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有個驚天秘密 薄熙來夫婦和黃奇帆深涉其中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重慶有個驚天秘密 薄熙來夫婦和黃奇帆深涉其中

重慶訪民鄧光英至今被關在精神病院。去年鄧光英在採訪中披露,她曾親歷被活摘器官,因家裡有人在政府部門當官說情,而從手術台上逃生。鄧光英披露重慶有一個活摘器官的黑幫團伙,官方人員親口承認〝關於活摘器官和販賣的事是薄熙來和她的老婆薄谷開來搞的,包括重慶市委黃奇帆、人大常委胡健康〞。她還記得警方說過“誰的器官好就必須捐,這是上面說的”。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經過調查認為,至今活摘器官仍在中國繼續,且數字還在上升。

2016年初,鄧光英接受海外媒體新唐人的採訪時,披露了她所知道的中共活摘罪行,以及親歷的活摘手術。(網路圖片)

據海外媒體報導,2016年10月21日晚,親眼目睹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的重慶訪民鄧光英,在北京市丰台區呂村被朱家墳派出所警察抓捕,後被關押在重慶駐京辦,重慶駐京辦把鄧光英遣返重慶後,直接將她關到合川區三廟精神病醫院三樓,至今未釋放。

2016年初,鄧光英接受海外媒體新唐人的採訪時,披露了她所知道的中共活摘罪行,以及親歷的活摘手術。

鄧光英身邊就有活摘器官團伙

鄧光英說:〝在重慶有一個活摘器官的黑幫團伙,我知道有許多人被祕密綁架,我認識的都有好幾人被活摘器官而死亡。〞從2006年至2011年這幾年間,重慶失蹤人口特別多,鄧光英認為,這期間失蹤人口基本上都是被活摘器官。被活摘器官的人,大都是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和被失蹤的普通百姓。

鄧光英披露,活摘器官這個神祕團伙就在她的身邊,她的一個親屬就是干這個行當的。

鄧光英說:〝我的家族有一個族長鄧章信(音),他就是活摘器官這個團伙的人,他和我同一個村,重慶市合川區土場鎮靖林村人,我姑媽介紹他結婚,成家後就一直在北碚區。他後來跟政府聯手搞非法拆遷,用羅卜、紅薯就可以雕刻一個公章,幫政府幹了許多非法的壞事,賺了不少錢,政府叫他幹啥就幹啥,後來就幹上了活摘器官這個罪惡行當。所以,我知道許多他們的黑幕。〞

鄧光英披露:〝鄧章信就在活摘器官這個殺人的項目上掙了一千多萬,他主要跟重慶市北碚區公安局的人聯繫。北碚區公安局的上面是北碚區區委書記雷政富在負責,包括薄熙來的親戚合川區委書記王作安等也參與在內,再往上就是重慶市委的薄熙來、黃奇帆等官員,他們合夥開了這個‘販賣人體器官’公司。還有王立軍、谷開來都有參與,人體器官除了供應給各大醫院外,還賣給英國商人艾伍德(音)。

重慶官員口頭承認活摘器官的存在

鄧光英還披露,鄧章信與北碚區公安局陽桀(音)的關係非常好,陽桀也是干這個行當的,是雷政富的表侄,當時自己被非法綁架的時候就有陽桀參與並出手打傷自己的。

2012年,雷政富的不雅視頻被曝光後,得到原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原重慶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的袒護,此案被封存起來。之後,雷政富等一些涉事官員、國企高管繼續升遷。由於薄熙來為雷政富擺平淫亂視頻事件,雷政富因此對薄熙來更是俯首貼耳。

為了揭露重慶活摘器官這個團伙,鄧光英多次去重慶市政府上訪,其中有一次,在2012年,信訪辦周洪亮就直截了當的對她說:〝關於活摘器官和販賣的事是薄熙來和她的老婆薄谷開來搞的,包括重慶市委黃奇帆、人大常委胡健康,這幫人我把他們板得彎嗎!

鄧光英認為這話很重要,就要求信訪辦寫在信訪反饋文書里,被周洪亮拒絕。鄧光英在敘述中說:〝結果我和周洪亮打鬥起來。最後我被扭送到一間辦公室,室內全是一幫黑社會的人,他們將我一頓毒打後扔出了信訪辦。〞

重慶隱藏著活摘器官的巨大黑幕

鄧光英:〝他們是如何尋找器官活供體的呢?比如找岔子關進監獄、製造交通事故等等,他們也通過招工檢查身體的方式,來獲得器官活供體的資料,來的大都是年輕人,他們被建立檔案。醫院一旦發現與器官需求者配對的,這個販賣器官的邪惡機構就會採取各種方式把這個活體搞下來,強行活摘器官。〞

鄧光英還列舉了她知道的部分真實案例:

一、2013年3月1日,中共兩會召開前夕,重慶駐京辦警察在北京抓訪民,鄧光英和許多重慶訪民被關在駐京辦時,當中好幾個都是因為活摘器官來京告狀。她親自看到有一個北碚區蔡家鄉的婦女在傷心的哭,邊哭邊用頭撞地,嘴裡還念道:〝兒子死得好慘啊!被招工的騙去檢查身體,然後平白無故就消失了。〞

二、還有一個曾經與鄧光英一起關在黑監獄的訪民徐春元(音),她的丈夫被警察叫出去就沒有回來,最後在山上發現丈夫屍體,也被認為挖了器官。找警察討說法,警察賠錢封口。

三、她在做水果生意期間,有人問她是否看到一位靠撿鐵為生的婦人,後來鄧光英瞭解到這位婦人已經被他們販賣器官這幫人抓去,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至今連屍體在哪裡都找不到。

四、她還告訴記者一個案例,大約在2010年,北碚區有一個22歲年輕小夥子被這幫人盯上,先是一個人假扮公司老闆,說是可以幫他找一個很好的工作,介紹去檢查身體,然後就被這幫人選定。

有一天,這個小夥子正在馬路邊行走,突然一輛小車開過來將他撞傷,隨後弄去醫院,然後通知小夥子的家人說他已經成了植物人,強迫小夥子的父母簽字捐兒子器官。後來父母才瞭解到這是一個黑幕,是這個販賣人體器官集團為了得到其兒子器官有意製造的車禍。

五、她還聽到合川一位老人說,大隊書記說是幫他兒子做媒,他兒子被大隊書記帶去相親,結果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六、她當時還看過一位重慶老大娘的告狀書。書中說,在重慶西山坪勞教所有一個男青年,才28歲,因打牌入獄,在2011年滿刑的頭一天突然死亡。家人到火葬場看屍體,發現胸膛被剖開的,雙手多有被綁架過的痕迹,就懷疑被活摘器官。後來,找到重慶公安局局長王立軍討說法,當時王立軍答應賠賞死者家屬15萬元,以此封口了斷,但死者父母不要錢,只要為兒子伸冤,老大娘直到今天都還在上訪告狀。

鄧光英在接受新唐人記者採訪中多次泣不成聲,並表示以上說的案例絕對沒有說假話。

2015年3月初,鄧光英接到一個電話,告訴她在合川附近的銅梁縣,有一個男村民38歲,有一天他的表姐叫他去檢查身體,這一去就被活摘了。這位男士的表姐當時也不知道背後有這麼大的黑幕,等把屍體弄回來時,家人一看簡直慘不忍睹,不但被他們掏空了心肝肺,還把人皮都剮了。打電話的人叫鄧光英趕快來看。

鄧光英沒想到自己的電話被監聽了。當天,警方就來了大隊人馬到她家裡打砸物品,並扭傷她的雙手,至今都沒有恢復。事後,政府竟然派了3百多人包圍了她的家。致使她沒有去見證這一例活摘器官的事實。

活摘器官手術台上逃生

鄧光英說,這個黑幫團伙專門尋找弱勢群體下手,她當時還不到40歲,在做水果生意期間,常常聽到有人被失蹤的消息,有一次知道一個撿廢鐵的婦女被活摘器官後,信格剛烈的鄧光英就常常罵北碚區的公安沒人性,不知什麼時候販賣人體器官這幫人竟然盯上了她,鄧光英一點也不知道她已經成為了這幫人的獵物。

她說,那是2011年5月,她正在做水果生意期間,卻被一個神祕的團伙盯上,並強迫要求其捐獻人體器官。自己正是受害者之一。

她還記得警方說過這樣的話:〝誰的器官好就必須捐,這是上面說的,我們也沒辦法!〞

鄧光英:〝我被活摘器官這天,這群人將我的手腳都捆綁起來,拉到重慶軍方324醫院的一間手術室,想動而又動不了。〞

〝一個醫生問我:‘你是自願捐獻器官嗎?’自己知道捐器官就意味著死亡,就算是自願捐獻器官,也是有個前提的,就是剛剛死亡的人或死刑犯這樣的人,都是在死亡後進行,哪有向一個大活人要器官之理?我急忙回答說:‘不是自願,我是被他們強行拉來的,我絕對不捐器官,我不想死,我要回家。’〞

醫生對這強烈的拒絕並沒有理會,仍然把她推上了手術台。

鄧光英:〝他們第一步準備挖眼角膜,我被嚴嚴實實地捆綁在手術台上,醫生護士都做好了準備工作,醫生已經舉起了手術刀。〞

她當時非常明白,這一刀下去眼睛就沒了,還不知道下一步又將是身體中的哪一個器官,在還沒有死的情況下,從不致命的地方開始,一步一步的割下去,總之會死得很慘很慘!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突然一個刑警隊長急忙進到手術室說:〝鄧光英家裡有人在政府部門當官,手術不能做,醫生這才將舉起的手術刀放了下來。〞

原來是她的弟弟找到在重慶做官的叔爺相救,這個叔爺當時是重慶市檢察院的第一把手。因此她才可以從手術刀下撿回一條命。

因活摘器官黑幕太深鄧光英上訪多年未果

自己的親戚雖然是重慶市檢察院的第一把手,救了自己一命,但沒有辦法為其申冤,鄧光英只能上訪。鄧光英在上訪的舉報信中寫道:雷政富和重慶江北區石馬河女子勞教所龔科長設立了一個活摘老百姓器官拍賣的黑惡組織,利用私權給控告人扣上罪名,進行殘酷暴打、撬牙挖眼,致使控告人傷殘,並用非人的酷刑折磨,讓控告人寫出自願捐贈眼角膜及身體上各個器官等。

鄧光英在重慶市相關政府部門多次訴冤和揭露這個黑幕,但一直沒有結果。她瞭解到這個〝活摘器官〞的黑窩集團,背後是薄熙來、王立軍等多名地方高官在直接操作和控制,因此,告狀無門是肯定的了。

重慶政府有知情人曾經對此透露,這個巨大黑幕的總後台是中共政法委系統的高層官員,直接涉及到周永康掌管的中共中央政法委。

後來在絕望中她又看到一線希望,幾年後控制這個黑幕的王立軍、薄熙來、谷開來和雷政富等官員相繼落馬,包括政法委系統的最高官員周永康也被拿下了。鄧光英再次去重慶市政府的相關部門上訪告狀。

重慶市信訪辦官員周洪亮對鄧光英的上訪多次採用了暴力手段,2012年,信訪辦官員在給鄧光英一份反饋文書的時候,周洪亮說:〝這個活摘器官的巨大的黑幕其實就是王立軍、薄熙來、谷開來還有黃奇帆等等官員搞的,但是凡是涉及到薄熙來這幫官員的黑幕,遺留下來的問題和刑事案件,目前我們都暫時沒辦法解決,我們一律不管!〞

鄧光英也想不明白,重慶〝活摘器官〞的這幫黑窩集團的頭目,差不多都被抓了,為何還是無法申冤?為何黑窩集團仍然在活動?原來周永康、薄熙來背後還有更高的總後台江澤民、曾慶紅等。

她說:〝活摘器官這麼大的事件,竟然在重慶光天化日下進行,背後如果沒有中央的某些高官撐腰,地方政府是誰也不敢這樣做的。〞

據此前外媒多次報導,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運動,隨後又對這個群體下達了慘無人道的〝活摘器官〞的指令,而執行這個邪惡指令的機構已經深入到中共體制內。

喬高:中共仍在繼續活摘器官數字不降反升

2月3日晚,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Ackerman Ballroom劇院上映調查記錄片《活摘》(Human Harvest,又名《大衛戰紅魔》)。影片主角、兩個大衛之一的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現身播放現場。

談起製作這部電影的緣起,喬高說自己在關注活摘器官之前對中共的暴力歷史並不清楚。〝從1949年到今天,最恐怖的就是搶劫、走私法輪功學員、維族人、藏族人和基督徒的器官。我們試圖制止這一罪行,哪怕我們無法制止中國政府,至少我們可以禁止美國人或者加拿大人到中國去做器官旅行。〞

喬高相信活摘器官仍在中國繼續。他表示:〝很多人會說這在2015年已停止,但我們的最新數據顯示,(器官移植)數字不降反升,目前在中國已經達到工業化規模。(原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說中國在2015年1月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但是網站上的數據(一旦我們收集了這些數據他們立刻關閉網站)卻顯示2015年以來仍在繼續,這只不過是中共各種謊言之一。

他說:〝最新的信息顯示,每年中國有6萬到10萬人因器官被殺。(中共)政府說是1萬,但是從網站和中國各地的醫院收集到的廣泛數據顯示數字巨大。哪怕用5萬人除以一年365天,每天在中國就有250人因器官被殺害,這是毫無人性的,必須馬上停止。否則,中國應該在貿易和其它領域面臨嚴重後果。一個政府為攫取人體器官而屠殺無辜的良心犯,怎麼可以大搖大擺地行走在國際社會,並指望別人把它當回事?〞

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