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嫁了外國人才知中國男人好 袁立自曝 生活在繼續

2011年11月,演員袁立和剛認識四個月的加拿大男友林博文閃電結婚,並舉辦了盛大婚禮。婚後,兩人在微博中曾甜蜜互動,林博文還曾曬出袁立懷孕時做的B超的照片,其恩愛羨煞眾人。然而,4年後,袁立卻在微博中說出了“嫁了外國人才知道中國男人的好”這樣的話,一下子把兩人的婚姻再一次推到了風口浪尖。這對曾經甜蜜的愛人是否已分道揚鑣?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

一見鍾情

2008年,和前夫趙嶺結束了3年短暫的婚姻後,袁立陷入了長久的痛苦和迷茫。兩個曾經相愛的人,最後卻走向了反目成仇的地步,甚至不惜對簿公堂,這讓袁立對婚姻、對男人有了深切的恐懼。之後,她把全部身心都投向了自己所熱愛的演藝事業,對於之後很多男人的示好,她選擇了自動屏蔽。

2011年7月,在一次聚會上,袁立遇到了來自雷曼律師事務所的律師林博文,出生於加拿大的林博文幾個月前才來到上海,比袁立小了將近十歲,他的中文非常流利,有著受過良好教育才有的優雅與剋制。當其他中國男人都在唾沫橫飛夸夸其談時,只有他保持著安靜得體的微笑,他紳士地為周圍的女士拉開椅子,掛好衣服,彬彬有禮、不緊不慢地回答她們的問題。這讓袁立對這個帥氣的外國人頓時心生好感。熱鬧的宴會中,袁立忽然覺得眼前的衣香鬢影讓人有些透不過氣,她端了一杯酒走向陽台,夜空里星辰浩瀚,正失神間,突然聽到有人在背後說:“天上的每顆星星都有自己的來歷,都伴著一個神話故事,只要用心凝視,你便會發現它的秘密。”袁立扭頭一看,來人正是林博文。原來,林博文對率真爽朗的袁立印象很深刻,她不同於他所見到的那些含蓄內斂的中國女子,而是笑臉飛揚,充滿自信和氣場,他想要更多地了解她。兩人很快聊了起來,林博文對中國文化的熟悉與熱愛讓兩人的交流沒有任何障礙,得知袁立是典型的江南女子,他還表演了饒舌的上海話,讓袁立忍不住哈哈大笑。

緣份就是這樣,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遇上了就再也無法分開。兩人迅速陷入熱戀,雖然有著年齡和國籍的差異,但熱戀中的他們卻因為這些不同而更為惺惺相惜。她帶他去杭州的西湖,給他講許仙和白娘子的故事,他請她吃地道的加拿大菜,食物的香氣里默契不已而喻。4個月後,當林博文向袁立求婚時,袁立僅僅猶豫了一下就答應了。她把這歸結為演員的衝動。而實際上,這段跨國戀也一開始就不被看好,袁立的父母對她居然要嫁給一個外國人感到非常不快和不解,但林博文流利的中文和誠懇的態度說服了他們,讓他們放了一半的心。他們了解到,林博文除了是雷曼律師所的律師,還曾是美國前總統布希的弟弟開的雷曼布希公司的CEO。事業有成,年輕有為的他和袁立看起來相當般配。

當年12月,在《可凡傾聽》中,袁立第一次把林博文帶到了大家面前,在可凡問林博文在袁立前有沒有愛過其他中國女孩時,機智的林博文回答:我最愛袁立,她是我的唯一。

2012年2月,袁立和林博文在其家鄉加拿大舉行了一場家庭式的婚禮,草坪,香檳,童話中的王子與公主,一時閃瞎了多少人的眼睛。2012年4月,兩人又在北京補辦了盛大的中式婚禮,依在身材高大的林博文身邊,袁立的臉上寫滿了幸福與知足,婚禮上,兩人不斷熱吻,大秀恩愛。

矛盾初現

婚後,林博文在袁立的要求下開通了微博,並且只關注了袁立一個人,兩人也時常在微博上互動,很是甜蜜。但很多事情我們看到了它的開端,卻無法預料它的結局。熱戀的甜蜜過後,兩人的文化差異和思想差異很快便顯現了出來。作為演員,袁立過的是黑白顛倒的生活,只要攝製組一聲令下,袁立便得馬上出發。她的生活極不規律,晚上很晚才回來,白天卻會睡到很晚。而律師的林博文作息卻極為規律,晚上十點之前必然要熄燈睡覺,早上六點必須起床,他責怪袁立的生活太不健康,袁立卻無奈地說:親愛的,我們這行就是這樣,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有時袁立需要出去拍戲好幾個月,等她回來,林博文想和她一起去浪漫一下,她卻一頭倒在床上:先讓我睡會兒,累死了。

身為公眾人物,袁立的私生活也備受大家觀注,有時候她和林博文一起出去,往往會被人認出來並圍觀,還有人會偷偷拍照。對此,袁立早已習慣,可注重隱私的林博文常會衝過去要求拍照的人把照片刪掉,因為眾人的干預,有時他們不得不取消預定的行程。他不勝其煩地對袁立說:在我們加拿大,沒有人對電影明星如此地追捧。除了拍戲,他們在平常也只是普通人,不會有人對他們多加觀注。我不希望自己像猴子一樣展示在大家面前。中西文化的差異,讓袁立對林博文的抱怨竟無力應答。

除了工作,林博文在生活中極其低調。可袁立的公共活動卻很多,時常有需要和愛人一起活動的場合。開始時林博文還很配合,可後來他卻說:親愛的,這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我想在工作之外有自己的時間和空間,我不想出席你的那些場合。袁立便只好一個人去赴那些不得不赴的宴會,看到好友們成雙成對,自己雖有愛人卻形單影隻,袁立的內心不由有些悵然。

2012年6月,袁立被檢查出懷孕。得知這一消息,林博文欣喜若狂,他希望能有一個大家庭,多多的孩子,孩子們可以在花園裡自由奔跑。之後,林博文在微博上曝出袁立做的B超照,他稱之“我兒子的第一張照片”。得知妻子懷孕後,林博文十分緊張妻子的身體,然而此時,袁立正正緊張地拍攝電影《母親母親》,林博文希望袁立能以孩子和身體為為重,他在微博上說:“你要不跟發哥說一下你懷了我的孩子。導演也可以早點讓你休息。”可袁立深知戲比天大,拍攝進行到關鍵時刻,她不能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影響整個攝製作的進度。也許是年齡太大,也許是拍戲確實很累,大大咧咧的她並沒有對這個孩子有足夠的重視,5個月大時,孩子最終沒有保住。從醫院病床上醒來後,一向自認為很堅強的袁立也忍不住掉了眼淚。林博文輕輕地拍著她的背安慰她,可是,在內心,她卻知道,丈夫對自己是有些埋怨的,如果她在懷孕後聽從林博文的建議一直卧床保胎,也許,這個孩子不會沒有。

孩子的事件給兩個人的心理多多少少都帶來了些陰影。不久,林博文在中國的任期結束,需要去美國工作,當林博文詢問她的意見時,袁立有些猶,她害怕丈夫這一走,兩個人的關係將會漸行漸遠。然而去美國,也意味著放棄在中國如日中天的演藝事業。權衡了許久,袁立還是決定隨丈夫一起。對此,之後袁立在採訪中說:這是一個因為婚姻而產生的被動選擇。她並不知道這個選擇的結果是什麼,但當時她認為,雖然犧牲掉了演藝事業,但如果能換來白頭攜老,那麼,也是一個讓人滿意的結局。

齒輪磨著血和肉

然而當袁立跟隨丈夫一起來到美國矽谷時,現實卻無情地給了她一記重鎚。她不知道,原來在美國生活和來美國度假完全是兩回事。

袁立的英語一直不好,林博文的中文使他們即使在爭吵時也毫無障礙。所以即使嫁了個外國人,她的英文也一直沒有長進。到了美國後,林博文帶著她熟悉了一下周圍的環境,便自己去上班了,留下了茫然無措的袁立。

在國內時,雖然自認為生活能力還挺強,但袁立大事小事都有經紀人負責,即使她去個超市,經紀人也會跟著。回到家裡,日常瑣事也有父母替她操心。可現在,她要在這裡生活,舉目無親,空蕩蕩的家裡要置辦傢俱,附近的超市即使開車也有半個多小時,她還要考駕照,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便是丈夫。然而,當袁立表示希望林博文幫她的時候,丈夫卻開心而直接地說:我相信你自己一個人都辦得到,也能做得好!

袁立只能無奈地苦笑。她知道,他不是不愛她,只是,相比較中國男人對妻子無微不至的關心呵護,外國男人更加強調保持婚姻中雙方的獨立性。“中國男人真的不會和你說:這個不關我的事,你自己解決。但外國男人常常是這樣。”碰了幾次壁後,袁立開始和林博文爭吵,她嫌他對自己不夠關心,對她不問不聞,他卻一二三地把觀點表明:親愛的,你不是小孩子了,應該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處理。那一刻,袁立很無助。

第一次去駕校,她便迷路了,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頭,她忽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她想給林博文打電話,然而試了幾次,又掛掉了,她甚至知道他會怎麼回答。此時,她看到街角處一個白人婦女,一手抱著幾個月大的孩子,另一個正給車子換輪胎。旁邊的人來來往往,卻沒有一個人前去幫幫忙。那一刻,她忽然就明白了,這就是美國的文化,她不可能指望林博文會因為她而改變,而如果她不接受他的文化,那麼兩個人的相處,將會越來越艱難。

不同的文化碰撞,讓兩人的生活漸漸充滿火藥味,“當你給他建議的時候,他會回答:NO!stop!我自己可以思考!如果你問他需不需要加一件衣服,他會告訴你:我如果想穿我自己會穿!”

對於中國女人來說,很多時候,夫妻之間的的爭吵並不一定非要爭出個對錯來,有時,也只是妻子對丈夫的撒嬌而已,希望對方能哄哄自己,讓著寵著自己。可顯然林博文並不這麼以為,在爭吵時,他以律師特有的嚴謹的邏輯,來說服袁立,直到她舉手投降為止。然而,服了輸的袁立內心卻極不痛快,“就像齒輪咔咔咔,感覺裡面是有血有肉,在磨我的心和磨我的靈魂。”在很多個夜裡,她睜著眼睛,想著自己的這段異國婚姻,開始得轟轟烈烈,卻在彼此的碰撞和磨合中弄得頭碰血流。最痛苦的時候,她甚至一度想放棄這段婚姻,但,“愛是恆久忍耐”,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像伊麗莎白一樣無數次的結婚離婚而感覺不到痛苦,她也總是想,再忍一下,彼此再多了解一些,也許就會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刻。

在美國待的久了,袁立發現,那些外國人所表現出來的優雅和教養,同時,也意味著距離和疏遠,你根本無法真正地走近對方。不像自己在杭州,可以肆無忌憚地拍一個正對著西湖撒尿的小夥子,讓他把尿再收回去。明白了這些,袁立忽然無比地懷念在國內的生活。那種喧嘩和熱鬧,如此打動人心,原來即使自己已經學會了英語,拿到了這裡的駕照,然而在骨子裡,卻還是一個地道的中國人。

她試著把這些感受告訴林博文,對方卻聳聳肩:親愛的,你想的太多了。

生活還在繼續

2013年,袁立回到了國內。和林博文的婚姻陷入僵局,她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她冷凍了卵子,卻也並沒有向外界宣布婚姻的解體。她在微博中感嘆:嫁了外國男人後才知道中國男人的好。雖然引起很多人的關注,可她也不做過多的解釋。不久前,在某訪談節目中,當被問及她和林博文的婚姻時,她說:你去問他。

我們不知道她最終的選擇是什麼,也許她還想再等等看,看還有沒有轉機,也許她已然了有了決定,行進到這個地方就停止也不錯。但不管怎麼樣,愛過,經歷過,對於她的人生來說,便已足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那夜星光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