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智能電視快速普及 互聯網電視盒子難逃夭折命運

行動電話的出現和普及,讓BP機在短短几年間從崛起到退市。而智能電視快速普及,也讓互聯網電視盒子處境變得同樣尷尬,北京商報3月2日便報道指出很多互聯網電視盒子基本上使用不到一年就被棄用。在業內專家看來,互聯網電視盒子的低質低價的特性,註定了用戶體驗難以得到長時間的保證,隨著智能電視保有量的不斷提升,互聯網電視盒子恐難逃夭折命運。

遭遇發展拐點

互聯網電視盒子從2010年開始興起,經過三年探索期之後,在包括樂視、小米等企業的推動下,於2013年迎來爆髮式增長。隨後由於政策監管加強,互聯網電視盒子市場也不斷降溫。

數據顯示,2013年互聯網電視盒子增長率高達236.7%,零售量高達1010萬台,隨後2014年增速下滑到28.7%,2015年出現負增長,為-6.7%。2016年雖有所復甦,但是整體發展勢頭依舊處於下滑趨勢。

2016年互聯網電視盒子零售量為1371.8萬台,其中上半年零售量是710.7萬台,下半年零售量是661.1萬台,品牌數量和新品數量也呈現明顯的下滑趨勢。據奧維雲網線上數據顯示,2016年,互聯網電視盒子線上在售品牌數量是127個,同比減少57個。按季度互聯網電視盒子線上零售市場品牌數量變化來看,從一季度到四季度,互聯網電視盒子品牌數量呈持續下降趨勢,2016年四季度,線上互聯網電視合作品牌數分別為118、97、82、78。

在售機型上,2016年,互聯網電視盒子線上在售機型數量是706個,同比減少210個。按季度OTT盒子線上零售市場在售機型數量變化來看,一季度在售機型數量下降最小,同比減少49個;三季度在售機型數量下降最大,同比減少174個。

奧維雲網黑電事業部高級研究經理鄭海艷認為,互聯網電視盒子的發展受國家政策影響較大。如天貓魔盒停服以及《專網及定向傳播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6號令)的實施,在規範市場的同時,也降低了用戶對互聯網電視盒子的熱情。

監管力度加大

互聯網電視盒子最初因為能夠實現電視直播和網路視頻播放的違規行為,得以迅速發展。一些企業甚至為了博取用戶眼球,更是宣傳能夠永久免費“電視直播、視頻點播”。有調查數據顯示,到2013年,互聯網電視盒子月出貨量超過100萬台,其中山寨盒子佔比高達八成。

這種盒子並不符合國家相關規定,早在2011年底,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辦公廳出台181號文,正式名稱為《持有互聯網電視牌照機構運營管理要求》,181號文將互聯網電視盒子納入互聯網電視一體機管理範圍,並強調互聯網電視終端產品只能惟一鏈接互聯網電視集成平台,終端產品不得有其他訪問互聯網的通道,不得與網路運營企業的相關管理系統、資料庫進行鏈接。用戶直接下載視頻App或者運用其他手段下載使用視頻App,直接獲取互聯網內容,就相當於繞開了監管。

2015年,國家進一步打擊互聯網電視盒子的違規行為,屏蔽風雲直播、喜馬拉雅、熊貓聽書等81個非法軟體,要求七大牌照商對照包括“電視機和盒子不能通過USB埠安裝應用”在內的四點要求自查自糾。天貓魔盒更是因此進行系統升級而“停服”。

2016年5月,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發布了《專網及定向傳播視聽節目服務管理規定》(6號令),於2016年6月1日起施行,6號令提出了“專網和定向傳播”的概念,此次政策收緊可以理解為是總局對2011年頒發的181號文的重申。

由於廣電政策的持續影響和互聯網電視盒子企業信心值的降低,OTT盒子在售品牌數量呈持續下降趨勢,市場集中度不斷提升。據奧維雲網線上數據顯示,2016年銷量排名前四的互聯網電視盒子品牌份額是72.8%;前十名的品牌份額是89.8%。

按照規定,機頂盒上播放的內容,全部需要提交牌照方進行一一審核,審核通過後,方可進入電視屏幕。可允許播放的內容實際上只有兩種,一是牌照方提供的內容,二是機頂盒廠家自己有版權的內容,但都不涉及電視直播。在七大牌照方中,目前杭州華數在互聯網電視盒子市場佔比較大。奧維雲網數據顯示,2016年,牌照商互聯網電視盒子零售量份額情況如下:杭州華數佔比67.5%;CNTV佔比23.6%;湖南廣電佔比4%;CIBN佔比3.4%;CNR佔比1.4%;百視通佔比0.2%;南方傳媒佔比0.1%。

市場空間萎縮

互聯網電視盒子崛起的另一因素,則在於價格。相比動輒數千元的智能電視,價格只有一兩百元的互聯網電視盒子成為很多家庭獲取互聯網電視內容的優先選擇。數據顯示,2016年互聯網電視盒子市場零售均價是223元/台;而100-199元價格段產品銷量佔比高達48.9%。

價格雖然親民,但在用戶體驗上卻難以保證。北京商報記者在京東上發現,相比電視而言,互聯網電視盒子的好評度要差上不少,好評度普遍在95%以下,而電視的好評度則在98%左右。

互聯網電視盒子好評不高,主要集中在產品質量差、卡頓、速度慢等。海美迪H7四代購買用戶“月×××詩”便表示,USB介面鬆動,使用中經常自己斷開;盒子BUG太多,用得心煩;盒子輸出畫面顏色偏重,很不自然;用戶“q×××7”也表示,買來沒用幾天就出現卡機,按遙控器沒反應,要麼開了之後就卡住不動,看個電視直播卡得要命。

夏新/Amoi L9網路機頂盒的用戶“j×××桿”也表示,機器反應太慢,選擇或是退出都要等老半天。“j×××f”指出,第一次用了五天就壞了,拿到廠家去修,拿回來就是個壞的。

產業觀察家洪仕斌表示,用戶體驗差自然會影響整個產業的發展,但更關鍵的在於智能電視的普及,智能電視與互聯網電視盒子的關係就好比手機和BP機,對於購買了智能電視的用戶來說,互聯網電視盒子幾乎毫無用處。

數據顯示,2016年彩電零售量規模為5089萬台,而智能電視的滲透率高達83%。按照這一比例,意味著去年超過4000萬戶家庭不再需要互聯網電視盒子。而這種趨勢將愈演愈烈。業內專家直言,按照電視7、8年壽命來看,當未來幾年傳統電視完成智能電視的更新之後,互聯網電視盒子將和BP機一樣慢慢淡出市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北京商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