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三大落馬上將的"秘密": 與郭伯雄徐才厚均有交集

24日閉幕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六次會議,披露了一個重磅消息:國防大學原校長王喜斌涉職務犯罪,提出辭去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職務。

2016年12月28日,國防大學選舉委員會決定接受其辭職。

王喜斌資料圖

上述消息表明,除了兩位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外,十八大後已有三位上將落馬:王喜斌和武警部隊原司令員王建平、空軍原政委(視頻)田修思。

其中,王建平是現役上將,王喜斌和田修思則分別在退役三年、一年後落馬。記者發現,王喜斌、田修思、王建平這三名落馬上將,在服役階段有著顯著的共同點,而在落馬時的官方通報中,則隱藏著不同的“秘密”。

落馬前的低調

記者注意到,2012年11月,時年64歲、時任國防大學校長、曾是十七屆中央委員的王喜斌,未當選十八屆中央委員。次年6月,他到齡退役,不再擔任國防大學校長。

退役後,王喜斌到全國人大任職,曾任全國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委員、全國人大常委會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委員。

退役後的王喜斌極為低調,公開報道可查詢到的三次公開亮相,一次是隨全國人大執法檢查組在成都開展《食品安全法》執法檢查;一次是在全國兩會上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時的發言;還有一次是2015年10月的首屆共和國上將書畫作品展,王喜斌是50位參展共和國上將之一。

田修思、王建平落馬前同樣表現得很低調。

擔任高級將領時,田修思被曝作風粗暴,“脾氣大,嗓門高,一不順心就張口開罵”,未經證實的消息顯示,曾經有位軍官“因為他一句話被勞教兩年”。

不過,退役後,他變得“深居淺出”,據報道很少會客,有老朋友從外地來看他,也多被他拒絕。

田修思資料圖

《環球人物》雜誌報稱,2014年底,王建平由武警部隊司令員調任解放軍副總參謀長時,雖然級別沒變,可他的老家撫順已有傳聞,“拿掉王建平的實權是為了揭武警部隊貪腐的蓋子”。

還有軍方人士對媒體表示,王建平是早晚要出事的,軍隊里流傳已久。傳聞聲浪中,王建平的父親在北京去世,參加葬禮的人並不多。

跟郭、徐的交集

記者注意到,王喜斌、田修思、王建平這三人,跟郭伯雄、徐才厚這兩個軍隊“大老虎”,均有交集。

王喜斌卸任國防大學校長前兩月左右,其所著的《從這裡走向戰場》出版,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徐才厚為該書作序。在序言中,徐才厚引用古文“一年一樹者,谷也;十年一樹者,木也;百年一樹者,人也。一樹一獲者,谷也;一樹十獲者,木也;一樹百穫者,人也”,稱“軍事人才,尤其是高級軍事人才的培養,更需要時間和實踐,需要過程和周期。”這次作序一年多後,徐才厚被調查。

郭伯雄曾擔任蘭州軍區司令員,在任期間提拔了不少幹部。而田修思則在蘭州軍區工作近40年。上文提到,1985年田修思曾赴越南作戰,當時的帶隊領導之一就是時任蘭州軍區副參謀長的郭伯雄。

郭伯雄出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後,田修思快速升遷,2002年到2009年短短7年間,就完成了從正軍職向大軍區正職的跨越。

王建平早年在瀋陽軍區下轄的第40集團軍服役,徐才厚也曾長期在瀋陽軍區任職。徐才厚被開除黨籍、軍籍並被取消上將軍銜半年後,王建平由武警部隊司令員崗位,調任解放軍副總參謀長。

王建平還與周永康有牽連。2009至2012年間,身為武警部隊司令員的王建平,直接向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報告工作。

起自“普通一兵”

記者注意到,三人都是少時參軍,起自“普通一兵”。

王喜斌生於1948年2月,現年69歲。1966年18歲時,他從老家黑龍江寧安參軍入伍,從一名陸軍戰士起步,歷經班長、排長、連長、參謀、營長等多崗位,一步步走上重要領導崗位,曾任“萬歲軍”第38集團軍司令部參謀長、第27集團軍軍長、北京軍區參謀長等職。

田修思1968年應徵入伍、成為新疆軍區直屬炮兵54團的戰士時,還在讀中學。他同樣歷經戰士、副班長、班長、排長等崗位,1971年成為炮兵第13師56團政治處宣傳幹事,從此走上了政工道路。

王建平參軍入伍時才16歲,他也是從連長、營長、團長、旅長的成長路線,於1992年39歲時任第四十集團軍120師師長。

都有“特殊經歷”

記者注意到,躋身副大軍區級別將領之前,三人都曾擔負重要任務。

1999年國慶50周年大閱兵時,時任第27集團軍軍長的王喜斌,曾任車輛方隊指揮。《中華兒女》的報道稱,這個任務對王喜斌來說是一次大考。

此後,在第27集團軍任職滿五年時,王喜斌於2005年出任副大軍區級職務——北京軍區參謀長,兩年後晉陞中將軍銜。

田修思則有作戰經歷,1985年任蘭州軍區第八偵察大隊副政委時,曾南下作戰,據報道,從臨戰準備到收復老山地區近百個山頭據點,田修思率領的偵察大隊打得非常慘烈。田修思曾要求偵察兵人人寫下“血書”和遺書。一年多戰鬥中,部隊先後進行了200多次偵察,擊斃、擊傷敵軍200多人。

上世紀90年代中後期,王建平離開第四十集團軍,到武警部隊序列任職,並於1996年調任武警西藏總隊總隊長。據報道,有知情人士透露,西藏工作任務艱巨、條件艱苦,因此調王建平到西藏任職是鍛煉他。

入藏次年,王建平晉陞為武警少將軍銜。

最大不同點

除了上述五大共同點,田修思、王建平被帶走調查時,其妻子、秘書也都被拿下。

記者注意到,王喜斌、田修思、王建平這三人,還有一個最大不同點,官方宣布其落馬時採用的表述不同。

去年7月9日,中國軍網發布消息稱:近日,空軍原政委田修思因涉嫌嚴重違紀被立案審查。這是軍委紀委根據有關規定,以事實為依據、以紀律為準繩,對涉嫌嚴重違紀黨員幹部採取的黨內紀律審查措施。

去年底,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楊宇軍在例行記者會上證實,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武警部隊原司令員王建平因涉嫌受賄犯罪,軍事檢察機關已對其立案偵查。

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關於個別代表的代表資格的報告顯示,王喜斌因涉嫌職務犯罪,本人提出辭去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職務。2016年12月28日,國防大學選舉委員會決定接受其辭職。

可見,王喜斌是涉嫌職務犯罪,王建平是涉嫌受賄犯罪,田修思則是涉嫌嚴重違紀。

不過,十八大以來查處的大量腐敗案件顯示,官方通報某位官員因涉嫌嚴重違紀被立案審查時,並不意味著該名官員只違紀、未違法。此前至少有數十名因涉嫌嚴重違紀被立案審查的官員,被移送司法機關,因為立案審查過程中查出了違法犯罪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