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兩會秘聞惹出中共大忌 救黨危機中欺瞞黨中央...

港媒披露,省委常委、九大的黨代表張欽禮案的最初定性是反革命罪,二審改為普通的打砸搶刑事罪。編造焦裕祿先進事迹欺瞞黨中央的指控在二審時因無法例可依而不得不撤去。焦裕祿作為毛時代的閃亮政治符號在鄧時代迅速暗淡下來,但因「八九·六四」事件後黨內信仰危機發生,江澤民又選准焦裕祿形象冷飯熱炒。焦裕祿到蘭考,主要精力是在抓階級鬥爭和兩條路線鬥爭上的。繼任的縣委領導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也表示:蘭考在焦裕祿當政時期,並沒有什麼根本性的改變。

目前中共正在召開兩會,與會代表和委員言論成媒體關注點。有政協委員披露,有人想給焦裕祿寫3個女人。焦是中共樹立的所謂官員“模範”。不過,焦裕祿的光環被曝是當時的蘭考縣委副書記張欽禮為陞官刻意製造出來的,而中共多次炒作焦裕祿只是為了度過黨內信仰危機。對此老百姓並不認賬,在江澤民時期炒作“焦裕祿式好乾部”孔繁森時,有民謠稱“不查全是孔繁森,一查全是王寶森”。

“焦裕祿要有三個女人才有戲看”

據星島環球3月6日報導,中共全國政協委員、民建中央委員、河北滄州市政協副主席何香久今天對官媒表示,他在創作長篇電視劇《焦裕祿》的時候,製片方想謀求一家民營公司合作,對方跟編劇要求首先得改劇本,主人公一定要寫他的毛病,他也搞特權,也喜歡女人。焦裕祿身邊要寫三個女人,三個女人都想和他在一起,讓焦裕祿面臨選擇的困惑,這樣才有戲看。”

焦裕祿曾任中共河南蘭考縣委書記,1964年病死於任上,被追認為中共的“革命烈士”。官方曾大肆整理、宣傳其“事迹”,並拍成電影。

不過,多家媒體披露,焦裕祿的“事迹”充斥著謊言。

焦裕祿的光環是張欽禮為陞官炒作出來的

1922年8月出生在山東的焦裕祿,1946年參加中共,1949年後在河南工作。1962年12月,被調到蘭考縣先後擔任第二書記、書記,直至1964年5月因肝癌去世,終年42歲。

1962年正是中國歷史上罕見的、人為造成的餓死至少4千萬人大饑荒的尾聲。作為大饑荒重災區的河南,不僅民不聊生,而且蘭考縣全縣糧食產量在這一年下降到歷年最低水平。此外,蘭考還是個飽受風沙、鹽鹼、內澇“三害”的重災區,而這也是人為原因造成的。事實上,早在1957年,蘭考還是林茂糧豐,後來的大躍進使樹木被砍光、偷光。林木沒有了,風沙自然再起;而因為違背大自然,不去疏導,造成了內澇,由於地下水位上升,造成了鹽鹼地。

1964年5月,焦裕祿去世。同年11月,中共河南省委號召全省幹部“學習焦裕祿同志忠心耿耿地為黨為人民工作的革命精神”。1966年2月,新華社播發穆青等人撰寫的長篇通訊《縣委書記的好榜樣——焦裕祿》,從而引發了全國上下學習焦裕祿的熱潮。

焦裕祿

依照中共媒體所宣傳的內容看,以焦裕祿在蘭考工作的時間如此之短暫,他對改變蘭考的面貌並沒有做出什麼大貢獻。2009年廣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任彥芳的《焦裕祿身後——我和蘭考的悲喜劇》一書中也證實,焦裕祿到蘭考,是執行中共中央的八屆十中全會精神,主要精力是在抓階級鬥爭和兩條路線鬥爭上的。繼任的縣委領導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也表示:蘭考在焦裕祿當政時期,並沒有什麼根本性的改變。

事實上,真正為蘭考的改變做了許多實事的是當時的縣委副書記張欽禮,焦裕祿被宣傳的一些事迹正是源於此人。張欽禮曾在1957年為民請命,差點被打成右派;1959年,因說真話,被打成嚴重右傾,撤職查辦,並下放蘭考農村勞動。1961年,復職。因為了解當地實際情況,張欽禮具體負責解決“三害”問題,為百姓做了不少好事。

張欽禮(左)與農民交談

根據任彥芳書中所言,張欽禮在1965年向新華社記者介紹焦裕祿事迹時,實際上將自己的一些事迹融了進去,並稱自己是焦裕祿的“親密戰友”,從而聞名於世。而這次出名也恰恰成了他人生的轉折點。“文革”中他因首先扯旗造反,搞奪權打砸搶,而種下了悲劇的根源。他在文革結束後的1978年被開除出黨,1980年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終審判處13年徒刑。

《動向》雜誌2014年4月號,署名觀耘閑人的文章《揭秘焦裕祿崇拜第二波》揭露,張欽禮在焦裕祿一九六二年十二月調入蘭考任縣委書記時是蘭考縣長。其後張因無望升正書記而將焦裕祿偶象化,把當時蘭考風沙旱澇之災反報道為值得宣揚的光輝事迹,後來,張在“反右”及“大躍進”時均有不滿中央政策言論,張亦因此受到處分並被邊緣化。

經歷兩度政治挫折的張欽禮在焦裕祿積勞去世後,抓住機會打造焦是“毛主席的好學生”形象,不惜把自己的諸親民行為按在焦頭上。在利用新華社三位記者炮製出新聞後,張欽禮升任省委常委,亦成了中共九大的黨代表,稍後更以開封地委書記的本職兼任蘭考縣委書記。“文革”時期的蘭考形成了一個公認模式,“反對張欽禮就是反對毛主席的好學生焦裕祿,反對焦裕祿就是反對毛主席”。

張在“文革”期間殘酷打擊政治對手,有的被打殘,有的被斗死。“文革”結束,張欽禮被清算,以普通刑事罪名服刑十三年。

文章揭露,張欽禮被判刑的理由之一,就是捏造焦裕祿形象欺瞞黨。

張欽禮案的最初定性是反革命罪,二審改為普通的打砸搶刑事罪。編造焦裕祿先進事迹欺瞞黨中央的指控在二審時因無法例可依而不得不撤去。

江澤民炒作焦裕祿是六四鎮壓後政治需要

《揭秘焦裕祿崇拜第二波》還披露,焦裕祿作為毛時代的閃亮政治符號在鄧時代迅速暗淡下來,但因“八九·六四”事件後黨內信仰危機發生,江澤民又選准焦裕祿形象冷飯熱炒。因此,原寫焦事迹通訊的三位新華社記者於一九九零年六月發表社評《人民呼喚焦裕祿》。

2014年,焦裕祿再次被中共吹捧,亦是在此種情況下所為。

文章說,一九九一年二月九日江澤民為蘭考焦紀念館題詞,成為“八九·六四”後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一個標誌性動作。但是,社教運動走了過場,江的個人威信仍然很低。恰好一九九四年底出了山東援藏官員孔繁森(留任阿里地委書記)車禍殉職的事情,江就藉此再做文章宣揚孔是“焦裕祿式好乾部”,把焦孔二人聯繫起來講。

極具諷刺意味的是,在第二年熱炒孔繁森符號時出了北京副市長王寶森貪污畏罪自殺事件。雖然江藉此打倒了死對頭陳希同,但百姓對江政治的腐敗有了清楚的認識,即言“不查全是孔繁森,一查全是王寶森”。

為了把藉助孔繁森而把推動焦裕祿崇拜第二波的事情做好,兩位作家被選中匆忙趕寫焦傳並在一九九五年六月出版。兩位作家當中有一位是河北派出的,原因是程維高是由河南省長任上調入河北以至任省委書記的。河北配合江的焦裕祿崇拜第一波,亦是程作為江親信的本份所在。

而此時,河北官場上一大鬥爭焦點尚未擺平:省經貿廳下屬工經投資公司總經理張鐵夢涉嫌貪污百萬被抓,時任省政法委書記許永躍打電話給省檢察長,讓後者直接下令放人。此事導致省紀委書記劉善祥進京告狀,但中紀委亦是江氏天下,無果後而成為河北官場“奇談”。

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