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動向:北京「保泡沫」的經濟政策

如果說習近平是中共權力體系名義核心的話,那麼,樓市則是中國經濟安全的實質核心。權力中樞多年數度誓言抑制房價,最後總是輕輕放下。這個泡沫一旦爆裂,必然會出現由經濟崩潰而致政治崩潰的後果。當然,從調控政策上“保泡沫”並不能阻止市場本身做出反應,其如比特幣的法償性替代更有吸引力。

樓市達到控價升量的供給效果,必須採取零地價手段,但是,這會帶來地方財政破產的嚴重後果。作為強勢既得利益集團的房地產開發行業必會“鬧事兒”,因為整個行業已做成“麵粉比麵包貴”的拚死賭局——認定中國的房價不會回調,只是升多少與升得快慢的問題。

第一季度房貸將純增七千億

北京經濟決策層最不願看到的情形是國有商業銀行的信貸資產因房價大降而遭遇系統性風險,所以說,“去庫存”是政策口號,降價格則是前者真心忌諱的事情。現在,政權安全被前所未有地強化,樓市“去庫存”的聲音也悄然弱下來。最近一段時間,關於炒房團在重慶遭重挫的專家評點資訊很多,專家對重慶市政府不客氣地將炒房者稱為“三無人員”也有批評。但是,一個地域市場活起來確實不是全靠本地人的,無戶口、無工作、無企業的個人是不可或缺的因素。關鍵是地域市場能否將“三無人員”投資中的一部分引導到收租方面,而不只是吃投機購房的差價。

在資產荒的定勢下,投資者“有路”則是將大量閑余貨幣轉移到國外去(如準備購美國債券),“無路”者繼續選擇樓市與股市。比較之下,“有路”者畢竟是極少數,儘管他們資金規模比較大。至於“無路”者的狀態,看一下股市散戶的半瘋半癲就知道了。銀行還得繼續放貸給房地產開發商與樓市投機散戶。到今年一季末,銀行對這兩者的放貸純增七千億元(人民幣)幾無懸念。

重慶的市場調控政治化只是關乎中共十九大人事格局的“一樁小事兒”,大問題是被強勢既得利益集團控制的房地產市場已經拿住(holdup)中共政權。即便最高黨首不是名義強勢的習近平而是其他什麼人,這個經濟拿住現像照常發生。所以,政權在被拿住的情況下,有強烈安全訴求也相當自然,只是社會公平沒有樓市崩潰為代價就永遠沒法實現。於是,“改革發展穩定”三角關係變成了“公平樓市政權”三角關係。上述說法是有數據依據的:重慶有八萬平方公里之大,比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面積加起來還多一點五六倍,本不怕炒房者——你越來炒,我就越加快蓋樓,但現實做不到,經濟掌舵者也已易人;其次,重慶公租房在全國一線城市是做得最好的,但也只有七十萬套,而城市國家新加坡則有一百萬套,兩者的人口比又是六比一。

三四線城市購房者焦慮大增

抽樣研究結果表明:跟風漲價的三四線城市,年內房價漲幅分別是百分之三十三、百分之四十二。理論上,今年往回調十三點五即可以,但沒任何希望。“改革發展穩定”三角關係之失衡在“公平樓市政權”三角關係中的投射越來越強烈,任何一次企業裁員也會涉及到後者,儘管“吃飯”訴求遠強於“住樓”訴求。

產生轟動效應的美國企業希捷(Seagate)蘇州宣布解散,兩千名被解除勞動合同的工人抗議說“我要吃飯,我要工作”。此類的生活壓力在三四線城市比一二線城市更強烈,三四線城市樓市雖然長期有價無市,但剛性需求者與總人口之比遠大於一二線城市。也正因如此,三四線城市跟風一二線城市漲價,出現了後來者居上的狀況——年內,深圳漲了百分之二十六,而一個河北縣級市卻漲了百分之四十二!三四線城市的投資性購房造成的入住率極低成為城市生活的刺激性景觀,另一方面,高投資性、低入住率也增加了剛性需求者的心理壓力。之於希捷公司個案,那些被解僱者究竟有多大比例是三四線城市乃至農村戶籍者,現在尚無資訊可引。但是,三四線城市以及所轄農村的在一二線城市打工者,一個重大願望就是“攢錢買房”或如期歸還房貸。經濟下行如希捷蘇州突然解散之類的因素,使這種願望實現的總概率在大幅下降。

關於希捷蘇州突然關閉原因,有人認為是技術進步帶來的市場萎縮所致,有人認為是公司對原來被罰稅採取的事後報復,有人認為是企業懼於特朗普的威脅——在國外生產而回銷美國的產品要被征百分之三十五的關稅。不管哪種原因更真實,事實上,企業綜合稅負越來越重是中國的基本事實。稅收機關為完成任務也盯准了“人傻錢多”的外企,因為地方政府直接從樓市交易拿到的稅費收入遠不如二〇一四年以前,到今年已進入第三個“困難年頭”。

黑市美元現鈔迎來大漲時期

應對全面經濟困局,北京權力中樞強化了“大外宣”工作,其如經由中俄資訊合作系統喂料的俄羅斯國有媒體,後者刊文駁斥“關於中國資本外逃的無稽之談”。不過,在俄聯邦通訊社一通“駁斥”一周之後,路透社發自上海的電文說中國央行“突擊檢查比特幣交易所”,旨在防堵資金外流。還有,俄羅斯國有媒體不經意間戳破了“反腐沒有權斗因素”的北京說法,它說:“中共當局逮捕並判處貪官死刑的諸多事實是內部政治鬥爭的結果,而不是金融犯罪的結果。”這段話直譯到新華社《參考消息》一月九日的第十四版上。俄羅斯的國有媒體是否捲入了關乎習近平政權穩定的有關事項,無須費力猜測,其傾向在報道語氣上就能看得出來。重要的是,被指早向特朗普“投降”的美聯儲宣布今年將收縮資產負債表,這意味著它會賣出大量美國國債券及機構債券。

被稱為“縮表”的行為有利於特朗普政權發行新債,它將導致現鈔與存款形式的美元加速迴流美國(估計年內將達到兩萬億),外國所持兩類美債也將大幅跌價以致外匯儲備縮水。中國的央行面臨降低準備率的壓力將是前所未有的,因為外匯儲備減少是自身被動“縮表”行為,人民幣外匯占款大幅減少必致通貨緊縮。對抗通縮而降準則讓房地產行業有了提價機會,至少不會大幅降價。也可以預見:到今年五一節,上海、深圳兩地的黑市美元現鈔將會達到一美元換人民幣十塊〇五毛的水平;七月份以後,將接近十二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動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