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中共官場怪象:紀委書記給市長開車

——官員落馬後,身邊的人都去哪兒了

偶爾也有深得官員器重的司機被提拔從政。據公安人士透露,其所在市的前任市長,在調離前安排自己的司機擔任區公安局的紀委書記,當地一度出現了區公安局紀委書記給市長開車的怪現象,持續了一個多月。

2015年10月7日,中紀委宣布,時任福建省長蘇樹林接受調查。此前他的秘書孫健被提拔擔任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黨組成員,已進入公示階段。隨著蘇樹林的落馬,孫健此後在公眾視野中完全消失。(視覺中國/圖)

“許多人給領導送禮,並不直接送給領導,而是經由司機、秘書等領導的身邊人轉送。什麼人的禮能收,什麼人的禮不能收,司機與領導之間也有默契。”一名省級機關司機說。

“過去秘書被抓的多,是因為落馬官員慫恿秘書干違法犯罪之事多。後來管理嚴了,秘書犯罪的機會少了,更何況官員異地任職不準帶秘書,這就減少了共同犯罪的幾率。”

司機與秘書,是官員身邊最近的工作人員,十八大以來,不少官員涉嫌貪腐密集落馬,這些人怎麼樣了?

司法系統的消息人士透露,從最近幾年情況來看,秘書隨落馬官員一起被移送司法的減少,落馬省部級官員的秘書,大多數在官場保持原來的行政級別,而他們的司機,入刑的則有所增加。

一損俱損

曾給湖南一名副省級官員擔任過秘書的小文,微信朋友圈一直更新很勤,但幾乎沒有與官場有關的信息。

小文服務的這位官員,曾擔任過湖南一個地級市市委書記。2013年12月,中紀委宣布該官員接受調查。2016年12月,在該官員的後兩任市委書記也相繼落馬後,南方周末記者試圖聯繫小文了解當地政情。

“我現在已經離開體制內,不談論這些,抱歉。”小文說。

“出來後,沒有了工作日和休息日之分,有更多時間陪仔了。”辭官後他曾在微信里感嘆。

十八大以來,落馬的省部級官員已經有一百多人。南方周末記者發現,這些落馬官員的秘書大多數並未像小文一樣辭職離開官場,但已逐漸淡出公眾視野。

2015年10月7日,中紀委宣布,時任福建省長蘇樹林接受調查。而在9月30日,《福建日報》在第5版發布了《中共福建省委組織部關於王成全等14位同志任前公示的公告》,其中包括一個擬提拔擔任副廳級職位的官員。

簡歷顯示,1982年出生的孫健當時是福建省政府辦公廳秘書處處長,擬任福建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黨組成員。2012年2月19日,福建省人民政府外事辦官方網站刊登了一則關於蘇樹林訪美的消息:當時代表團成員中包括“省長秘書孫健”。

不過,蘇樹林落馬後,福建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的官網上,至今未出現過孫健的消息。

南方周末記者調查發現,仍有一些秘書隨著其服務的官員落馬而落馬。一名曾擔任過正廳級職務的山西官員透露,山西落馬的多名省部級官員中,有幾名官員的秘書也進去了,“貪了財物,金額都是上百萬”。

2014年11月,山西省紀委宣布陽泉市城區區委書記康曉劍被調查。山西官場知情人士介紹,康曉劍曾擔任大同市委書記豐立祥的秘書。豐立祥落馬後,康曉劍隨之落馬,“豐立祥給大官送東西,是這個秘書去送的”。

也有落馬官員的秘書被提拔的,但這種情況並不多見。山西省一名落馬的省委常委的秘書,在該常委落馬後被提拔擔任了正處級職務,成為山西省某部辦公室主任。

“她跟那個領導的時間不長,而且是自己考進去的,能力很強。領導被抓後,她也被叫去問了話,但當時就沒事了。”山西一名知情官員說。

秘書越管越嚴

湖北檢察官顏午(化名)也注意到,近幾年秘書隨著落馬官員受司法追究的變少了。

小杜,曾是山西一名省委常委的秘書。當時他的級別是副處級。該名省委常委落馬後,他被調到山西省委某處,從“副處級秘書”改為“副調研員”。公務員序列中,副調研員屬於非領導職務,享受副處級待遇。

“好幾個已經判刑的省部級領導的秘書,都還在省委或者省政府上班。”上述山西知情官員透露。

曾辦理過多樁官員職務犯罪案件的顏午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有一些秘書雖然涉案,但是“做證人,積極配合紀委,把領導的罪行和平時做的壞事說得清清楚楚,然後附上證人證言作為定罪的證據。像這樣的秘書,一般寬大處理,就沒有送到司法機關”。

顏午透露,第二種沒進去的秘書是“沒進關鍵圈子”。他解釋,“很多領導有一兩個秘書,有的秘書只是處理一些文字上的工作,生活上的偏少一點,跟著領導一起做壞事的機會比較少,這樣的秘書也就自然安全過關了。”

另外,也有一些秘書自身素質較高,“能不參與的就盡量不參與,或者這個人本身文字工作很厲害,給領導寫稿子的,因為性格原因或者對自己要求高,不喜歡在生活以外太貼近領導”,最後也全身而退。

對秘書的管理越來越嚴,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2010年3月出台的《黨政領導幹部選拔任用工作有關事項報告辦法(試行)》第四條規定,領導幹部的秘書等身邊工作人員提拔任用的,在作出決定前應當徵求上一級組織(人事)部門的意見。2014年中央辦公廳下發的《省部級領導幹部秘書管理規定》,再次強調秘書任用必須徵求上一級組織部門意見。同一年,中央軍委也出台了《軍隊領導幹部秘書管理規定》。

2014年7月15日,甘肅省臨澤縣委辦下發了“關於貫徹落實中央辦公廳《省部級領導幹部秘書管理規定》的通知”,要求縣委、人大、政府、政協和副縣級官員必須嚴格落實規定,不得違規和變相配備秘書,不搞特殊不搞變通。

多名官員透露,省部級領導秘書在任用時,公示未發現問題後要徵得中組部同意,才能正常履行任命程序,不得破格提拔;此外,省部級領導幹部的秘書不能在秘書崗位上直接提拔轉崗;省部級官員調任新職,不允許將原來的秘書、司機帶走。

“過去秘書被抓的多,是因為落馬官員慫恿秘書干違法犯罪之事多。後來管理嚴了,秘書犯罪的機會少了,更何況官員異地任職不準帶秘書,這就減少了共同犯罪的幾率。”湖南一名檢察官介紹。

“有些司機對自己要求較低”

檢察官顏午還發現,最近幾年,落馬官員們的司機,被抓的不少。

“有些司機對自己要求較低,而且敢賭未來。”顏午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南方周末記者觀察發現,大多數公車司機並無幹部身份,只是工人,日常也較少參與政務處置,在官場一般被視為官員的“生活秘書”,因此對官員們的私生活了解更多。

據《人民日報》報道,換屆年甚至出現司機隨官員一起調動的現象。報道稱,這種現象的出現,原因大致有二:一些領導幹部認為,司機跟隨自己多年,相互的性格、習慣都彼此了解,自己調動和升遷後將司機帶上,是重感情的表現;一些領導幹部本身不夠廉潔,在原任之時,司機掌握有自己的違紀違法行為,擔心走後問題暴露,隨調防止他們對自己仕途的影響。

2016年9月30日,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河北省巨鹿縣原縣委書記王志偉行賄、受賄案二審宣判。判決書中,王志偉的司機包某作為證人出現。從包某的陳述看,其對王志偉的事情知道得不少。

判決書提到王志偉行賄時任邢台市委書記王愛民的動機時,包某以證人身份回憶了幾個細節:“有一次王書記上去跟領導彙報工作,約半個小時才下來,他上車後,我看他臉色不太好,我就問他怎麼了,他說王愛民對他的態度不好,還說縣委書記也不打算讓他幹了。有一次省領導來邢台調研,路上有上訪群眾把車給攔住了,為這,王愛民跟王志偉發脾氣,後聽到王愛民跟王志偉打電話,要他把巨鹿公安局長給撤了。”

一名縣級公安局的車輛負責人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他所認識的司機有些什麼都干,“買早飯、買東西,甚至洗衣服。對領導來說,司機和秘書一樣,最重要的就是要忠誠。一些想找領導辦事的人,會先找司機們打探下口風,了解領導的行蹤和愛好,也會送點禮。”

“許多人給領導送禮,並不直接送給領導,而是經由司機、秘書等領導的身邊人轉送。什麼人的禮能收,什麼人的禮不能收,司機與領導之間也有默契。”一名省級機關司機說。

官員們與司機的曖昧關係,在多個被公開通報的案例中清晰可見。2013年,江西省紀委通報,贛州市于都縣縣委書記胡健勇授意昔日的司機派人發帖攻擊一名省委常委。南方周末記者獲得的官方通報顯示,胡健勇從贛州市興國縣縣長一職調到于都縣任職前,提拔該司機當了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

南方周末記者曾接觸過武漢市蔡甸區一名區委書記,其任職期間駕車撞人,導致一死一傷。事發後,該書記電話叫來了區委辦主任後離開了現場。次日,該區委司機吳某表示由自己頂替擔責,該書記表示默許,後吳某到警方“投案”。因頂包遭舉報,該書記後被查處判刑。

2014年安徽馬鞍山市原紀委書記司機尚某受賄案,承辦檢察官接受媒體採訪時稱,“領導專職司機的職責不僅是開好車,還要幫領導處理很多工作、生活中的瑣事,成為領導的親信。當領導的專職司機出去找人辦事時,受託者常會想:這是不是領導的意思?因此便不敢得罪。有時候這些司機說的一句話,比其他公職人員還管用。”

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葉青曾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採訪時提出,“公車改革後,領導用車服務全部由市場化的公司提供,沒有專人專車的情況,司機的腐敗會大大減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南方周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