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溫家寶探望重病胡夫人 胡德華:只有溫記得我父親 年年看望

3月11日,胡耀邦妻子李昭去世。她重病在醫院時,中共前總理溫家寶曾到醫院看望。溫家寶與胡耀邦的特殊關係及他們之間的故事再一次被翻出。胡耀邦去世後,溫家寶年年去看望胡家;胡去世時,溫家寶就在胡耀邦身邊守著。

前中共總理溫家寶曾前往醫院看望李昭,當時胡德華(右二)在場。(網路圖片)

RFA報道,中共已故總書記胡耀邦的夫人李昭,周六(11日)在北京病逝,終年95歲。

胡耀邦的三子胡德華透過微信朋友圈公布噩耗,指母親於下午4時16分很安靜地離世。

國務院前總理溫家寶,早前在李昭病重時曾到醫院探望。

年年看望胡德華:只有溫家寶記得我父親

2月9日,陸媒《新京報》微信公號“政事兒”刊文,再次提及胡耀邦去世後,溫家寶年年到他家看望。溫家寶曾是胡耀邦和趙紫陽的“大管家”,但他這兩名老上司,雖官至中共總書記,皆因思想開明,遭中共“廢位。

圖:胡耀邦(右三)和溫家寶(右一)

2010年4月,時任中共總理溫家寶在《人民日報》刊發題為《再回興義憶耀邦》的文章,回憶他1985年10月調任中辦副主任後,曾在胡耀邦身邊工作近兩年。1987年1月,胡不再任中共總書記後,他經常到胡家中去看望。

胡耀邦1982年9月至1987年1月任中共中央總書記;1985年,溫家寶再獲胡耀邦提拔,出任中共中央辦公廳(簡稱“中辦”)第一副主任,一年後晉陞主任。中辦是中共中央的神經中樞,負責處理黨政核心文件和安排主要領導人活動。中辦主任的實際地位高於一般部長。溫家寶在此職位上工作了七年,是胡耀邦和趙紫陽的“大管家”,但他這兩名老上司,雖官至中共總書記,皆因思想開明,遭中共“廢位”。

1982年至1987年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是改革開放早期平反冤假錯案和真理標準大討論的具體執行者,1987年被指責反對自由化不力而被迫辭職。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辭世,民眾對他的追悼演變成全國性學潮,最終形成六四事件。

日前,香港《明報》報導,胡耀邦之子胡德華表示,雖然胡耀邦沒有涉及1989年六四事件,但父親仍舊不被中共中央高層喜歡。

胡德華說,中國的老百姓很懷念和熱愛父親,但是黨的部門不希望老百姓老懷念他,“中共高官中除了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不知道還有誰希望懷念胡耀邦。”

胡德華說,胡耀邦對子女的影響主要是身教,言傳不多,“第一是有骨氣,不向惡勢力低頭,堅持實事求是,這些方面都是現在的領導所需要的。”他說,現在的領導人缺不缺這種精神,“大家心裡都有數”。

談到胡耀邦1979年視察深圳,胡德華稱,父親當時知道有整村整村的人逃亡到香港,就算邊防部隊開槍阻止也要逃,“我爸心情非常沉重,就說不要開槍,跑就讓他跑,給大家一條生路,因為就像柏林牆,開槍也擋不住,你說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好,但大家都往那跑”。

撰文紀念胡耀邦臨終溫家寶守在身邊

胡耀邦當年非常賞識溫家寶,溫家寶也在胡過世多年後撰文紀念胡。

溫家寶撰文紀念胡耀邦。(網路圖片)

溫家寶在該紀念文中提到,胡耀邦在1987年初不再擔任中央主要領導職務後,他仍然經常前往探望,胡耀邦在1989年4月8日發病搶救時,他一直守護身邊,胡耀邦在4月15日去世後,他第一時間趕到醫院,並在1990年12月將胡耀邦的骨灰盒,帶到江西共青城安葬,每年新年也到胡耀邦家中探望。

溫家寶還特意提到胡耀邦曾交給他的特殊任務。

1986年2月7日,胡耀邦率領由中共中央機關27個部門的,30名幹部組成的考察訪問組一行,入住了黔西南州府招待所里,晚飯前胡耀邦向溫家寶布置了一個任務。

耀邦把我叫去:〝家寶,給你一個任務,等一會帶上幾個同志到城外的村子裡走走,做些調查研究。記住,不要和地方打招呼。〞

那時候興義城區只有一條叫盤江路的大路,路旁的房子比較低矮,路燈昏暗,街道冷清。他們沿著盤江路向東走了10多分鐘,就到了郊外。到近處一看,果然是個小村子。進村後,他們訪問了幾戶農家。晚上十點多,溫家寶趕回招待所。向胡耀邦彙報了走訪農戶時所了解到的有關情況。

胡耀邦說領導幹部一定要下基層調查研究,體察群眾的疾苦。對於擔負領導工作的人來說,最大的危險就是脫離實際。

1986年除夕,胡耀邦視察黔桂交界處的天生橋水電站工地時突發高燒,體溫升到38.7度。由於情況緊急,這個除夕之夜,沒有人有心思過年。時任中央辦公廳主任的溫家寶和身邊的工作人員一直守候著他。

1986年年初,胡耀邦決定利用過年前後半個月時間,率領由中央機關27個部門的30名幹部組成的考察訪問組,前往貴州、雲南、廣西的一些貧困地區調研,看望慰問各族幹部群眾。胡耀邦想以此舉做表率,推動中央機關幹部深入基層,加強調查研究,密切聯繫群眾。

2月8日是農曆大年三十。胡耀邦一大早來到黔西南民族師範專科學校,向各族教師拜年並和他們座談。接著,他又興緻勃勃地趕到布依族山寨烏拉村看望農民,併到布依族農民黃維剛家做客。黃維剛按照布依族接待貴客的習俗,把一個燉熟的雞頭夾放在胡耀邦的碗里。就這樣,胡耀邦和黃維剛全家有說有笑地吃了頓團圓年飯。

隨後,胡耀邦又乘汽車沿山路行駛一百多公里,趕到黔桂交界處的天生橋水電站工地;向過年期間堅持施工的建設者們致以節日的問候。當晚,胡耀邦在武警水電建設部隊招待所一間簡陋的平房中住下。不久,他開始發燒,體溫升到38.7度。事實上,從午後開始,胡耀邦就感到身體不適。不過,他依舊情緒飽滿地參加各項活動。

除夕之夜,辭舊迎新的鞭炮在四周響個不停,但大家沒有心思過年。時任中央辦公廳主任的溫家寶和身邊的工作人員一直守候著他。2月9日,初一早晨,胡耀邦的體溫達到39度。這裡遠離昆明、貴陽、南寧等大城市,附近又沒有醫院,大家都很著急。好在經過隨行醫生的治療,胡耀邦到晚上開始退燒,大家的心才放了下來。

拯救人民溫家寶不敢懈怠

《南方周末》曾評論該文稱,作為一國總理,溫家寶以個人名義,撰文紀念中共中央前總書記胡耀邦,且文章發表在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顯著位置,發表時間2012年4月15日也只是胡耀邦逝世21周年紀念日(並非逢十逢五的周年忌日),這是一種非同尋常的要素組合。

JOHN GARNAUT在其“溫家寶的復仇”一文中稱,胡耀邦在1987年被清除後很大程度上仍被官方所粉飾,原因在於胡耀邦沒有公開挑戰黨。他的支持者,包括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他們四人在過年期間都會定期走訪胡耀邦家,但他們當中只有溫家寶公開繼承了胡耀邦的政治遺產。

胡耀邦最小的兒子胡德華,當時在中國媒體採訪時罕見地闡述說:“我的父親和鄧小平之間的區別是:鄧小平要拯救黨;我的父親想救的是人,普通的老百姓”。

圖:2012年3月14日,兩會結束後,溫家寶抵達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召開新聞發布會。(圖片:路透社)

2012年是溫家寶進入中央第30個年頭。3月14日,溫家寶在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最後一次以總理身份召開面對中外記者的新聞會。他在開場白中說:“今年可能是最困難的一年,但也可能是最有希望的一年”,並說“我將在最後一年守職而不廢,處義而不回,永遠和人民在一起。”

他在一萬多字的問答中,33次提到“人民”一詞,14次提到“國家”,沒有一次提到“共產黨”這個詞,“黨”這個詞字只用了5次,一次是提到粉碎“四人幫”時說“我們黨”,一次是“黨員”,一次是“黨的政策”,一次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一次是“黨的基本路線”。這跟以往講話大有不同。

JOHN GARNAUT在其“溫家寶的復仇”一文中稱,溫家寶將薄熙來的下台視為一個能進一步推動改革的契機,但黨內的權斗使他舉步維艱。而溫家寶轉向中國的普通公眾,部分原因是在中共內部進行改革的道路已被堵死。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溫家寶在引導公眾去給一項欠缺公正的(中共)體制施壓,而該體制正是他畢生為之奮鬥,最終卻無所適從的政黨所造成的。

1982年至1987年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是改革開放早期平反冤假錯案和真理標準大討論的具體執行者,1987年被指責反對自由化不力而被迫辭職。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辭世,民眾對他的追悼演變成全國性學潮,最終形成六四事件。

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