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長平:能聽達賴喇嘛演講 可能是中國留學生能上到的最好的一堂課

——多元包容 不準達賴喇嘛演講?

也許他們認為中共建政後中國國情就變得特殊了,「領土完整神聖不可侵犯」,不要說風景壯麗的西藏,就是荒蕪的釣魚島也寸土必爭。可是中共將中俄邊界大片爭議土地拱手讓人,他們為什麼一點都不憤怒?他們對這些黑紙白字的棄土條約無動於衷,卻一再辛苦猜測查探期主張「中間道路」、「藏區自治」的達賴喇嘛的「真實動機」。顯然,這不是認真對待自己主張的青年的作為。

漫長的隊列,安靜地移動。場面壯觀,景象祥和。那是2003年9月的一個星期天,我和一些中國學生趕到紐約中央公園時見到的情景。據報道,共有6.5萬人出席了當日的活動:聆聽達賴喇嘛演講。我的周圍多是華人面孔。活動結束後,我整個下午都和中國學生在一起聊天討論。很多人為能有機會當面聽達賴喇嘛演講感到高興,也有人認為演講內容淺顯,覺得失望,但是沒有人憤怒,更沒有人抗議。

中國經濟的發展沒有帶來更多的思想開放,而是更加全面而精緻的洗腦教育。我相信越來越多的中國留學生對達賴喇嘛感到憤怒。最新發生的一個事件,是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UCSD)計劃邀達賴喇嘛出席畢業典禮,該校中國學生團體隨即號召抵制校方的決定。抵制無效的情況下,他們要求校方承諾其演講不涉及政治問題。

不過我認為相信,希望有機會安靜地聆聽達賴喇嘛演講的中國留學生,仍然大有人在。甚至這些表達抗議的學生,也沒有真誠地憤怒。他們憤怒的理由,竟然來自中共的宣傳用語,稱達賴喇嘛“長期從事分裂祖國的活動”,對他的邀請“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如果一個人對自己做的事情尤其是公開高調錶達稍微認真對待,至少會除了讀中共宣傳材料之外,再去了解一下西藏的真實歷史,藏人的真實處境,以及達賴喇嘛的真實訴求。

作為留學生,他們當然知道尋求蘇格蘭獨立的英國人,以及鼓噪加州獨立的美國人,都不是犯罪分子。中國的歷史也是分分合合,興衰沉浮。他們支持的中共,更是依靠外國勢力,在中華民國境內建立蘇維埃共和國,先後尋求或者支持過湖南獨立、西藏獨立、蒙古獨立及大西北獨立,最終成功顛覆中央政府奪得政權。也許他們認為中共建政後中國國情就變得特殊了,“領土完整神聖不可侵犯”,不要說風景壯麗的西藏,就是荒蕪的釣魚島也寸土必爭。可是中共將中俄邊界大片爭議土地拱手讓人,他們為什麼一點都不憤怒?他們對這些黑紙白字的棄土條約無動於衷,卻一再辛苦猜測查探期主張“中間道路”、“藏區自治”的達賴喇嘛的“真實動機”。顯然,這不是認真對待自己主張的青年的作為。

文化相對主義是專制政治的擋箭牌?

這一次抗議事件中,出現了一個新的理由,引起人們的關注。抗議者稱,阻止達賴喇嘛演講是為了維護美國文化的多元和包容。聽起來怎麼那麼彆扭?原來他們說的是,既然多元和包容,就應該尊重中國人民不能容忍達賴喇嘛演講的感情。

其實這種說辭並不新鮮。作為冷戰時代的倖存者,中共放棄了“打倒帝國主義”、“解放全人類”的宏圖大志,甚至對內也難以解釋為什麼要延續專制,於是轉而擁抱文化相對主義,同時誇大中國文化的獨特性,要求世界諒解、國人認同甚至支持其鉗制言論、打壓人權、殖民少數民族的政策。以前認同普世價值,先說社會主義是資本主義的高級階段,已經領先;隨後承認西方先進,但中國還需要時間追趕,先發展經濟,倉廩實而知禮節;等經濟發展起來,又宣傳說中國文化特殊,堅決反對普世價值,永遠不搞“西方那一套”,嚴厲打擊異議分子。

借用文化相對主義立場的“政治正確”指責西方干預十分有效。“尊重我們的文化”,在西方主流社會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口號。去年10月,在捷克伊赫拉瓦國際紀錄片電影節上,一位來自中國的觀眾,用流利的英語質疑一位紀錄片導演歧視中國人,是一個種族主義者。反對種族主義是西方價值觀,中國教育不僅長期宣傳少數民族愚昧落後,而且從來不避諱“龍的傳人”等種族主義說教。但是,種族主義在西方是一個嚴重的指控,那個導演不得不嚴肅對待,認真解釋。可以想見,類似的指控會嚇退一些中國批評者。

等待總領館方面統一指示?

在多元和包容的社會,一個人不要說主張“中間道路”,即便真的追求地方分治也不會被迫流亡;他完全可以在國內演說煽動,領導支持者到首都的廣場上聚會抗議——那樣的話,他的確可能沒那麼多時間去國外訪問和演講,也不必勞煩留學生出來捍衛“多元和包容”的原則了。顯然,這些留學生也沒有認真對待自己的這一主張,否則他應該支持達賴喇嘛到中國演講。

中國社交媒體廣為傳播的一篇該校留學生文章說,自己交了上百萬學費,畢業典禮竟然聽達賴喇嘛演講。看起來,這些學費的確是白交了。既然上了美國大學還這麼沒有邏輯,還不如留在國內上個三流大學好好愛國呢。不過,在國內上學可就沒機會針對政治敏感問題進行抗議,更不用說和校方談判了。從這個意義上說,聽達賴喇嘛演講可能是這些留學生能上到的最好的一堂課。

我們很難相信這些留學生思維能力和人文基礎如此低下。彷彿為了消除誤解,自稱非政府組織的UCSD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CSSA)在聲明中直言不諱:“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已於事件發生後第一時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取得聯繫,並等待總領館方面統一指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