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美國3月加息中國投資者準備好了嗎?

美聯儲退出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會越來越快。如果這樣,它對全球市場及中國市場所產生的影響與衝擊可能會越來越大。這不僅在於資金流向改變問題,更重要的是會影響全球各國央行貨幣政策觀念與操作行為的改變。如果這樣種情況出現,不僅全球各國的貨幣政策會出現重大調整,而且由於流動性轉身會直接各種資產價格變化,對此國內投資看明白了嗎?否則等木已成舟時,中國投資者才醒悟可能會晚矣。

對於美國即將3月加息,國內的投資者似乎不是太關心。即使有關心的,所分析的路徑向反方向思考。比如有人認為,如果中國的人民幣匯率波動的彈性增加,這將可能會改變當前人民幣單向貶值趨勢,而變為人民幣重新走向單邊升值之路。比如,最近中國外匯儲備又回到3萬億美元之上就有這種跡象。他們認為,如果這種情況出現,到年底,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會升值到6.6。當然,也有人認為,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對人民幣匯率改革要求不同了,今年人民幣匯率基本上不會盯住美元,而是會與一籃子貨幣掛鉤。這樣即使美元加息後出現美元強勢,只要人民幣與非美元貨幣相比貶值幅度更小,這將可能顯示為人民幣是升值而不是貶值。所以,以當前中國市場之情緒,中國投資者對美國即將3月加息不是太關注。

實際上,市場的情況並非如此。一是3月份美聯儲加息已經沒有多少懸念了。這不僅在於美聯儲的官員一起在釋放出即將3月加息的言論,而且3月8日所公布的數據顯示,讓3月份美國加息進一步升溫。美國轉薪機構ADP公布的數據顯示,2月私營機構職位增29.8萬個,創下2014年以來最高水平。該消息進一步反映了美國就業市場更是好轉,令投資者對美國星期五將要公布的2月份非農業職位增幅有優於預期的猜測。這自然會提升美國3月加息可能性。

受這些數據的影響,ICE美元匯率指數升0.3%至102.14,離2002年高位只差少許。WSJ美元匯率指數升0.3%。芝加哥期貨交易所數據顯示,交易商預期3月加息可能性是91%,比前一個星期又進一步上升。而且更為重要的是,針對美聯儲提前在3月加息,比市場預期最早在今年6月份加息提前,這將改變就有市場分析人士認為,2017年美聯儲加息的速度及頻率都將可能改變。CMC Markets首席市場策略師Colin Cieszynsk就表示,由於美聯儲3月份加息,當前市場預期美聯儲今年將加息4次,而不是原先的3次。如果這種情況出現,對市場的影響肯定是巨大的。

當然更為重要的美國退出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不僅在於經濟形勢的本身,更在於2008年以來各國所推出的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所暴露出來的問題越來越嚴重。我們可以看到,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全球各國央行以零利息甚至於負利率的政策配合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向市場注入了大量的流動性,以此來刺激經濟活動和企業投資。但是,8年過去了真正受惠的只有房地產市場及股市,及推高各國的資產價格,而企業投資復甦步伐十分緩慢。

《經濟學人》雜誌引述英格蘭銀行一項調查指出,在2007年的前40年,英國企業投資以平均每年3%的速度增長;但在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後的8年,英國企業相關投資增長只有1.5%。換言之,市場的流動性最多,資金的成本最低,這些因素並沒有激發企業增加投資,反之企業要增加投資變得更為審慎。

那麼為什麼在融資成本如此低、市場的流動性泛濫的情況下,英國的企業沒有動力增加投資呢?其分析認為這可能與企業對未來經濟前景沒有信心有關。如果企業對未來經濟增長沒有信心,他們是不會融資增加投資的,而這與融資成本高低沒有關係。而英格蘭銀行的調查發現,“無風險利率”(risk-free rate)雖然已經接近為零水平,但是英國企業在決定是否落實投資時所採用的“最低資本回報率”(hurdle rate)仍然維持在12%水平,與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爆發前的情況是一樣。只有達到這個最低回報率標準,企業投資者才願意增加投資。

這個發現也就表明,在當前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已經實施8年的情況下,整個的金融市場環境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金融市場的資金降低到極低的水平,市場的流動性泛濫,但是企業並沒有相應地下調對投資回報的最低標準,反之變相要求更大的利潤空間。這就意味著二個重要的方面,一是政府極力讓融資成本降低到罕見低水平,但是這並不一定能夠刺激商家及企業來增加投資,低成本的資金並非會流入實體經濟,但是在資金成本極低、流動性泛濫的情況下肯定會推高各種資產的價格。而資產價格推高最受益的也只是少數人。比如說,2016年億萬富翁的財富增長達16%,而中國則億萬富翁增長最快的國家,北京也成了世界億萬富翁最多的城市(94人)。世界的情況是這樣,中國的情況更是顯著。

二是商家或企業為何拒絕高低對投資回報的要求,不等於說企業或商家一心想追求暴利,而是他們看到的是,如果利率長期處於超低水平,也就意味著未來經濟前景向好極為有限,資產市場的泡沫越吹越大,市場面臨的風險可能會越來越高。在這種情況下,企業在作出重大的投資決定時,容許犯錯的空間(margin of error)比利率正常時期更小,所以企業更是不願意隨意增加投資。可以說,英國是這樣,中國的情況也是如此。目前國內各類的企業都在千方百計增加融資,但是這些融資並沒有流入實體經濟,反之更多的是或是進入房地產市場炒作住房,或是在金融體系循環。也就是說,對當前全球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嚴重質疑,也是迫使美聯儲會加快退出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

還有另外一個問題,美聯儲退出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會越來越快。如果這樣,它對全球市場及中國市場所產生的影響與衝擊可能會越來越大。這不僅在於資金流向改變問題,更重要的是會影響全球各國央行貨幣政策觀念與操作行為的改變。如果這樣種情況出現,不僅全球各國的貨幣政策會出現重大調整,而且由於流動性轉身會直接各種資產價格變化,對此國內投資看明白了嗎?否則等木已成舟時,中國投資者才醒悟可能會晚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