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她明明是白人卻強裝黑人 終被父母曝光身敗名裂

這兩天各大新聞媒體都在報道一個女人改名字的事..

Rachel Dolezal剛剛合法地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一個西非的名字

Rachel Dolezal正式將自己的名字改為Nkechi Amare Diallo

Rachel Dolezal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非洲名,意思是’神的禮物‘

好吧,

這人是誰?

為什麼改個名都要被媒體各種關注??

Rachel Dolezal,這人之前最響的名頭,

是前全美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斯波坎市分會的主席,

前東華盛頓大學非洲研究院的教授,

著名黑人大學霍華德大學的藝術碩士,

黑人人權社會活動家.....

這麼一位女子,想將自己的名字改為非洲名,很正常吧....

並,不!

在美國,誰改非洲名都可以,但是她改成非洲名,媒體和網友都會罵聲一片...

因為,她根本就不是黑人,

而是一個假裝成黑人的白人女子,假裝了整整8年!

直到2015年6月才被發現...

Rachel Dolezal出生在1977年蒙大拿州的林肯縣,

她的生身父母是Ruthanne和Lawrence Dolezal,一對普通的白人基督徒夫婦。

林肯縣是一個多元化的地方,不同種族的人都在這裡生活,白人並不屬於多數群體。

小時候Rachel Dolezal就有很多黑人朋友,對他們的黑人文化非常熟悉。

不過,據Rachel的說法,她的童年並不幸福...

父母對宗教虔誠,但為人極其古板嚴厲,他們的休閑時光就是捧著聖經在讀,

然後教訓甚至毆打Rachel,告訴她哪裡做的不好,怎樣才能做一個符合教義的乖女孩..

因為與父母的不理解,Rachel和他們的感情淡薄疏離,

直到她15歲時,父母領養了另外三個黑人孩子後,她才感受到’來自家的愛‘。

作為他們的大姐,Rachel細心照料他們,把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放在撫養這些孩子身上。

她覺得她和這些黑人孩子們更親近,而不是自己的白人父母。

為了教弟弟妹妹們非洲知識,Rachel自己學習了很多,對於黑人文化、奴隸歷史和美國的黑人現狀有了更多自己的看法...

然而,在這些學習中,Rachel的觀點漸漸開始偏激...

’對於白人這一邊來說,我感受到的是仇恨、恐懼和無視;對黑人這邊來說,我感受到的是恐懼、憤怒和痛苦。我覺得我更站在黑人這一邊,對白人有著憤怒和痛苦。

因為我痛恨我的父母,同時我痛恨整個白人特權。‘

’我忠誠地和整個黑人社群站在一起,和我的信念,我的弟弟妹妹們,還有正義站在一起。‘

在南方上大學的時候,Rachel發現自己更加討厭南方的白人,和白人們待在一起她感覺不舒服,

於是她加入了黑人學生會。

她還迷上了黑人的打扮,將自己的皮膚晒黑,把金色直發燙成棕色的一溜溜的小捲兒,

還嘗試了各種奇怪的非洲土著髮式。

在她的個人簡介里,’非洲髮型設計師‘是她的角色之一。

Rachel還漸漸將自己說話的口音慢慢變成黑人的聲音...

本科畢業後她選擇去黑人比例最高的霍華德大學讀藝術研究生,申請時提交的作品是一組含有強烈非洲意味的繪畫..

因為她的膚色、髮型、口音、作品,幾乎所有人都以為她是一個黑人。

但當時的Rachel還沒有考慮要假扮成黑人,她只是喜歡扮成這樣。

不過,當問到她是什麼種族的時候,Rachel總是猶猶豫豫地說,自己是混血,母親是白人...

後來,Rachel與一位名叫Kevin的黑人男子結婚,

並生下了一個兒子。

但是丈夫對她致力於將自己變成黑人的樣子感到不理解,也不支持。

“你為什麼總是想要進入黑人群體呢?你又不是黑人。”

Rachel告訴記者,剛開始她為了愛情決定壓抑自己,轉變回標準的白人女孩的模樣,但是這種壓抑自己喜好的感覺十分難受,感到’內心的自己像是死了一樣‘。

突然間,她對’種族‘這個話題有了自己的新理解:

’種族概念是一個人為造出來的東西。是殖民時期的白人用來彰顯自己權利而搞出來的等級概念。

這個概念被社會化地構成,人們根據它來行事,但同時這意味著,這個概念能夠被解構或重構。

一想到這個我整個人都清醒了,我不用被強迫著當一個白人。如果我說’我是一個白人‘,這並不誠實,因為種族是社會意義構成的。這個想法給了我極大的自由感。’

於是...

Rachel帶著兒子和丈夫離婚了,

並且她開始有了一個在人們看來十分驚世駭俗的想法:

誰是什麼種族並不是基因決定的,而是自己的文化理解決定的。

雖然我是一個生物意義上的白人,但因為我認同黑人文化,

所以我更是一個黑人!

我,要做個黑人!

想要變成黑人的想法成為了她的執念,

從2007年開始,Rachel四處宣稱自己就是黑人,

這就是被網友們痛恨的欺騙的開始....

Rachel重新把自己改成黑人形象,並且參與各種黑人民權團體。

因為膚色不夠黑,她總是說自己是黑人、印第安人和白人的混血,並且在各種文件檔案中也這樣填寫,然而真相是她是捷克、瑞士和德國的混血。

Rachel在各種民權團體里結交了很多黑人朋友,幾乎所有人都被她迷惑了...

因為口才好,再加上確實對黑人民權十分熱心,

Rachel在黑人團體中的地位一步步高升...

在Black Lives Matter運動中,她充當了斯波坎市黑人的發言主力軍,代表全體黑人們說話,

之後她還因為自己成功的民權運動,當上了斯波坎市的警察監督委員會主席和東華盛頓大學非洲研究院的兼職教授...

因為她在民權運動中的冒頭,Rachel還在自家信箱中受到了來自白人的恐嚇信,

因為他們相信Rachel就是一個想鬧事的黑人。

在被種族威脅後,Rachel呼籲所有黑人和她一起在街頭抗議,高喊‘We shall overcome!“(我們會戰勝!)

人生就像一場戲,Rachel越來越入戲了...

因為和父母以及老家的人疏離,幾乎沒人知道她的真實身份,

於是她在社交網站上各種偽裝自己,比如

用素顏迎接我的36歲!

發了這樣一張圖,說右邊的男人是自己的’父親‘...

她還給跑來投奔自己的弟弟(戴博士帽的這個)拍了一張照,說他是自己的兒子...

在這張照片旁,她寫道,這是和自己的大兒子以及父親的合影..

然而照片真相是

中間的是她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和剛認識沒幾年的朋友。

出於未知的原因,這兩人選擇為她打掩護...

在社交網站上,她還定期發各種黑人憤青文,讓黑人們認為她是他們的’公知‘....

因為在黑人界足夠的影響力,

Rachel越來越舉足輕重。

終於,在2014年,她當上了有色人種協進會斯波坎市分會的主席!

Rachel的名氣越來越大,

終於...

傳到了老家,

傳到了父母的耳朵里。

什麼?自己是黑白混血?

老爹是個黑人?!

弟弟是自己的兒子?!

開什麼玩笑!

得知一切的父母憤怒不已,

他們在2015年把Rachel的出生證明還有小時候的照片都爆給了媒體。

在6月11日那天,一家媒體前來採訪Rachel,她原本以為對方要問關於對黑人仇恨的社會問題,結果對方直接在直播中問:你是美國非裔嗎?你父親真的是一個黑人嗎?

Rachel當場就愣住了。

已經好多年沒有人質疑過她的種族,這是她當上主席後第一次聽到。

在驚慌中,Rachel直接跑開...

Rachel的母親表示,

’她是想成為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人....這是欺騙!”

事實也確實如此。

這段視頻連同她的出生證明,小時候的照片,瞬間傳遍全網,

她的世界一下子就倒塌了..

Rachel被警察監督委員會和東華盛頓大學炒了魷魚,

在種種壓力之下,她主動辭去有色人種協進會的主席職務,

幾乎所有的黑人朋友都和她絕交,

因為沒有人能夠忍受如此嚴重的欺騙。

關於人們的憤怒,Rachel其中的一個黑人弟弟解釋道:

‘她並不是真的想成為一個黑人,她只是想得到成為黑人後的便利。

她並沒有從小就經歷黑人經歷過的歧視,因為她小時候就是一個白人姑娘,只是最近幾年才變成了黑人。她的經歷根本就沒有資格為黑人群體發聲!’

不過Rachel並不認同,她表示自己是‘跨種族者’(transracials;她自己新造出的辭彙),

並堅稱自己就是文化意義上的黑人,一直不改口。

但是,

Rachel民權活動的出發點就是一個‘被歧視的黑人女性’,

她確實被歧視過,也是女性,但她不是黑人,

所以她的民權活動的最主要的基石就是虛假的...

沒有工作後的Rachel向100多家公司應聘,

但沒有人願意要她,她太出名了。

唯一能夠接受她的兩個工作,一個是參加真人秀,一個是當色情片演員..

Rachel這個月向媒體表示,她現在靠食品卷過活,下個月交不起房租也會被趕出去....

在這種情況下,也許....

她想嘗試用改名的方式,徹底洗清自己的過去....

堅持自己是黑人,要把名字改成一個非洲名....

然而....

還是被鼻子靈敏的媒體把這一切曝了出來...

執念真可怕...

ref: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121061/Local-NAACP-leader-professor-African-studies-outed-WHITE-parents-convincing-community-black-years.html

http://metro.co.uk/2017/03/02/woman-who-faked-being-black-changes-name-to-nkechi-diallo-meaning-gift-of-god-6482742/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4258504/Rachel-Dolezal-insists-did-wrong.html

https://www.theguardian.com/us-news/2017/feb/25/rachel-dolezal-not-going-stoop-apologise-grovel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