非常可恥。他們自詡是人權和言論自由的捍衛者,他們高舉’Love& Peace"的標語牌,卻粗暴干涉他人的言論自由,侵犯他人的最基本人權。

你們真的覺得柏克萊大學的學生用暴力的方式破壞一名記者的演講活動是正當的行為嗎?你們真的覺得那些圍毆頭戴寫有”Make Amercian Great Again"字樣帽子的中學生是正常的現象嗎?你們真的不覺得那些百般挖苦川普夫人的穿著的道貌岸然的記者不可恥嗎?

你們看到那些好萊塢的狗屎明星一再調控川普十歲的兒子是傻子也真的不生氣嗎?我有一個14歲的女兒。我告訴你們,任何人以任何理由這樣調侃她,我會幹掉他。我是認真的。連義大利西西里島的黑手黨也有任何時候不得攻擊對手家屬尤其是女人和孩子的規矩!這些被媒體吹捧為年輕人楷模的狗屎明星居然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他們不是在行駛監督權,他們是被仇恨驅使假借這一理由報復川普侵犯了他們的利益。我今天不想談我為什麽支持川普。也不想在這裡跟各位討論愛和和平。我只想說,那些反對川普的媒體和所謂菁英實在太過分了。

我每天在餐館吃飯,在咖啡館喝咖啡,在車站等車,包括今天在這裡打牌,抬頭看到的都是CNN。他們24小時轟炸式報道川普。抓住任何一個可以利用的機會對川普進行攻擊,完全無視媒體的客觀公正立場。他們跟我曾經生活過的共產極權國家的宣傳工具沒有任何區別。他們企圖給大眾洗腦。你們中間真的每一個人都有自信沒有被他們洗腦嗎?這些媒體為了利益,連最後一塊遮羞布都不要了。最近民調顯示,民眾對川普政府的信任度超過媒體。這是一個什麽現象?過去一般民眾對媒體最信任,認為是社會的良知代言人,而對政客最不信任,認為他們都是言而無信的人。可以想見,民眾現在對這些媒體反感到什麽程度!我建議你們以後也別看這些媒體了。跟我一樣改看這些媒體網站的讀者留言。這樣會更加了解真實的美國。“

我說完後,那位支持川普的越南人深有感觸地補充了一句,“我們都是從共產極權國家來的,我們對共產政權的洗腦宣傳有切膚之痛。現在這些媒體跟共產國家的宣傳機器已經差不多了”。全場一片鴉雀無聲。我最後補充了一句:“你們不會圍毆我吧:)”這時候一位坐在我身邊顯然被我的話打動了人說了一句調節氣氛的話,”管他誰當總統,我們繼續打牌“。

柏克萊大學參加抗議的部分學生甚至打出橫幅:這是一場戰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良知媒體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