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紅燈記》李奶奶侄女嫁美國老頭:只要能出國!

高虹和劉納德的結婚照。高虹提供

每個華裔新移民都有自己的美國夢,不少人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有的砸鍋賣鐵做路費,有的口是心非辦庇護,還有的選擇跨國婚姻“抄近道”,其中不乏“假結婚”,來自中國西安的高虹女士就是“抄近道”隊伍中的一員,雖然她的婚姻是真實的,但讓她沒想到的是,她的美國夢代價是12年的無性婚姻。

“李奶奶”侄女“下海”

《紅燈記》李奶奶扮演者高玉倩。(網路圖片)

提起高虹,也許沒有幾個人知道這滴“滄海一粟”,但提起她的姑姑高玉倩,恐怕中國至少是一代人家喻戶曉,她就是樣板戲《紅燈記》中李奶奶的扮演者。1958年出生於陝西的高虹從小就跟著姑姑學唱樣板戲,在西安還算小有名氣的。她的父母是陝西省某機關的會計師,高紅高中畢業後曾分配到軍工廠做質檢員,因質量事故和領導發生責任歸屬上的爭執,她向廠長直言道:“好的產品是生產出來的,不是質檢出來的!”軍人出身的廠長豈能容忍員工的頂撞,直接勒令她立即走人,正趕上中國改革大潮的高虹一氣之下選擇了辭職下海,隻身到深圳特區闖蕩。她干過制衣廠質檢員、酒店的公關經理,但因不滿工廠監獄般的管制而跳槽,又因不願成為“媽媽桑”而辭職。

高虹和約翰遜的生活照。高虹提供

衝出亞洲,走向世界

1997香港回歸前,深圳的工廠大批關門,酒店一個接一個倒閉,找不到工作的高虹無奈又回到了西安,回歸三飽一倒的平淡生活。但見過世面的她已經無法回到每天泡在麻將桌的無聊生活了,她開始迷上了網吧,透過網路窺探外面的世界。

她通過鵲橋網站結識了美國老外劉納德,一位富國銀行的部門經理,兩人經過3個月的電郵往來,彼此產生了好感。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42歲的高虹下決心要“衝出亞洲,走向世界”。她和前夫和平分手,於2000年約68歲的劉納德在西安見面。人生第一次和老外相親的她特別緊張,叫上兩個閨蜜給她當“保鏢”,一同去機場迎接劉納德。當這個照片中的帥哥從機場出來變成了一個白鬍子老頭時,高虹這才發現劉納德在電郵中給她的照片都是年輕時候的他,和眼前的這個白鬍子老頭完全判若兩人。

高虹唯一能判斷對方就是劉納德的特徵就是他突出的門牙,當劉納德上前擁抱她的時候,內心複雜的她暗自選擇了接受,她內心有一個聲音在呼喚,只要能出國,年齡再大也無所謂了。

網戀後的12年無性婚姻

劉納德雖已白髮蒼蒼,但看上去很和善,贏得了兩個“保鏢”的好感,她們同意高虹把這個老外作為後半生的伴侶。

高虹給劉納德當了一周的西安導遊後,劉納德又回到了美國。一個月後她收到了一份厚厚的律師函,讓她在文件上簽字。劉納德在信中告訴她這是為她辦理未婚妻K-1簽證的文件,高虹照做了,並把簽了字的文件寄回美國。

5個月後她又收到了廣州美國領事館的面談通知,她馬上飛到廣州,到領事館面談。簽證官問她:“你男朋友月薪多少?”“你們是怎麼認識的?”高虹一五一十地做了答覆,簽證官告訴她下午過來領取簽證。

9天後她飛到了劉納德的身邊,第二天便跟隨劉納德到了拉斯維加斯,辦理了結婚手續。當她在空空蕩蕩的教堂里戴上戒指,披上婚紗時,才意識到自己此刻已經和眼前的這個老外結婚了。她問劉納德為什麼這麼著急結婚?生米做成熟飯的老公這時告訴她一個秘密,那就是他已經做了結紮手術,因為找不到美國女孩(沒有性功能的男人美國女孩根本不會要),所以他決定到中國找,他知道中國女孩為了移民美國,即便沒有性生活,也有人願意嫁給美國老公。

高虹沒想到,他的美國夢代價不僅是要嫁一個比自己大兩輪還多的外國老頭,而且還有為此過上12年的無性婚姻。

崎嶇坎坷的婚戀之路

從賭城回來,劉納德送她到成人學校從頭學習英語,兩年的時間裡高虹從1年級學到了6年級,早就憋不住要看看外面世界的她在伯班克住宅附近的超市找到了來美後的第一份工作。後來聽人說美國很多人都干兩份甚至三份工作,她便到帕沙迪納找了另外一份中文老師的兼職,一干就是4年。

12年後劉納德去世了,跟隨母親一同來美的女兒在網上幫她找到了一個鵲橋網站,希望媽媽能有個新的開始。高虹認識了第二任網友約翰遜,一個家住威提爾的亞馬遜網站的部門經理。可是好景不長,約翰遜因心臟搭橋手術失敗,身體每況愈下,看不到未來的高虹只好選擇離開。

接下來她又在網上認識了第三個男友傑夫,一個拉斯維加斯的老外工程師。傑夫每周開車4小時到洛杉磯,等候在高虹的教室門外,為的是能和她一同吃個晚飯。深受感動的高虹一年後搬到傑夫家裡,和他的母親3人過起了同居生活。

然而,就在兩人恩恩愛愛、卿卿我我的時候,傑夫兩次發生房事後小便出血的狀況,經醫生檢查後發現是尿道結石,不想再動手術的傑夫讓剛結束12年無性婚姻的高虹從此又開啟了無性生活的大門。雪上加霜的是,傑夫的母親突然有一天對她說:“我們是美國家庭,不需要另一種文化。”高虹質問傑夫母親這話是什麼意思?傑夫告訴她,父親早年去世,哥哥一家人外出旅遊時在車禍中全部喪生,弟弟27歲的時候因吸毒過量意外死亡,母親現在只剩他這一個兒子相依為命。所以,他必須和媽媽住在一起。

深知中國婆媳關係很難相處的高虹移民多年也漸漸了解了美國的婚姻和相關法律,她猜想母親可能是害怕她的到來會影響她們母子關係,或擔心將來會瓜分她家的財產。於是,她果斷地搬出了這個家,和其他幾個女孩合租一房。2015年她們的租房發生了盜竊案,遭到愛情和生活雙重打擊的她於當年11月又回到了洛杉磯。回來後她找到了家政的工作,為中國新移民的孩子教英文。在愛情跑馬場轉了17年的她,現如今又回歸到單身,不知道下一朵玫瑰會從哪個轉角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