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殺我全家還性侵我!"悉尼華裔全家遭滅口

她,是悉尼“林家滅門慘案”中唯一的倖存者;她一夜之間,失去了5個至親家人;當時還未成年的她,不得不和凶手住在同一屋檐下;尚未走出痛苦中的她,甚至還遭受了惡魔凶手的性侵!她就是林家孤女“林珺”(BrendaLin)!

時隔7年她接受電視節目《Sunday Night》專訪時稱,“那個殺人凶手不僅殺了我全家,還性侵過我!”

2009年,在悉尼Epping區發生了一起慘絕人寰的“林家滅門慘案”,Brenda的父母、兩個弟弟以及姨媽全遭遇了不幸!只有外出過暑假的女兒BrendaLin倖存了下來…然而殺人凶手,竟然就是和自己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姑父謝連斌(Robert Xie)

林珺(Brenda Lin)Brenda稱,事發當時,自己正在參加學校組織的一個遊學活動,在一個熱帶小島過暑假…

直到一個朋友發給她一個Facebook新聞鏈接,她看到新聞里的圖片正是自己的家,她才知道自己的家人慘遭謀殺。

林家慘案現場帶血的門把手

受害者Irene Lin(Brenda的姨媽)的卧室

回憶起當時的情景,她在採訪當中潸然淚下,“那種感覺太不真實,我完完全全震驚了,根本不敢相信。”

她趕上當天第一個航班回家,姑母林姝和姑父謝連斌立即前來安慰她。“姑母一邊哭一邊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這時候我才意識到這一切都是真的。”但Brenda當時不知道的是,用鎚子砸死爸爸、媽媽、兩個弟弟還有姨媽的凶手,正是自己的姑父…

受害者Min Lin(45歲)和Lily Lin(43歲)(Brenda的父母)

Henry Lin(12歲)(Brenda的弟弟)

Terry Lin(9歲)(Brenda的弟弟)

Irene Lin(39歲)(Brenda的姨媽)

接受專訪時,Brenda吐露:“家人慘死之後,十幾歲的我感到非常不安,整天渾渾噩噩不知道該做什麼,他(姑父)很清楚我的感受。”

謝連斌(Robert Xie)和林姝(Kathy Lin)

接下來的兩年時間裡,當時尚未成年的Brenda被安排住進了姑父姑母的家裡,姑父姑母成了Brenda的臨時監護人…然而這對Brenda來說,卻是噩夢般的兩年生活!

Brenda說:“是的,他性侵了我……這對我來說是最難以啟齒的經歷,到現在我都不能自如地談論這件事。”

其實早在案發後不久,警方為了深入調查和取證,在謝連斌的家中安放了隱藏攝像頭!正是這個隱藏攝像頭,讓警方發現了謝連斌身上的嫌疑,同時還發現了她對Brenda做出的一些“令人不適的愛撫行為”!

警方在監控視頻中,不止一次發現謝連斌在Brenda學習時,將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由於沒有實質性的性侵,所以當時辦案的警察並沒有太在意…

直到2014年謝連斌首次庭審時,Brenda才透露,在案發前自己就曾多次遭到謝的猥褻!而在Brenda搬到謝家住之後,這種猥褻變得更加頻繁!Brenda表示,之所以自己一直沒說性侵的事,是因為她一直不敢相信姑父是凶手…有那麼一段時間,我確實想過,謝對我的性侵,會不會就是他謀殺的動機,但又一想,這應該不是他奪取五條人命的理由。”

時至今日,Brenda對於自己遭性侵的事不願多提,她說:我希望大家能尊重我,尊重我的隱私,也許到將來的某一天,我能做到淡定地談論這件事,但此時此刻,我還做不到,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該是怎樣的感受,不知道該如何表達這件事對我的傷害。”在鏡頭Brenda勇敢承認謝連斌曾性侵過自己,但這種“災難”,讓她至今難以釋懷…

謝連斌對Brenda的猥褻一直斷斷續續持續到2011年5月,而另一個“災難”接踵而至,謝連斌以凶殺罪被逮捕…Brenda發現,原來殺害自己至親的凶手,竟然是一直和自己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的姑父!

檢察官指出,謝之所以殘殺林家五口可能是出於“對林家的嫉妒”,同時又希望能把15歲的侄女Brenda接到自己家裡住,以滿足自己的獸慾。

警方搜查謝的車庫儲藏室

最令Brenda她失望的是,姑母林姝(KathyLin)竟一再否認丈夫是凶手的事實,就在今年1月份謝被審判到最終定罪期間,林姝甚至還發簡訊給Brenda說他是無辜的。

林姝(Kathy Lin)

“我(對姑母)感到非常失望,我作證的時候。。。說的都是實話。她好幾次發簡訊給我,說他是無辜的,還說是警察在陷害他。我希望有一天她能意識到,我說的都是真的,沒有他只會讓她過得更好。”

直至2017年1月12號,在新州高等法院上,嫌犯謝連斌5項謀殺罪被定罪!法官宣判謝連斌謀殺罪名成立!他被判處5次終身監禁,餘生都將在監獄中服刑…

然而就在他獲罪當天,妻子林姝在法庭門口對記者這樣說:“他是無辜的,我們相信他沒有罪,會繼續上訴幫他洗脫罪名。她還聲稱謝是一個“好爸爸”,永遠不會“對他如此深愛的親人”做出這種事。

謝獲刑當天,Brenda在法庭上發表了一段令人動容的講話:“我甚至不知道該怎樣表達至親慘遭謀殺對我人生的衝擊,根本沒有言語能夠描述這給我帶來的痛苦和煎熬。離家之前,我什麼也沒對爸爸說,只是尷尬地站在那裡,想著‘反正只去一個星期,很快就會見到他們的’。到了今天,我最後悔的就是沒有給(爸爸)一個擁抱,沒能告訴他我愛他,沒能感謝他如此疼愛我。我失去家人至今已有七年半的時間,這是沒有深愛我的媽媽的七年半,這是沒有深愛我的爸爸的七年半。”

案情回顧2009年,新州警方接到報案稱,在悉尼北區Epping區Boundary Road的一戶華裔人家林氏,全家遭到了滅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微悉尼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