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7年1.25億美元 美國姑娘搬走一座中國老宅

位於美國波士頓東北部的薩勒姆小鎮,人口僅有4萬,卻因為300多年前的一場“女巫審判”為人熟知,每年萬聖節,慕名而來的“女巫”來此慶祝。

除了女巫文化,薩勒姆小鎮還擁有一座美國頂級博物館:迪美博物館。而博物館的明星館藏當屬有200多年歷史的蔭余堂,它是美國博物館唯一的中國民居建築完整陳列。

周圍鋼筋混凝土的建築中,冒出這麼一座青磚黛瓦,古色古香的徽派建築,難道是幾百年前有國人定居於此?

並不是!

它之所以出現在大洋彼岸的美國,還要從一個美國姑娘白鈴安(NancyBerliner)說起。

白鈴安(NancyBerliner)

93年,白鈴安到安徽考察旅行,被眼前一座座別具特色、飽含中國文化的古建築深深吸引,也許那時就在她心中種下了搬座徽派建築到美國的“荒謬”想法。

作為一名精通中文的中國迷,白鈴安醉心於中國文化,彼時她還是迪美美術館的中國部主任。

96年心心念念徽派建築的白鈴安,再次安徽黃村欣賞古建築,經過一座幾近廢棄的老宅,目光瞬間被其吸引,忍不住好奇心推門而入的她,被黃家人同時注目……

原來黃家子孫在90年代初已遷離安徽黃村,祖宅久已無人居住,基本處於廢棄待拆狀態,而此時他們正商量:看能不能把這老舊房子賣出去。

看到有人推門進來,便下意識地問了句:你是來買房子的?而有點懵的白鈴安竟鬼使神差地回答了句:是。

就是在這樣的機緣巧合之下,這座即將被拆的古建築命運才被改寫。

這座古建築就是蔭余堂,它足有400多平米,徽派建築最具特色的馬頭牆、小青瓦,石雕、木雕、磚雕將它裝點得富麗堂皇,而它從清康熙年間開始已經走過了200多年的風風雨雨。

當白鈴安意識到自己有可能將當初荒謬的想法變成現實,更是興奮地不能自已,趕緊跑回美國四處籌資。

誰也沒想到的是,她竟籌到1.25億美元的投資,在跟當地政府協商簽訂協議後,買下了蔭余堂。

97年繁複、浩大的拆遷開始,單是拆就拆了100多天,2735塊木件、8500塊磚瓦、500石件以及包括衣服在內的各種生活、傢具用品被全部拆走。

單單這些東西,就裝了足足19個集裝箱,而在拆除的過程中,工人們還不斷發現各種驚喜:各種珍貴的文物書籍,地板床縫間的郵票發簪,每一樣都彌足珍貴。

97年末所有物件裝船運往美國薩姆勒的迪美博物館。

此後5年間,博物館請來中國的木匠和工匠,同美國建築公司一起,在迪美重建這座有200年歷史的中國古建築。

從建築本身到宅院里的植物,力求分毫不差地還原每個細節。

不管是窗鏤雕花還是馬牆頭、小青瓦、青石板從外而內的點點滴滴,都原封不動地進行還原。

歐洲花式的壁紙搭配古風古色的傢具。

銅盆、暖水瓶、美人圖,彰顯那個時代獨有的氣息。

(以上皆為網路圖片)

鐘擺、時光彷彿從未走去,而是靜止凝固在了這裡。

這樣能近距離地接觸飽含200多年歷史的中國古建築,對大多數美國人來說都是第一次,也難怪2003年6月第一次開館,參觀人數就破萬。

而博物館為了保護來之不易的中國古建築,不得不採取限流措施……

“‘沉浸’在這樣一座中國古代家宅里,無論你來自於哪一個文化背景,都可以從一件最日常、最熟悉的物品開始作為起點,了解中國文化。”

不僅如此,為了更好地保護和利用蔭余堂,博物館還特地做了網站,將蔭余堂建築、歷史和家族的來龍去脈搞了個清清楚楚。

時隔多年,蔭余堂第36代傳人黃秋華參觀迪美博物館後說“我們的房子在我的記憶中已被拆掉了,這時候突然展示在我面前,我覺得非常激動。當時,世界頂級提琴大師馬友友正在我家庭院裡面拉大提琴,音樂聲很美妙……感觸非常大。”

蔭余堂就這樣保住了,以不菲的成本與代價,在大洋彼岸得以重生。

但回頭想想,如果沒有當年美國姑娘白鈴安的誤打誤撞,這座有著幾百年歷史的蔭余堂命運會是怎樣?又是從哪一天開始我們不再珍重我們的文物與歷史?也許我們真得好好想想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創意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