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精彩視頻 > 正文

曾攻頂聖母峰3次 雪巴人來台學煮咖啡盼定居

在台南中西區巷弄1家小咖啡館,Rinji Sherpa默默地學著如何煮咖啡,沒人知道他是曾帶著登山客攻頂聖母峰3次的尼泊爾雪巴人。(中央社)

在台南中西區巷弄1家小咖啡館,Rinji Sherpa默默地學著如何煮咖啡,沒人知道他是曾帶著登山客攻頂聖母峰3次的尼泊爾雪巴人。(中央社)

在台南中西區巷弄1家小咖啡館,Rinji Sherpa默默地學著如何煮咖啡,沒人知道他是曾帶著登山客攻頂聖母峰3次的尼泊爾雪巴人。(中央社)

曾帶著登山客攻頂聖母峰3次的雪巴人Rinji Sherpa,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時,住家崩毀,台灣友人還曾募款幫他重建家園。圖為住家崩毀。

曾帶著登山客攻頂聖母峰3次的雪巴人Rinji Sherpa,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時,住家崩毀,台灣友人還曾募款幫他重建家園。圖為住家重建後。

家住尼泊爾偏遠山區的雪巴人 Rinji Sherpa,外表清秀緬腆,會說5種語言,曾帶著登山客攻頂聖母峰3次。因緣際會結識台灣登山客,現在台南一家小咖啡館默默地學著如何煮咖啡,也正努力的學習中文,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定居台灣。

據報導,Rinji Sherpa已43歲,11歲起就在4300公尺以上的喜馬拉雅群山當僱工,每天赤著雙腳、背著20公斤以上的登山客行李,只為賺取不到3美元的酬勞,貼補家用。

Rinji原本是文盲,未接受過教育,只能勉強寫出自己的名字,10年的僱工生涯,讓他學會說英文及法文,且在印度工讀的期間,再學會說印度文,加上尼泊爾語及雪巴族語,他會說5種語言;因體質適應更高海拔的氣候,他成了尼泊爾的登山嚮導。

在台南中西區巷弄1家小咖啡館,Rinji Sherpa默默地學著如何煮咖啡,沒人知道他是曾帶著登山客攻頂聖母峰3次的尼泊爾雪巴人。

〝我第一次帶著遊客攻頂聖母峰是2008年〞Rinji回憶說,當時有9名登山客及4名雪巴人,從尼泊爾Lukala出發,共花了40天的時間。

看過〝聖母峰〞電影的人都知道,想攻頂聖母峰,一定要有雪巴人相助,登山費用也是天文數字,很多登山客必須省吃儉用多年,才能去爬聖母峰,且不一定1次就能成功,但擔任攻堅保護的登山嚮導雪巴人,薪資卻不高,Rinji說,2008年首次攻頂聖母峰時,他的酬勞是1000美元。

不過,對相對貧困的尼泊爾人來說,1000美元算是高所得,Rinji自2008年以來,帶領遊客進入聖母峰領域5次,其中3次登頂成功,對登山客來說,攻頂聖母峰成功已是一輩子的驕傲,3次更是不可思議的紀錄。

Rinji是在尼泊爾為台灣人擔任登山嚮導時,才知道台灣這個地方,他說,以前根本不知道台灣在哪裡,經過登山客的介紹後,才勉強知道台灣就在香港附近,確切位置還是不清楚。

也正因為如此,Rinji開始和台灣的情緣,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Rinji的家崩毀,台灣登山客募款幫Rinji重建家園,也促成Rinji當年底到台灣旅遊。

曾帶著登山客攻頂聖母峰3次的雪巴人Rinji Sherpa,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時,住家崩毀,台灣友人還曾募款幫他重建家園。圖為住家崩毀。

今年是Rinji第二次到台灣,平時就借住在登山結識的台灣友人家裡,多數時間在咖啡館學煮咖啡,或拜訪極少數在台灣定居的雪巴族人,因台灣多山,Rinji還曾攻頂海拔3000多公尺的合歡山。

Rinji說,台灣是個好地方,和尼泊爾相比,台灣交通秩序良好,讓他印象深刻;在台灣期間,從沒碰過壞人,大家都是好人,他也正努力的學習中文,希望未來有機會能定居台灣。

在台南中西區巷弄1家小咖啡館,Rinji Sherpa默默地學著如何煮咖啡,沒人知道他是曾帶著登山客攻頂聖母峰3次的尼泊爾雪巴人。

曾帶著登山客攻頂聖母峰3次的雪巴人Rinji Sherpa,2015年尼泊爾大地震時,住家崩毀,台灣友人還曾募款幫他重建家園。圖為住家重建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中央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精彩視頻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