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北京大蕭條——地產風暴下的北京

2016年,北京的房地產市場只能用瘋狂來形容。然而在城市經濟的基本面事實上很蕭條的時刻,單獨掀起地產狂潮,將極大的增加全社會所有行業的經營成本,並攤薄全社會的消費能力,這將會加劇蕭條。而北京2016年的所有經濟數據,都在昭示這一點。時事評論員川浦晟:江澤民以悶聲發大財為治國方針,放水刺激經濟,造成大陸樓市等泡沫嚴重,製造業失去競爭力,經濟增長動力全失。企業無心搞實業,轉而投機炒作,國有企業參與炒房,銀行參與炒股,銀行巨額壞賬已成為中國金融危機的不定時炸彈。

2016年,北京的房地產市場只能用瘋狂來形容:新建商品房成交規模達到1540萬平米,上升17%;銷售均價32590元/平米,上升20%。當然,我們必須知道,這種均價是全市均價,與成交結構有關。就單盤論,北京2016年各盤的售價普遍上漲了4成以上。當然了,對於這種瘋狂的市場,所有人都知道原因:對人民幣的幣值缺乏信心。在經濟困局日益發作的時刻,各路資金都在尋找出路,都在尋找避險途徑。有本事的當然就逃了出去,沒本事的,只能在一線城市買套房,假裝這種中心城市的不動產資產價格能抵抗貨幣幣值坍塌的風險。

然而在城市經濟的基本面事實上很蕭條的時刻,單獨掀起地產狂潮,將極大的增加全社會所有行業的經營成本,並攤薄全社會的消費能力,這將會加劇蕭條。而北京2016年的所有經濟數據,都在昭示這一點。

按慣例,我們先說工業。這些數據照例是難看的。北京2016年規模以上製造業企業家數3449家,其中虧損企業774家,虧損面高達22.4%。這種數據當然需要對比:2016年全國的企業虧損面數據也只不過11.9%罷了(45008/379142)。北京,中國的首都,工業企業的虧損面超出全國的平均虧損水平一倍以上。在利潤水平上,2016年北京工業企業的總利潤1549億,同比下跌0.7%。我明確告訴你們:這是改革開放以來,北京的製造業企業利潤第一次出現下跌。2015年也有6%的增幅呢,2014年甚至高達14.5%呢。

當然了,我非常知道,北京的小清新和歲月靜好們統統都看不起製造業。沒關係。我們轉頭來看各種第三產業的數據好了。2016年,北京的消費數據難看得要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11005億,同比2015年的10338億,絕對值增幅只有可憐的6.5%,而全國的增幅為10.5%(332416/300931-1)。被地產市場吸幹了血的北京市民基本上已經沒有了消費慾望,也就是勉強跟上了通脹水平罷了。

與此同時,2016年北京十大重點服務業利潤總額7244億,下跌11.3%。我知道這一點過於匪夷所思,所以我在此給出北京市統計局關於這十大重點服務業的統計網址:http://www.bjstats.gov.cn/tjsj/yjdsj/zdfwy/2016/201702/t20170204_368048.html。我再強調一下,這同樣是自改革開放以來,北京的第三產業第一次出現全行業的利潤下跌。2015年這十大服務業的利潤增幅達到42%,2014年都還有11%。

在這十大服務業里,最慘的是文體娛樂業,2016年利潤94億,較2015年的122億暴跌24%。至於從業人員數據,更是慘不忍睹。北京文體娛樂業從業人員的峰值年份是2014年,總共有14.86萬人,但是2016年已經只剩下9.2萬人,足足減少38%。這很容易理解,消費力不足的問題一定會最早在文體娛樂行業爆發。大家都窮的時候,一定是第一時間削減文體娛樂方面的開支,少唱一首歌,少打一場球,少看一場電影。這種問題的累積,當然會造成北京文體娛樂業的從業人員的劇烈減少,即便剩下的這9萬人,也隨時都面臨失業的風險。當然了,我們其實都知道,其實這幫文體娛樂行業的九萬多的小清新也並不會憂國憂民,他們看到本文的時候,一定會對老蠻我破口大罵,認為我擊碎了他們現世安穩的美夢,實在是罪大惡極呢。

第二慘的是租賃與商務服務業,這可是最高大上的職業了。設備租賃、財務諮詢,法律服務,廣告策劃,出入都是西裝筆挺,來去都是衣冠禽獸。然而,這個行業2016年的利潤劇降了14.8%。在從業人員數據上,倒還沒出現下降。2016年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從業人員88.88萬,同比增幅2.5%。不過我們必須意識到,本行業是北京所有重點服務業中容納就業人數最大的行業,然而也只不過有2.5%的就業人數增幅而已。2015年這個行業還有10.8%的就業人數增幅呢,2014年也有6.3%呢。2016年從北京的各大院校畢業的31.8萬的畢業生,基本上都指著這個行業去解決就業的。現在你一年也就是可憐的萬把兩萬的就業增幅,你的行業利潤還在劇烈下降。不好意思,30多萬的小清新愛國畢業生,要如何解決就業?

第三慘的,是中國最堅定的小粉紅聚集的行業:信息軟體行業,2016年行業利潤1863億,較2015年的2164億暴跌了13.2%。從業人員倒是沒下降,維持在71.79萬人,但是增幅只剩下可憐的0.2%,這已經徹底喪失了增長性,到2017年,一定會出現就業人數下跌的現象了。信息行業是北京就業人數排第二位的第三產業門類,所謂的數碼農民,甚至成為了一種社會現象。碼農們兩眼不聞窗外事,一心只編零幺零,是歲月靜好的高產地。所以我們可以再問一次:小清新愛國畢業生們,你們到底要去哪裡實現就業?在失業邊緣徘徊的碼農們,你們真的能現世安穩嗎?

再集中看一下北京的中小微企業的經濟數據。這是所謂的“北漂”們集中之地。北漂們在2015年還能勉強多日,1-3季度實現的利潤總額2300億,增幅3.8%(說明一下,對於中小微企業的統計都是以三季度為統計終點)。這看起來其實已經在撲街邊緣了。果然,到2016年3季度,中小微企業利潤總額“DUANG”的就降到了2091億,下跌13.5%。從業人員274萬人,同比下跌2.3%。

在中小微企業裡面,最慘的是住宿和餐飲業,2016年三季度全行業凈虧4.4億,沒有產生一毛錢利潤。請記住,這個行業恰恰是北漂們最集中的行業,無數懷抱著夢想的人們在北京開飯店,開民宿,夢想著實現理想。然而現實從2012年開始,就在狠狠的扇他們的耳光。2012年三季度北京的中小微住宿和餐飲企業虧損3.4億,這是該行業第一次出現全面虧損,當年度從業人員25.7萬,也算是一個峰值。此後北漂們就陷入了連續的絕望狀態。2013年三季度全行業虧損12.7億,2014年全行業虧損14億,2015年全行業虧損11.7億。到2016年,雖然虧損額看起來減少到了4.4億,這只不過是因為相當多的不堪重負的北漂們黯然逃離罷了。所以,2016年中小微型住宿和餐飲業從業人員數量下降到了10.4萬,較2012年的峰值年,足足下降了60%。沒關係。反正這個行業同樣也是小清新聚集,北漂們骨子裡都是文青,這當然是絕對適格的小清新。即便是他們虧得死去活來,夢想破碎關門了事,他們依然是標準的歲月靜好。我們也不用同情他們。

下一個中小微企業中的慘烈代表,當然就是我們前面說過的相當之高大上的租賃和商務服務業,2016年三季度利潤801億,同比暴跌24.4%。呵呵,大型的商務公司估計還能勉強度日,中小型商務公司已經在死亡邊緣了。

如果你們以為只有北京人民自己花不起錢,只有北京這單獨一個城市喪失了消費能力,那你們就錯了。北京的商務服務業、住宿餐飲業,這些產業,事實上是面對全國人民的。這些行業的衰弱,意味著全國人民都在喪失消費力。比如說,北京的五星級酒店房價,這算是整個中國經濟的晴雨表,它是面對全國所有的高端商務人士的。2016年北京五星級酒店房價平均為785元,逐年比較上去的話,這已經低於2010年的822元的價格,只是高於2009年的750元罷了。09年是什麼情況?是金融海嘯的第二年,我大中國政府正在拚命發動大投資以拉動蕭條的經濟。而北京現在的五星級酒店房價,竟然已經跌到了2009年的水平線上了。這意味著什麼?這是絕對的大蕭條,沒有任何疑問!

呵呵,好吧,以上就是北京的概況。基本上,除了房地產之外,算得上是百業蕭條,就業崗位在以十萬計的劇烈減少。當然了,這一切都沒啥關係。我們看著這個城市,這個遍地小粉紅和小清新的城市,我們唯一可以說的就是:這一切,都是你們應得的。呵呵,呵呵,呵呵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星火記者聯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