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央行監管下 中國比特幣玩家攜上億量化資金撤離

連日來央行檢查組對多家比特幣平台進行約談,令幾大交易平台著手自律與自查。過去一周,一家或幾家平台帶頭,部分平台開始收取0.03%-2%交易費、停止融資融幣並宣布為升級反洗錢系統暫停提現比特幣。

據界面新聞記者了解,交易平台為配合監管修改比特幣交易規則對程序化交易影響很大,很多中國的比特幣玩家們正在在另謀出路。

業內普遍認為,利用API(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應用程序編程介面)進行的交易為程序化交易,占撮合交易平台交易量的80%。界面新聞記者發現,中國三大比特幣交易所中,OKCoin預計有60%的交易是自動交易者執行的,火幣網和比特幣中國同樣將這一數字估計為80%。

在比特幣平台收取千分之二的交易手續費後,公開交易數據可以看到,在年初日交易量百萬級的幾大平台,目前真實交易量不到一萬。此前,因為不需要考慮交易費帶來的成本,高頻交易員的電腦能夠7天24小時不間斷的進行比特幣交易,並且利用眾多交易所之間的微小价格差牟利。

高頻交易玩家調整交易策略後發現不能戀戰。一名了解規則的投資者解釋:“手續費對高頻交易影響最大,這意味著單筆賺到千二以上才可收益。如幣價在5000元,開啟一次波動10塊以上才能賺到錢。對於量化資金,有的交易策略會10秒交易30次,現在情況下太考驗對金融、投資的把控能力。”

使用API的大玩家們帶著上億量化資金撤離。一名從事量化交易的投資者表示:“之前團隊想保持4%以上的收益水平,但並不樂觀。”如果同時負擔千分之三的提現費用(大客戶普遍的提現費)和千分之二的交易手續費,收益非常難看。

記者走訪發現,儘管高頻(HFT)玩家受衝擊較大,其他利用API進行的交易仍有賺頭。目前,有玩家在火幣、幣行等主流撮合交易平台能夠做趨勢,在合適的曲線量化,做長線交易;以及俗稱“搬磚”的跨平台、跨品種套利交易依然可行。背後的邏輯並沒有因有些平台禁止提幣而改變——投資者發現A平台幣價低,賣出B平台的比特幣提取人民幣,在A平台買進比特幣即可。通過人民幣結算,總資產是上漲的。

玩家出走後去了哪裡?他們可以選擇多數開在海外的期貨交易平台,賺取現貨和期貨合約之間的溢價。比特幣期貨交易一直遊走在灰色地帶,難被監管,這已經成為了公開的秘密。

比特幣期貨交易開倉費和平倉費兩類手續費。同時比特幣24小時無間斷交易,交易平台實行周結算制度。

在火幣網為首的國內撮合交易平台融資融幣功能取消的同時,購買比特幣期貨合約依然能夠使用槓桿,槓桿甚至最高能達50倍,十倍於現貨交易曾經的最高五倍槓桿,令收益和風險翻倍。同時,期貨交易還能夠進行套期保值,比如,在現貨市場上買進或賣出一定數量現貨商品同時,在期貨市場上方向相反地賣出或買進與現貨品種相同、數量相當的期貨合約,這樣一定程度能達到規避價格風險的目的;這也讓做空、做多的玩法成為可能。

目前尚未有對期貨交易的明顯約束。但開展虛擬貨幣期貨交易違反國家相應金融法律法規:我國現行法律法規明確表示,開展期貨交易需經證監會批准。但期貨交易入口位於海外,屢禁不止,記者了解到更有國內部分比特幣交易平台悄悄在海外建立期貨交易入口,不對外宣傳。監管對國內交易平台的收緊讓這塊“灰色地帶”更加受比特幣玩家追捧,無怪比特幣期貨交易成了“不能說的秘密”。

玩家出走也受到場外交易的誘惑。這些場外交易平台“沒有業內通常說的KYC實名認證,存在洗錢、換匯錢包。”一名不願具名的被央行約談平台從業者告訴界面新聞。

你可以看到,近期前幾大平台交易量驟減。

上述人士表示,在監管進行的這段時間,自己平台的比特幣投資者被其他平台爭搶。他承認,不少用戶因為央行發出監管信號而恐慌,邊緣平台會進入玩家聚集的QQ群、論壇甚至大平台運營的用戶群內打廣告,推薦進入“不收取交易費、可自由提幣的平台”。

該從業者稱這類“使小動作”的平台主要為一些做場外交易(OTC)的平台或個人。相比正在配合央行監管的撮合交易平台,比特幣的場外交易市場(OCT)更加難以被監管。一般來說,這類服務不用註冊,平台提供擔保,直接交易。有的場外交易平台會僱傭交易員,對接買賣信息,在市場喊價撮合交易。“對於大額比特幣玩家,他們平台的反洗錢系統過於透明,因此會選擇不需要進行實名認證(上傳身份證等)的平台。”

界面新聞記者注意到,甚至有提幣用戶到比特幣錢包,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信息,尋找買家。線下交易則更難被觀察。

黃金錢包首席分析師、鳳凰衛視特約評論員肖磊表示場外交易主要為洗錢錢包及換匯錢包的存在提供機會。

對此,肖磊評論稱,做市商模式的場外交易很難監管,在一個平台上可賣可收,買賣後的路徑完全不透明;另一個監管難點在於,這類地下平台的蹤跡本來就難被發現。

目前看來比特幣依然有需求,如果監管把手續費調的太高,可能會讓用戶把比特幣的一部分交易改到地下。

針對未來央行對防止利用比特幣洗錢、換匯的監管將如何開展,肖磊判斷將從交易平台內控系統入手,如要求平台升級提幣條件等等。

“對於最令投資者在意的暫停提幣的公告,其實並不是打擊高頻交易玩家,在未來反洗錢內控系統上線後肯定會恢復提幣。平台可能改變的是提幣的條件、數據的收集等。”肖磊說道。

界面新聞記者從火幣網獲悉,目前計劃有一個月左右的系統升級時間,但升級結束後反洗錢內控將如何進行,火幣網表示暫不能透露。根據公告,反洗錢內控系統正在開發,比特幣參與者們在等待結果揭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