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紅色高棉另一罪行:25萬柬埔寨女性被逼婚

1975年4月,紅色高棉奪取政權。此後將近四年間,柬埔寨經歷了一場慘絕人寰的劫難。除了濫殺,紅色高棉還犯下另外一項罪行:估計25萬柬埔寨女性被“革命組織”強行指定配偶。最近,柬埔寨舉行大屠殺周年紀念活動。BBC記者庫迪說,一些曾被逼婚的婦女首次公開講述遭遇,心靈創傷依然未能撫平。

柬埔寨紅色高棉屠殺紀念館

柬埔寨,位於首都金邊以南的鐘屋殺人場。“紅色高棉”統治時期,成千上萬的柬埔寨人在這裡慘遭殺戮。

一群女性倖存者跪在地下。

她們的身前高高聳立著一座耀眼的白塔,白塔里擺滿了殺人場死難者的頭骨。

空氣中瀰漫著沉香的煙霧,一群身披橙紅袈裟的僧人開始有節奏地誦經。

女人一個接一個站起來,在白塔前獻上一束束艷麗、芳香的鮮花。

在“殺人場”舉行的一場的紀念活動。

1970年代,在波爾伯特的紅色高棉統治期間,估計大約有25萬名柬埔寨女人被革命組織“指定配偶”,被迫開始“夫妻”生活。

當時,營養不良、疾病蔓延以及當局殺人無度,導致大批柬埔寨人非正常死亡,人口銳減。紅色高棉當局希望,通過強迫婚姻(繁衍後代),壯大革命隊伍。

紅色高棉垮台之後,一些曾被逼婚的柬埔寨女人和丈夫離婚,重新嫁人。從前的那段日子,就被她們當中的許多人當作個人經歷、深深地藏在了心底。

柬埔寨一位心理醫生組織了這起參觀(殺人場)活動,這是倖存者治療計劃的一部分。這位醫生告訴我說,“柬埔寨人依然覺得公開講述過去遭受的創傷非常困難。其實,這非常重要。”

在“殺人場”舉行的一場的紀念活動。

上午,驕陽當頭,遊客漫步走過、駐足拍照。大約六、七名婦女有生以來第一次公開回憶當年的遭遇。

其中一名婦人,頭上戴著顏色鮮艷的頭巾。她緊緊閉著眼睛,嘴唇蠕動,無聲地跟著僧人誦經。婦人看上去大約有50來歲,臉上已經布滿了皺紋。彷彿,每一絲、每一縷都深深刻畫著歲月的滄桑。

僧人的誦經聲有所減弱,他們開始做最後的禱告。這名女人站起來、緊緊盯著面前擺滿骷髏的佛塔。然後,她穿上一雙破舊的涼鞋,跟在團隊其他人的後面,走出殺人場,登上一輛等候的大巴車。

一路坑坑窪窪、塵土飛揚,路旁布滿商店,裡面傳出歡聲笑語。大巴車駛向不遠處的塔樓。

塔樓外面,攤販們高聲吆喝、叫賣,孩子們跑過來往大巴車裡看。大巴車門一開,兩位婦女謹小慎微地走出來。她們拉著手,靜靜地站了一會兒,然後才走上台階、進入塔樓。

其實,這兩位婦女相識不過只有一星期。她們從柬埔寨鄉下到首都金邊來接受治療。但是,心理醫生告訴我說,共同的經歷,讓她們很快就建立起緊密的關係。

塔樓內,一群孩子正在流金溢彩的佛龕前玩耍。看到女人們走進來,孩子立刻收住笑聲、站到一邊旁觀。

波爾伯特統治之下,柬埔寨經歷一場浩劫。

這群婦女在兩名僧人前圍坐成半圓形,一個接一個,站起來講述自己的經歷。看得出,她們顧慮重重。

心理醫生說,紅色高棉統治其間施暴的許多人罪行還沒有受到懲罰,這些女人的經歷是紅色高棉殘害婦女的真實寫照。

一名50多歲的女人緊張地站起來。她扎著一條花朵圖案的圍巾。婦人拉過圍巾的一角遮住嘴,回憶起逼婚讓她失去的那段人生歲月,以及她所忍受的家庭暴力、強姦。

她說,“1978年,我被迫嫁人。我1歲的時候,母親離家,父親後來被紅色高棉打死。我孤身一人。”

她接著回憶,結婚4年以後,1982年的一天,丈夫為什麼事大發雷霆,殘暴地毆打她,她的眼睛被打出血。

耀眼的燈光下,這位婦人眨眨眼,接著說,“現在我的視力還是很差。”

再往後,她和那個男人離婚,嫁給了現在的丈夫,兩人共有八個孩子。

緘默數十年,第一次講述過去的悲愴,她說,“我不想看到我的孩子遭受和我一樣的痛苦。”

柬埔寨學生在瓊邑克殺人場紀念公園,表演了當年的屠殺場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