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江天勇 一位真正愛國的勇者

妻子金變玲與江天勇的合影

曾發聲明稱自己不那麼堅強的維權律師江天勇,以他的行為詮釋何為真正的愛國。他說:“一旦你真正的愛國,你真正的維護法制,真正為國家好,你就是對中共最大的威脅。”妻子金變玲近日家書寄予丈夫,“我和你站在一起”。

妻子家書

江天勇被迫向媒體認罪後,其妻子金變玲在3月4日寫下一封家書,由江父江良厚代寄,寄給長沙市公安局局長唐向陽、直屬分局胡振宇,盼他們能轉交給江天勇。

8日,金變玲在推特公開此封信,內文充滿一位妻子對丈夫的擔憂與支持。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公布的江天勇所謂受訪認罪的照片,讓她十分擔心江天勇的境況。

和許多“709”受害律師的妻子們一樣,金變玲原先也不清楚,甚至無法理解江天勇對維權的堅持與付出,直到去年失蹤後,從朋友處得知這幾年江律師一直居無定所,及對她與孩子的牽掛,讓她忍不住痛哭:“為你的艱難、為你的捨身取義、為你對我和孩子的牽腸掛肚,之前對你的埋怨和不理解都煙消雲散。”

作為妻子,金變玲透過電視上的丈夫憔悴的面容,不為謊言所動,她“懂得了江天勇對709其他被捕律師的情義”。信中她表達了對丈夫的理解和支持,“天勇,此時我和你站在一起。”

2011年,第一次被強制失蹤

江天勇作為人權律師,一直受到警方的監控。2011年2月19日下午,在網路上有人呼籲舉行茉莉花散步行動的前一天,江天勇被抓,被關押了整整兩個月。他被矇著頭帶進一間屋子,一個莫名的地方,有三個人審問他。這些人告訴他在這個地方“可以講法,也可以不講法”。

他遭遇了用裝著水的瓶子打頭部和身體,掐臉,不停歇地叫罵侮辱,威脅,被強迫唱紅歌、強制學習、罰坐小凳子、不讓睡覺等等刑罰。他們明確地告訴他,“不要想得到什麼手續,別想去看守所,更不要幻想到法庭,你別做夢”。

2011年9月14日他打破沉默,接受了美國之音的採訪。

在敘述當時所受到的屈辱時,他對美國之音說,他感到自己會隨時瘋掉,隨時會精神分裂,隨時會跳起來痛擊他們。各種可能都會發生。

江天勇還說,當局對他實施兩個月的強制失蹤,就是想讓他體會恐懼,但是,如果不把遭遇的事情說出來,他們的威脅就達到了目的。

他在被關押的兩個月期間,沒有人知道他被關押在什麼地方,包括他自己。他沒有見過陽光,除了黑暗就是屋裡刺眼的燈光。2011年他度過了一個黑暗的春天。

也因為這次經歷,他越來越理解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遭受的迫害了。

2012年5月3日晚,江天勇在朝陽醫院欲探望從山東臨沂逃出來的陳光誠而被北京警察帶走,毆打致使一隻耳朵聽著吃力,另一隻耳朵完全失聰。至少有五名國保參與了毆打。

2013年,他寫下了在網路上熱傳的著名的“我的聲明”:

能為我擋風遮雨的差不多都進去了,該輪到我了。昨天簽了授權委託書。現聲明如下:1、我絕不會自殺,只能是被自殺;2、我已委託有律師,不會不請律師,堅決拒絕官方為我指定律師;3、我是血肉之軀,不會那麼堅強(經歷過,所以知道),我在非自由狀態下的放棄、悔過、承諾都是無效的。

在建三江,被打斷了八根肋骨

2014年3月20日,江天勇和幾位同道前往黑龍江農墾總局青龍山農場“法制教育基地”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公民。“法制教育基地”是2013年12月28日勞教制度被廢除之後,中共各地方當局利用其非法關押上訪者、法輪功信仰者等,也被稱為黑監獄、洗腦班。

第二天,在所住的建三江格林豪泰賓館,突然幾十人闖進來,把江天勇和另外三位律師綁架到建三江公安局大興分局。

在這裡他被用拳頭打,用礦泉水瓶打腦袋、打臉,用鐵鏈子吊起來,踢他的腹部和胸部,有五六個人一起動手,持續的踢。

2014年4月22日,江天勇被釋放,卻一直感覺胸腹劇痛,在天津醫院,對他的診斷結果證實8根肋骨骨折。

自由亞洲報道,妻子金變玲引述友人透露,在部分“709案”律師電視認罪後江天勇曾說,“如我進去後說了言不由衷的話,請你們一定要原諒——在建三江時我被吊在房樑上,打斷了八根肋骨!那實在是太疼了,疼到意識都沒有了,可能我會說些不夠英雄的話,請原諒。”

建三江事件有王成、張俊傑、江天勇、唐吉田4位律師共有24根肋骨被打斷,引起國際關注。4月28日,這個黑監獄被自行解散。律師陳光武在新浪微博發表評論說,“一大批優秀律師前赴後繼,終於用血肉之軀推倒了這一盤踞已久的的黑監獄”。

“江律師是很樂觀的人”

日前,一位曾受江天勇幫助的法輪功學員,撰文回憶了江天勇的崇高氣節。

因封藏在馬三家奴工產品——萬聖節裝飾品套裝中的匿名求救信被一位美國女士發現而聞名的法輪功學員孫毅,2016年12月6日,終於逃到海外。

作為馬三家遭受酷刑迫害最嚴重的人之一,孫毅表示,2009年他被關押在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持續遭受酷刑,在江天勇律師的介入營救下,勞教所有所收斂。此次,他撰文回憶他被釋放後和江天勇律師四次見面的情況,讓人看到江天勇真實的一面,及何謂真正的愛國。

江天勇向孫毅透露北京警方曾利用女兒威脅他:“我們想讓她上學,她就能上學,我們不想讓她上學,她就上不了學。你要是與我們合作,這算個啥呀!她可以上北京最好的學校,在北京參加高考多好啊,這點事對政府算個啥呀!不就一句話的事嗎?”也是因這句話,讓江天勇決意將妻女送走,避免成為中共政府挾持的人質,也讓自己在國內可放手做事,很有破釜沉舟的氣概。

與江天勇律師的最後一次見面是2016年6月10日,孫毅在文中回憶,江天勇發自內心的幾句話,令他印象深刻:

“不管它對我怎麼監視、怎麼控制,只要現在這一刻它管不了我,只要我還能說,我就要說,因為恐懼是最沒有用的。”

“一旦你真正的愛國,你真正的維護法制,真正為國家好,你就是對中共最大的威脅。當你真正愛這個國家,你可能就會犯罪了。它真正怕的,是律師不為錢、不為名,只為了公平正義,因為你這樣一來就等於是和它作對了,它維護的就是邪惡本身。”

江天勇還表明,所謂的“煽動顛覆”罪,不是顛覆國家政權,是顛覆共產黨的統治。

“我還能做,我還抱著希望,啥時我不抱希望,我就離開。因為想改變,所以我留下來,和別人努力一起改變!”

在敘說這些話時,江天勇有些激動。孫毅發現,這位維權律師經過建三江事件,被公安打斷八條肋骨後,顯然沒有留下什麼心理陰影和後遺症。

曾經歷中共酷刑虐待的孫毅認為,所有被中共迫害的人,內心永遠不會認同中共的邪惡,即使被迫說違心話,做違心事,也只是在增加中共的罪惡。他最後強調:“迫害只能製造更多埋葬中共的人數和力量,加快它自身的滅亡。”

被關押一百多天,健康與安全狀況仍不明朗的江天勇律師,數年來致力於幫助弱勢群體,是長期替遭打壓的群體進行辯護的中國最知名的維權律師之一。據維基百科介紹,江天勇在擔任教職超過十年後,於2005年,取得律師執業資格,在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工作。曾代理陳光誠案,還參與了高智晟案、陝北油田案、廣州太石村案、胡佳案等等,特別是2008年起大面積代理了法輪功的案件。

附上江天勇妻子金變玲家書全文:

親愛的天勇:

我從沒想過以這樣的方式見到你,看到你在電視上面容憔悴,眼神獃滯,曾經老是被我嘲笑的胖胖的娃娃臉也不見了,我可以想像到或者說完全可以確定你一定遭受了魔掌的摧殘;看著魔鬼用謊言的網遮罩你,污辱你,攻擊你……可是作為你的妻子,我聽懂了這話語背後的擔當和對魔鬼的嘲笑,聽懂了你對“709”其他被捕律師的情義。天勇,此時我和你站在一起。

100多天的日子,每個連接子夜到黎明的時間都是那麼漫長,我會想:你有降壓藥吃嗎?你能夠有足夠的睡眠時間嗎?你有換洗的衣服嗎?你那裡冷嗎?你能按時吃飯嗎?但是我知道答案全部是否定的。

當2016年11月21日確定你失去聯繫時,開始幾日我嚴重失眠抑鬱,每天以淚洗面,有很多朋友安慰我。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漸漸地調整了自己的情緒。如今,雖然我還不能夠時常高興,但內心力量逐漸強大,生活也轉為正常。你的再次強迫失蹤,終於讓我明白,無論有多麼天大的事情發生,充實快樂著才是真本事。

雖然之前和你每天都會有通話或者信息的交流,你對我所說的都是“一切很好,你放心”。在你失蹤後,有朋友對我提起這些年你居無定所、朝不保夕的,且對我和孩子有無限的牽掛。聽到這些,我禁不住痛哭,為你的艱難、為你的捨身取義、為你對我和孩子的牽腸掛肚,之前對你的埋怨和不理解都煙消雲散。

之前特別擔心你再次被失蹤,如今事已至此,我們來共同承受和面對這時的苦難吧。相信苦難是我們未來幸福的鋪墊。孩子漸漸地長大,如今亦更多地理解你所從事的事業,更以有如此正義和勇敢的爸爸為榮耀。以前的我總是嚮往幸福的小日子,我的埋怨和絮叨給你帶來巨大的負擔,這種不良情緒對我又何嘗不是傷害?如今的709家屬展現的是樂觀和積極的一面,給我很大的鼓舞和觸動。我們的丈夫都是有社會責任感的勇敢之人,我們的妻子若不思進取,如何與我們的丈夫相匹配。希望在孩子的眼裡,媽媽和爸爸一樣是具有社會責任感、有擔當的人。

很遺憾,原先我們生活在一起時,對你的了解不多,甚至對你的事業有排斥心理。在這次大災難發生時,才開始靜下心來,認真回憶你的過去,思考你的事迹,對你的敬佩之心才生成。因為鄉土情懷,因為對這片土地的熱愛,因為對正在遭受災難的同胞們的困境感同身受,是這些情愫牽絆著你與家庭團聚的步伐,這就是你的情、你的義。

天勇你被強迫失蹤過多次,被毆打酷刑過,對政治打壓的殘酷最清楚。709案發生後,我曾經苦勸你快離開中國與我們母女團聚,為了我理想中幸福的日子,也為了你個人的安危。但你無法放下正在被關押的709律師們,若不能與709案的律師朋友們共同受苦受難,即使和我們母女團聚,你的靈魂定會備受煎熬。

為了能夠和你早日團聚,我每天都在祈禱709案早日結束,祈禱律師朋友們都能夠早日與家人團圓,祈禱我們大家都能夠自由快樂地生活。我相信這一天很快就會來到,更相信有一天你會了無牽掛地與我們母女一起生活,過上我理想中的幸福日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