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美國警惕在吉布地的新鄰居:中共軍事基地

Jason Straziuso/Associated Press

9·11恐怖襲擊事件發生後,美國在吉布地建立了萊蒙尼爾營。

2015年,中國工人在一條連接吉布地與衣索比亞亞斯亞貝的鐵路的施工現場。中國為這條鐵路以及吉布地其他至關重要的基礎設施項目提供了資金。

吉布地——這兩個國家分別把數十枚洲際導彈對準對方的城市。它們的護衛艦和戰鬥機偶爾會在南海爭議水域對峙。

中國和美國沒有共同的邊境線,多數時候處於遙相周旋的狀態,依靠衛星和網路偵聽去窺探對方戰爭機器的內部運轉情況。

但這兩個戰略對手即將在這片被陽光炙烤的東非沙漠上成為鄰居。中國正在這裡建設自己的首個海外軍事基地,距離五角大樓最大、最重要的海外基地之一萊蒙尼爾營(Camp Lemonnier)只有幾英里。

眼下正值中美關係因中國在南海造島變得日益緊張,美國戰略人士擔心,一個離萊蒙尼爾營如此近的軍港,可能會讓美國在阿拉伯半島和北非的反恐行動暴露在對方的眼皮子底下。

“就像一支敵對的足球隊正使用附近的訓練場,”研究中國軍事問題的專家、分析門戶網站“洞察中國”(China SignPost)創始人高攻博(Gabriel Collins)說。“他們可以細細觀察你們的表現。另一方面,窺探的機會是雙向的。”

萊蒙尼爾營建於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襲擊發生後,裡面駐紮著4000人。其中一些人會參與高度機密的任務,包括在中東和非洲之角的無人機定點清除行動,以及上月在葉門的一場導致一名海豹突擊隊隊員喪生的突襲行動。萊蒙尼爾營的運轉由美國海軍負責,毗鄰吉布地的國際機場,是美國在非洲的唯一永久性軍事設施。

除了擔心受到監視,美國官員還以中國向負債纍纍的吉布地政府提供數以十億美元計的貸款為由,對一直大力配合在全球範圍內抗擊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吉布地與華盛頓的盟友關係能否長久表示懷疑。

專家稱,同樣重要的是,該基地的建設堪稱一個里程碑,標誌著北京日益擴大的全球野心——以及對美國長期以來的軍事主導地位的潛在影響。

“這是一個重大的戰略動向,”羅德島海軍戰爭學院(Naval War College)戰略研究教授、對該設施的衛星圖像做了研究的彼得·達頓(Professor Dutton)說。

“這是為了保護通商以及中國在非洲之角的地區利益而進行的海軍力量擴張,”達頓說。“這是擴張性國家會做的事情。中國從200年前的英國身上汲取了經驗教訓。”

中國官員極力淡化該基地的重要性,說它未來主要是為反海盜行動提供支持——得益於這類行動,索馬利亞海盜對國際航運構成的威脅已經受到遏制。

“中國在吉布地建設的保障設施將主要用於為執行亞丁灣和索馬利亞海域護航、聯合國維和、人道主義救援等任務的中國海軍提供休整補給保障,”被問及相關問題的中共國防部在一份書面回復中表示。

國防部稱,除了往非洲派駐了2400名維和人員,中國已利用其艦隻在亞丁灣為來自多個國家的6000餘艘船隻護航。中國的軍隊還曾幫助被困在動蕩地區的本國公民撤離。軍隊在2011年從利比亞轉移了3.5萬人,在2015年從葉門轉移了600人。

當中國海軍在遠離本土的地方扮演這類新角色的時候,指揮官一直面臨著艦隻維護以及食品和燃料補給方面的難題。

曾在一艘在亞丁灣執行任務的驅逐艦上任政委的劉劍忠上校表示,由於該地區缺少專用港口,人員曾被迫長時間待在海上。

“六個月沒靠過岸,很多官兵在心理、身體上都出了問題,”他告訴國有媒體中國軍網。國防部稱,為此,新基地將配有一個健身房。

達頓教授說,這個基地於今年開始投入使用時,北京極有可能先將該設施用於商業目的,從而讓世人適應它的存在,然後逐漸增加駐紮在那裡的軍艦的數量和種類。

“海軍力量的前沿部署將是相對漸進式的。你不會看到另一個橫須賀,”他指的是美國第七艦隊在日本的基地。

國防部在書面回復中稱,中國並未偏離“防禦性”的軍事政策,這個基地也不是“軍備競賽或軍事擴展”的標誌。

近年來,中國一直積極採取行動,通過快速推進海軍現代化增強自身的力量投射能力。根據《簡氏防務周刊》(Jane’s Defense Weekly)的報道,中國的軍事開支急劇上升,到2020年,北京方面的國防預算預計將達2330億美元,是2010年的兩倍,比所有西歐國家的國防預算總和還要高。《簡氏防務周刊》稱,2016,美國的軍事開支為6220餘億美元。

最近,世界上的很多地方,從黃海的爭議水域到斯里蘭卡和聖地亞哥,都有包括核潛艇在內的中國海軍艦隻出沒。

中國正逐漸拋棄不干涉他國內政這一奉行數十年的原則,對於目睹這一過程的人來說,建立海外軍事設施的決定毫不意外。

這種轉向是中國從沉睡的、不問世事的窮國,蛻變為財力雄厚、在全球各地擁有經濟利益的重商主義者的產物。

中國進口的石油半數要經由曼德海峽運送,那是吉布地附近連接地中海和印度洋的咽喉要道。在非洲各地,中國國有公司正把數百億美元投向鐵路、工廠和礦場。

此外,千百萬生活和工作在海外的中國公民期待政府關注他們的利益——近年來最能說明這一點的例子是,北京不得不從飽受戰火蹂躪的利比亞和葉門解救中國公民。

“吉布地的這個設施,為我們提供了非常有趣的視角,讓我們一窺中國日益增長的能力和雄心,”海軍戰爭學院研究中國海上轉型問題的專家、《中國海軍造船大業》(Chinese Naval Shipbuilding)一書的編輯艾立信(Andrew S. Erickson)說。

“它不僅會在海軍後勤方面給他們注入巨大的活力,還會讓中國在國內和海外的形象得到改善。”

該基地是佔地90英畝的低層營地,毗鄰一個為中國所有的新商業港口而建,旨在容納數千名士兵,包含武器儲存設施、船隻和直升機維修設施,以及五個商業船隻泊位和一個軍艦泊位。

最近,戴著施工安全帽的中國工人在基地大門口趕走了一名試圖問問題的記者。中共國防部拒絕了參觀該基地的申請。

吉布地去年宣布把一塊地租給中國,租期10年,此舉令美國官員措手不及。就在兩年前,貝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的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Susan Rice)還曾飛抵這裡,阻止吉布地與俄羅斯達成類似的協議。

不久後,白宮宣布美國將續租基地20年——萊蒙尼爾營的年租金由此增加一倍,達到6300萬美元——還打算投入逾10億美元資金,對這一設施進行升級。

如果遵照五角大樓當前在萊蒙尼爾營推行的限制性規定行事,那麼美國士兵和中國士兵短期內是不大可能湊到一起喝啤酒的。美國官員以可能存在安全威脅為由,把大多數人員的活動範圍限制在佔地570畝、距離吉布地城中心10分鐘車程的長方形灌木叢林地內。這一規定讓那些常常得在萊蒙尼爾營待上一年、不能到外邊去的人有些不滿。

相比之下,人們常常能看到法國軍事人員在城裡閑逛,和當地人交際。為美國大使館工作的美國人也住在那裡,他們說基本沒覺得自己的安全受到了威脅。

基地的生活頗為單調,有時可以到健身中心健身,或者到軍營的賽百味(Subway)三明治店就餐。軍營的指揮官詹姆斯·布萊克(James Black)上校說,他面臨的主要挑戰之一,是為駐紮在這裡的人提供有益的消遣。其中包括免費Wi-Fi、一家電影院、德州撲克大賽,以及偶爾與義大利和德國軍人踢球。

“我們就像內陸的一艘航空母艦,”布萊克最近在夏天巡視熱浪滾滾的營地時說。“我的一部分工作是創造機會讓大家透口氣,滿足他們的精神健康需求。”

當地居民也渴望更多地與美國人打交道。一些人表示,萊蒙尼爾營的人可以通過建造學校、粉刷醫院或者只是參加語言交流,在幫助緩解吉布地的極度貧困方面扮演更為積極的角色。

其他一些人,比如一家供應烤魚和巨大的烤餅的葉門風味餐廳的老闆穆罕默德·阿里·巴沙(Mohamed Ali Basha)則表示,歡迎軍事人員來光顧。

“我不明白為什麼美國人如此擔憂這裡的安全問題,但如果他們來的話,我會樂於為他們關門營業,”26歲的巴沙說。“只要提前說一聲。”

兩個戰略對手將在一個面積如新澤西州那麼大的國家裡共享空間,對此吉布地官員在採訪中幾乎沒怎麼表現出擔憂。除了投入幾十億美元為關鍵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包括多座港口和機場,以及一條可以將急需的飲用水從鄰國衣索比亞運至這裡的新鐵路線和管道,中國人還會每年支付2000萬美元的租金,這起到了一定作用。

批評者指出,貸款激增——已經達到該國國內生產總值的60%——引發了這樣的擔憂,即如果吉布地無力償還貸款,中國將對該國擁有多大影響力。

“這麼慷慨的貸款本身就是一種控制,”知名政府批評人士穆罕默德·達烏德·謝希姆(Mohamed Daoud Chehem)說。“我們不知道中國真正的意圖是什麼。”

但是在這座城市坑坑窪窪、塵土飛揚的街道上,大多數人樂於看到中國加入包括日本、義大利和英國在內的六國駐軍俱樂部。這裡還有一支規模不小的法國軍隊,是在這個之前被稱為法屬索馬利亞的殖民地於1977年獲得獨立後留下來的。

環境社會企業綠色吉布地國際(Green Djibouti International)的負責人阿卜迪拉赫曼·M·艾哈邁德(Abdirahman M. Ahmed)表示,考慮到自己國家規模極小,缺乏自然資源,以及受到擴張主義情緒膨脹的衣索比亞、索馬利亞和厄利垂亞等鄰國的潛在威脅,許多人將外國軍隊看作一種穩定力量。

“我們不覺讓中國人待在這裡有什麼問題,”他說。“他們為我們帶來收入,也可以對想要吞併吉布地的國家起到威懾作用。”

有些人說,大量外國軍隊也可以充當抵禦聖戰暴力的力量,正是聖戰暴力令這個地區的其他國家陷入動蕩。吉布地有90萬人口,信奉遜尼派伊斯蘭的一個溫和教派,它也沒有倖免:2014年,在市內一家受外國人歡迎的餐廳內,兩枚自殺式炸彈炸死了一名土耳其公民,炸傷11人。後來索馬利亞的武裝團體青年黨(Shabab)聲稱對此負責,說這次攻擊是因為吉布地的大量西方軍隊存在。

對於美國軍事戰略家來說,中國基地的安全隱患尚不清楚,雖然實際上許多專家說它的軍事威脅是微不足道的。

“像這樣的港口對攻擊沒有什麼防禦能力,”美國國防大學中國軍事研究中心主任孫飛(Philip C. Saunders)說。“在戰爭中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傑安迪(Andrew Jacobs)是《紐約時報》記者。

傑安迪自吉布地、Jane Perlez自北京報道。Yufan Huang對本文有研究貢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