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看看前蘇聯領導人論共產主義

共產主義證明是人民的一場悲劇。(網路圖片)

1991年9月中旬,葉利欽發表聲明:“我認為,共產主義在蘇聯國土上實驗了70多年,證明是人民的一場悲劇,很遺憾的是在我們的國家發生。共產主義是一個美麗的烏托邦。現在雖然還有些國家支持,但我想這些國家也會慢慢發現這個事實。

蘇聯一夜之間崩塌,並非因為經濟停滯,也非因為外部壓力,而是因為喪失道德上的合法性。

正如戈爾巴喬夫的總理雷日科夫所說,我們監守自盜,行賄受賄,無論在報紙、新聞還是講台上,都謊話連篇,我們一面沉溺於自己的謊言,一面為彼此佩戴獎章。所有人都這麼干──從上到下,從下到上。”

梅德韋傑夫在接受《消息報》的採訪時說,過去蘇聯那種不顧人民死活的現代化、“給國家爭面子的現代化”、“領導人對軍事威力的崇拜的現代化”以及為了“炫耀帝國光榮的現代化”,所有要讓民眾成為所謂的“國家成功”的受害者的發展模式,都被實踐證明是背離了人類文明的。

如果讀過蘇聯解體後的研究資料,就會知道這些起碼的常識:葉利欽時代的貧富差距等問題,早在蘇聯沒有解體時就已經長年累積,只是沒有人把他捅破而已,一旦捅破,無論這個人是葉利欽,還是別的什麼人,相關問題都會充分暴露出來,從而使其成為被責罵的罪魁禍首。

美國馬薩諸塞大學經濟學教授大衛・科茲將對蘇聯解體問題的研究,寫成了一本書──《自上而下的革命──蘇聯的解體》。大衛・科茲認為,蘇共黨內的權貴確信,必須使蘇聯解體,才能獲得巨大的財富,或者,將斂取的財富合法化,來自上層的力量最終導致了蘇聯的解體。蘇聯解體後,原來的黨內高官變成了富豪,繼續掌握權力,實現了自己的目的。對於這種狀況,豈是某個人的力量所能改變?

隨便翻閱一下資料,就能知道,葉利欽時代的貧富差距,是蘇聯專制時代所致。葉利欽在《我的自述》中感慨道:“當人們了解到這令人憤怒的社會不公,並看到黨的領袖不採取任何措施以制止黨的高層人物對財富的這種不知羞恥的掠奪,就會失去……最後一點信任。”葉利欽廢除了這種特權,甚至當戈爾巴喬夫想保留僅有的一點特權時,也被葉利欽毫不猶豫地拒絕。這是一種勇氣和高度。

俄羅斯共產黨總書記久加諾夫對蘇聯的解體作了如下總結:

“蘇共垮台的真正原因是它的三個壟斷制度,即黨員以為自己想的說的都是對的──壟斷真理的意識形態制度;以為自己的權力是神聖至上的──壟斷權力的真正法律制度;以為自己有不能說卻可以儘管做的特權福祉──壟斷利益的封建特權制度。”

因此,蘇聯解體既不是葉利欽也不是戈爾巴喬夫所致,而是許許多多的人共同推動的結果。葉利欽或戈爾巴喬夫,只是一個時代的符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