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大陸作家廖祖笙:周永康的餘孽們 讓習近平焦頭爛額

周永康的餘孽們,在它們的“恩公”周永康終於現出原形、永不超生後,就越發趨於變態,在氣惱、發泄、激發、反做等等非正軌的職業行為中,若走鋼絲一般,惶惶不安、面目猙獰地廝混餘生。

它們在失落中常憶起“恩公”周永康在位時,所坐享過的“好日子”。在“維穩”經費高於國防開支的年月,它們有過揮霍不盡的國家資源,像首要的齒輪那樣,甘醇地得到充裕的經濟利益潤滑。

它們有過國中之國,有過凌駕在帝王、規則、律法等等之上的權杖,讓所有的荒野蒼生都曾聞風喪膽。它們日日製造、誇大威脅,讓權力巔峰時刻明白少了它們不行。它們主宰、操弄了這個國家。

它們和殺人犯、搶劫犯等各種人渣朋比為奸,公然同穿了一條連襠褲。它們讓一個原本相對還不那麼恐怖、荒廢的國家,頓時變得血雨腥風、荒草蔓生。它們洶洶逼向受害者,反覆對其雪上加霜。

它們讓各種規則一再變得虛無,讓胡錦濤、溫家寶等等,在事實上淪落成替其打工的傀儡。它們只因抱緊了“維穩沙皇”周永康的大腿,就仿若擁抱了整個世界,就旁若無人目空一切,傲視一切。

誰曾想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它們的“好日子”會驀然不再,靠山已倒下,神牌已坍塌。伴隨著人權惡棍周永康的倒掉,它們的臉上也挨了一記火辣辣的耳光。它們何曾受過這等羞辱和失落?

於是它們不約而同展開反擊,怠工的怠工,反做的反做。它們讓這個劫後餘生的國家,就此更是一派荒蕪,益發鬼哭狼嚎。它們人為製造換季後的更為凶殘、陰毒、邪惡和下流,頻頻反擊和發難。

它們像狂犬病發作了一般,沒來由地撲向各種社會群體,極力製造、激發、亮出種種的社會矛盾,唯恐天下人不知道匪類的曾經殺人……它們搞得怨聲載道,也弄得新的掌門疲於應付,焦頭爛額。

它們不知上頭何時會騰出手來,對其進行必要的深度清洗,只知道那是未然中一項必然,所以也就在窩火、恐懼、難耐中,漸漸擺出了豁出去的架勢,將周永康餘孽的身份,自我亮相得更為徹底。

冬去春來,曾被嚴冬肆虐過的茫茫荒野,漸漸有了殘肢上的新綠,有了各種淚掛雙腮的嚮往……周永康的餘孽們,以各種下作手段扼殺對春的熱望和祈求,強迫人們認知這季節其實更無望更昏暗。

周永康的餘孽們,與尚未倒台的有些亂臣一樣,兩度以各種鬼蜮伎倆弄得高枝上顏面無存、灰頭土臉,客觀上已兩回深度捲入政變。周永康的餘孽們,得益於這體制,也隨時可能被這體制所吞沒。

周永康的餘孽們,在這般體制的大染缸中,長期浸淫,十之八九已失其本色,既忘了人之為人的根本,也忘了三魂七魄之所在。原本只是混口飯吃而已,變異成什麼不好,要變異成周永康的餘孽。

周永康的餘孽們,只有惶惶不安、得過且過的當下,無雲淡風輕的將來。只要一意孤行自我貼上了周永康餘孽的標籤,就難免會被清算兩次。在暗夜可能被清算一次,在將來也還會被再清算一次。

寫於2017年2月14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3866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在國內傳媒和網路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167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廖祖笙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