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舒暢從小看金銘的戲長大 因一組照片改變命運

舒暢

以前,提起舒暢,印象還停留在“童星”的階段。

其實,從2005年到2015年,舒暢一直沒有閑著,馬不停蹄的拍戲讓她有種身體被掏空的感覺,雖然這段時間也有像《宮鎖珠簾》《活色生香》中的一些角色被觀眾所熟悉,卻始終沒能超越她在《孝庄秘史》中扮演的董鄂妃以及《天龍八部》中飾演的天山童姥。這樣的生活,讓舒暢不太舒暢。

在休整了一年、走遍了半個地球後,舒暢用一部戲證明,自己回來了,而這部劇就是正在熱播的《大唐榮耀》。而接演這部劇的原因只有一個:虐心。

《孝庄秘史》舒暢

演《大唐榮耀》就是因為夠虐

接到《大唐榮耀》的劇本時,最打動舒暢的是“夠虐”。“越是虐,越能突顯我的演技和爆發力,因為是我回歸的重要作品,所以我希望能讓大家看到一個特別好的我,所以就一定要虐到極致。”劇中,好幾處很虐的橋段都是在舒暢的提議下改出來的。“比如交和離書的那場戲,本來不是慕容林致交給李倓(秦俊傑飾),我和導演商量能不能這麼演。導演覺得很好,這樣顯得慕容林致更高級、更獨立。還有慕容林致割自己後背的‘娼’字,本來沒準備拍,是我要求把它拍出來的,這樣才夠虐。”當秦俊傑被導演逼著“要再虐一點”的時候,舒暢卻被導演勸說悠著點,“他說我演戲不要命,讓稍微控制著點,他們害怕。”

劇中,有一場舒暢受刑的戲,被網友戲稱為“這明明是演了個假王妃”。“那場戲本身就很痛苦,不同機位又要拍好多遍,越演越痛苦,拍完了我還停不住哭泣,很累心。”雖然拍戲辛苦,但舒暢也有自己的快速齣戲絕招,“就是吃麻辣火鍋,還有小龍蝦,橫店的小龍蝦特別好吃。”

《金粉世家》舒暢

會演戲的小學霸

從小看金銘的戲長大,一組照片改變命運

小時候的舒暢長得很白凈,樣子也乖巧,5歲那年她被家裡開照相館的朋友相中,拍了組樣片掛在照相館的櫥窗里招攬生意。結果,就是這組照片被一個副導演看上了,從此舒暢走進了影視圈。

“小時候我並不知道那是拍戲,就覺得是做遊戲。我是很聽話的孩子,導演讓我跑就跑,讓我哭就哭。導演還說,這個孩子好靈啊,一教就會,以後可以往這方面發展,像金銘一樣。”從小看金銘戲長大的舒暢,聽到導演這麼說,演起戲來更賣力了。而演戲也讓舒暢在上學後成了學校里的紅人,“在學校我很受寵,朋友也很多,加上學習一直不錯,所以每次選三好生或者班幹部,大家都會選我。”

說自己“學習一直不錯”,舒暢絕對是過於謙虛了,她就是典型的“別人家的孩子”。小學時,舒暢連續五年被評為北京市三好學生,初中連續三年在年度考試中獲得年級第一,以及保持著年級數學第一的紀錄。“我本身就是比較靜的性格,也聽話,再一個就是家長管得嚴格,落下一點功課,都要趕快找老師補回來。就算是拍戲期間,都有老師盯著我寫作業。在我印象里,那個時候就是天天做題,當你各種各樣的題型都做過之後,考試肯定能考好。”

舒暢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異了,她剛剛成為小演員不久,媽媽就因生病過世了。於是,舒暢從小是在姨媽家長大的。“我姨媽工作特別忙,照顧我的重擔就落在我表姐身上。她大我13歲,像姐姐,又像朋友,也像媽媽。我們是一種很多層次的感情。”說完,舒暢停了一下,非常認真地補充道:“她也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那時,表姐也剛剛脫離學生身份,但對舒暢的培養和管教卻非常嚴格。“六年級時,功課落得有點多,馬上要面臨期末考試,表姐就拿了一本特別厚的練習冊,讓我兩天內必須寫完,寫不完就不能去拍戲。嚇得我覺也不敢睡、飯也沒怎麼吃,玩命地在那做題。我到現在都很怕她,她也是最有權批評我的人。”

《天龍八部》舒暢

不想被束縛的童星

拍《孝庄秘史》轉型,演戲十年“被掏空”

高二那年,舒暢提前考上了中央戲劇學院,“我特想去,但家裡人覺得我文化課成績不錯,可以考慮非藝術院校。”

舒暢成長在傳統家庭,比如這次聽說要接受新京報的採訪,特別重視,“他們現在每年都會訂新京報,依舊保持著每天看報的習慣。所以那時並不支持我做演員,而是希望我能給自己多幾條路選擇。”於是,第二年,舒暢考入了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選擇了英語專業。

雖然沒有選擇藝術類院校,但是演戲一直都是舒暢最喜歡的事情之一,當她還是一個小姑娘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享受塑造人物的過程。“一直以來,我演的都是小孩子,其實我特想擺脫在大眾心中童星的印象,於是就接演了《孝庄秘史》《天龍八部》《金粉世家》等一系列劇。”

從2005年到2015年,舒暢一直都沒有停歇,“一直在拍,不停地拍,突然有一天感覺自己要被掏空了,每一部都要投入特別多的精力、感情和腦細胞。大量的付出,卻沒有可以吸收的東西。”2015年,舒暢進入到一個瓶頸期和迷茫期,她覺得自己的生活狀態是有問題的。

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拍攝電視劇《心如鐵》,“這是一部抗戰懸疑片。拍攝時特別辛苦,拍爆炸戲跑炸點時還差點出意外。那個角色也很難演,經歷了小丫鬟、女土匪、山大王和女共產黨四個不同的階段,相當於演了四個角色。所以拍完之後,就特別想休息,於是決定讓自己放空一下,充個電。”

獨自遊學的文青

博物館呆一天,盯著一幅名畫能看倆小時

2015年,舒暢一個人背起行囊,去了很多國家,法國、美國、新加坡、韓國,她最喜歡的是巴黎,所以先去了法國。“巴黎有很多非常棒的博物館。奧賽博物館我去了很多次,一幅畫用不同的心情看就會有不同的故事,不同的角度和光線又會有不同的理解。”舒暢說自己最喜歡凡·高的作品,因為喜歡他的色彩運用和誇張的手法。“一幅畫我基本要看一兩個小時,眼睛看酸了為止。”羅浮宮和巴黎聖母院也是她會反覆去的地方。

舒暢在巴黎的生活就是每天八點起床,早飯後去博物館,一看看一天,中午就在博物館裡買個三明治、一杯咖啡。

直到有一天,在巴黎春天百貨公司的門口,一個身邊的女孩被人搶了包,“從此我出門再不敢背包了,就在兜里揣點零錢。”也因此,舒暢離開了巴黎,去了尼斯、戛納,然後又去了阿爾卑斯山看雪山,“那段旅程特舒服。”

從法國回來之後,舒暢又去了美國遊學。從小在傳統教育下長大的她,對美國的社會環境和教育體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美國的教育是很注重培養人的個人能力,他們很早就會放學,因為要去做義工,去福利院、敬老院或者超市,體驗幫助別人的感受。會鼓勵每個人做自己,而不是要求所有人都要達到某一個人的標準。我的心態也因此改變了很多,比如接受自己的不足,發揮自己的強項,做真實的自己。”

回國後,舒暢客串出演了《青雲志》,“而《大唐榮耀》算是我回國後的第一部正式作品。”

童星的最大愛好

“我和楊紫都愛吃”

舒暢和楊紫最早結緣於《孝庄秘史》,“我演大宛如,她演小宛如,《青雲志》我倆又碰面時她還問我‘舒暢姐姐,你還記得嗎?那個時候我跑到你身邊說姐姐我們拍張照片吧,然後你就摟著我拍了一張照片,那張照片我現在還留著呢!’”當時9歲的楊紫還沒有拍《家有兒女》,在已經15歲的舒暢眼中,楊紫就是劇組裡的一個小妹妹,倆人因為年齡上的差異也沒有太多的交集。

直到拍攝《青雲志》,緊接著又合作了一部《龍珠傳奇》,後者中不但有舒暢、楊紫,秦俊傑也是主演之一,幾個年輕人因此成了好朋友。問到私下一起最常做的事,舒暢脫口而出——吃。“我和楊紫都屬於易胖體質,嘴上說著減肥,但是一說去吃麻辣火鍋,立馬就走了。”提起剛剛宣布了戀情的兩位好友,“拍戲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倆很有CP感。而且他們志趣相投、都比較愛吃。”不久前,舒暢特意去了趟橫店,給他們每個人都帶了好吃的。“楊紫就給我發微信說,姐姐這餅乾太好吃了。其實那餅乾是我給秦俊傑的,我說你怎麼吃上了,她說其實秦俊傑的東西都得給我,他吃不著。她說‘我吃著你送的餅乾,看著你跟秦俊傑演的戲,邊吃邊哭,虐死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