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他不拿影帝,也是中國最好的演員!

他是被業內稱為“連抬頭紋都有戲”的台灣戲骨,

卻至今沒有拿過金馬獎,別說影帝,連金馬獎最佳男配也擦身而過。

他年輕時養過豬,賣過苦力,吃過別人家的剩飯剩菜,打包過婚宴上的飯食。

即使被認定為“台灣現代劇場的開拓者及代表人物”(賴聲川說),也知道演某些電影、電視更賺錢,卻十年如一日過著又窮又“軸”的生活。

直到57歲,成家有了孩子後,才為了家人出演更多的影視作品。但要蟲哥說,他的一生,比某些電影電視更精彩的多

他就是金士傑。

有人說金士傑長得丑,我真不覺得,

1992年,他和林青霞一起主演電影版《暗戀桃花源》,扮演一對情侶,站在山茶花般美好的林青霞身邊,絲毫不顯遜色。

不僅如此,多年來雲之凡(林青霞曾飾演)換了一代又一代,深情的江濱柳卻一直都是他,直至2006年,才首度交由尹昭德飾演。

金士傑在排演最後,臨時起意加的那句“之凡,這些年,你有沒有想過我”,也成了片中最傷情的一句台詞,至今聽到依然令人哽咽。

所以說,你們心中整容般的演技可能是“夜華”,

而在蟲哥心裡,整容般的演技是金士傑啊,金士傑。

不信,你看看他演的魏徵,和歷史畫像里的魏徵↓

金士傑不僅演戲,寫戲,導戲,他的人生更是一場大戲。

他年輕的時候,喜歡讀書,卻不喜歡考試,

為了避開聯考,轉學農專畜牧科,因為農專時間多,他可以有大把時間去書店,去電影院。

畢業後,他養了一年多的豬,能拎著吉他給豬唱歌,可他卻不能接受給豬“送終”,屠宰場里的一切在他看來太不人道,太不浪漫。

於是,27歲的他,重新踏上征程,只身前往台北。

到了台北,也專找苦力工作,原因是“我的頭腦太重要了”,要用它做一些有意義的事,而不是賺錢。

他的話不只是說的好聽,接下來,金士傑白天工作,晚上寫劇本,10個月像懷孕一樣寫完一部劇本,他就很滿足,從沒想過別人喜不喜歡這個戲,能不能發表,會不會賺錢。

當時的台灣,戲劇屆還是乾涸的“沙漠”,

金士傑心裡憤憤不平:

“台灣的小說完全不屬於世界,為什麼電影、戲劇這麼差?不能等了,我們自己干。”

1980年,他就與幾個“小夥伴”一起成立了蘭陵劇坊

所有團員加入都是靠興趣,因為劇團沒錢,大家白天工作養活身體,晚上排練、演出養活精神。

蟲哥就納悶了,那個年代的人們,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敢窮,敢傲,敢自虐。即使一無所有,也有膽量梗著脖子,氣沖沖地闖出一條新大路。

而現在,人們擁有的太多,反倒“膽小”得只敢賺錢了……

金士傑當時日子過得窘迫,有次去好友,作家李昂家吃飯。發現她家飯菜不僅好吃,還總是多的吃不完。於是他和李昂做了個約定,義務為她家消滅剩菜。

吃剩菜他也要吃得專業,不上桌子,只吃剩菜,還不許別人客套迎送。

去參加學生的婚禮,他也要約法三章:“沒有紅包”,“走時我要打包飯菜”。

在他看來,窮困完全不需要自卑,反而值得驕傲,因為他沒有時間賺錢,他把所有精力都放在更有意義的事情上了。

後來,蘭陵劇坊的一部《荷珠新配》(劇本由金士傑改編),獲得了如潮好評,

金士傑也因此一炮走紅,可他卻覺得自己配不上這些名聲,因為實力還不夠強,演技還不夠好。

正好日本默劇家箱島安在台灣演出,需要一個助手,金士傑就去了,像著了魔一樣地鍛煉演技,演一個被氣球拖上天的動作,都要反覆琢磨先動身體的哪個部位更合適。

他對自己的要求高,同樣對劇的要求也高,

曾經他和賴聲川一起排演一個叫《綁架》的戲,排到一半不肯演了,因為他覺得劇不夠好,不能上台。

這也是他多年來很少出演電影、電視劇的原因之一。

後來有了家庭,他才開始拍一些“賺錢”的戲,開始用手機,學開車,因為年紀大了,需要對孩子和老人負責,不能讓孩子跟著受苦,這對他們不公平,當然,更不能讓老人跟著受累。

不過“賺錢”的戲,他演得也不馬虎,常常戲裡有他,不管鏡頭多少,都會對其他人造成演技碾壓。

最廣為人知的,應該是《剩者為王》里,他飾演的父親說的一段長獨白。

近5分鐘的特寫長鏡頭,真正做到了抬頭紋都在演戲,而且這種雞湯十足的台詞,也只有這樣的戲骨念出來才只有感動,沒有膩味。

金士傑的台詞功底,是頂尖的,畢竟話劇是檢驗演員演技的標杆,台詞又是檢驗話劇演員的標杆之一。站在舞台上,沒人會給你配音,所以聽幾十年話劇經驗的老戲骨念台詞,簡直是一種享受。

金士傑有時還會給動畫、紀錄片配音,比如《大魚海棠》里的靈婆,撇開肢體動作,他連聲音里都是演技。

可說到底,蟲哥最佩服他的,還是他骨子裡那股勁兒

比如他在電影《師父》里和黃覺的打戲,是實實在在的對打,拳拳到肉,戲拍完兩人身上都青一塊紫一塊。

還有《一代宗師》里的江湖舊勢力五爺,即使只能看清半張臉,只一記冷眼就讓人膽顫。

我不認為這是隨便一個人努力就能演出來的,心底里沒有傲氣,人生經歷不夠厚重,神色中就演不出這種分量。

因為有這份實力在,他才能憑藉《綉春刀》里“打醬油的男六號”魏忠賢,提名第56屆台灣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即使最後沒能獲獎,他也是台灣最好的演員之一

他在戲劇文化史上的分量,絕對比很多“影帝”都重要,蟲哥說的是「絕對」

我相信,真正的演員,真正的藝術家,不是用幾個獎盃來說服觀眾,而是用實力來說服自己。

無論是在話劇舞台上,在正劇中,武俠中,還是偶像劇中,都全力以赴演到最好,這才是王道。

(金士傑在偶像劇《我可能不會愛你》中飾演白叔)

而如今的娛樂圈,還有娛樂圈外,人生圈中的我們,

最缺的,不是像金士傑一樣的演技or實力,恰恰是他面對人生的態度:「認真」「自重」

把每一天當成生命中的最後一天,認真的,

“你只有這麼一步了,

你還圖什麼,

於是你就用全部面對人生。”

不給自己留膽怯,和虛榮的後路,

便把每一天都過得充分,過得有意義,這才對得起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電影爬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