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你們的憤怒就像水龍頭 隨時能開也隨時能關

你們又生氣了。

有人說你們太容易生氣了,其實我理解你們。你們不是太容易生氣。就像朝鮮在隔壁造原子彈,你們並沒有生氣;俄國人吹牛說咱們起飛個蒼蠅他們都能探測到,你們也沒有生氣。

你們只是知道該什麼時候生氣。

什麼時候有指示‌‌“不生氣不是中國人‌‌”的時候,你們就生氣了。

沒有指示的時候,你們還是很和藹的。

就像薩德這個事情,對中國當然是不利的。比如薩德系統能探測到中國導彈的發射,損害到了中國軍事威脅力。至少從咱們國人的角度看,中國政府因此怎麼和韓國、美國叫板都是合理的。這是一點沒有問題的。中國政府哪怕因此找韓國在華企業的麻煩,也是可以理解的。這都是常見的國際外交鬥爭。

我只是奇怪你們的氣是怎麼生出來的。

如果不是因為有指示,你們怎麼會想到把火撒到樂天頭上?當然,樂天牽涉到了給薩德系統部署換地,但是如果只是報道了這個事兒,而沒有加上‌‌“中國人不歡迎‌‌”的按語,你們會這麼生氣嗎?好多連薩德系統具體是什麼都不清楚的大媽,會去打標語么?

如果來個指示‌‌“朝鮮在我們隔壁造核彈,士兵跑到我們境內殺人,不生氣不是中國人!‌‌”,我敢打賭你們一定會馬上就生氣。

如果來個指示‌‌“俄國人伊爾庫斯克州部署了新型預警雷達,悍然說中國飛個蒼蠅他們都能知道,不生氣不是中國人!‌‌”,我敢打賭你們也一定會馬上就生氣。

這是事兒以前其實咱們也都知道,為什麼不生氣呢?為什麼要攢著呢?

雖然外交戰略衝突演變成老百姓生氣,並不一定是解決外交問題的好辦法,但這也沒關係,咱們也不是外國人,沖他們生氣,我也無所謂。

所以說,真不是怕你們生氣,也真不是說你們什麼時候都不該生氣。

那怕什麼?怕的是你們氣生的太有節奏感。

奧威爾是個英國作家,他說過一句:‌‌“他們的激情就像水龍頭一樣,可以隨時被人開和關。‌‌”

我就是怕你們這個隨時能生氣,也隨時能不生氣的脾氣。

水龍頭開的時候洶湧澎湃,乾死菲律賓,不開戰不是中國人!

水龍頭一關,菲律賓還是不錯的。

水龍頭開和關的過程中,當然發生了很多事兒,但是這些事兒大多數人並不清楚,只是知道水龍頭被人關上了。

你們不負責尋找生氣的對象,而是人家把生氣的對象找出來,然後你們負責生氣。

外國人愛死不死,由他們去了。哪一天要是指到國內的人呢?

老實說,我不相信你們會停下來考慮一下該不該對他生氣,你們會直接生氣。

袁崇煥當年就讓人給生吃了,因為有人說:不生氣不是大明人!那個時候是沒微信,不然朋友圈裡一片‌‌“揪出漢奸,大快人心!不轉不是大明人!‌‌”袁賊和後金奴酋的密約——看後震驚了!‌‌“‌‌”對賣國賊袁崇煥的控訴!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淚‌”。

一句話,我不信任你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