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俞曉薇:郭文貴透露活摘信息 凸顯中共之惡

日前,中國富商郭文貴接受了大紀元和新唐人的訪問,就活摘器官一事曝光了更多信息,證實了中共活摘器官的黑幕。郭文貴特別提到,方正集團原CEO李友為了換肝,已經挑選了幾十個供體,其中有法輪功學員。

活摘器官是反人類罪,突破道德倫理的底線。中共對此一直極力否認、拚命掩蓋真相。多年來,了解活摘相關內情、敢於曝光者少之又少。此時,郭文貴的坦言,對於那些懷疑活摘器官的真實性的人,以及涉及活摘、捲入罪惡的各界人士,想必會激起層層波浪。

“奇蹟”與“按需殺人”

據郭文貴介紹,李友創辦北大國際醫院,是想通過服務有影響的人來進行公關。李友打算搞器官移植。“他認為中國的器官移植是全世界最有價值的。因為在世界很多地方做不到的。中國的人口多,再一個是法制不健全,再有他認為中國有腐敗手段,能達到這個目的。”

由此可見,在中共治下,器官移植成了公關和創收的途徑,並且與“法制不健全”和“腐敗”緊密相連。那麼,究竟是什麼事情,是“在世界很多地方做不到的”呢?

1999年以後,中國器官移植業呈爆炸性增長,出現了全球獨一無二的反向配型,即器官等人,而且等待時間超短。一方面,中共衛生部門官員幾次表示,中國面臨器官嚴重短缺問題,而另一方面,在手術台上,器官供體十公充足,多到向海外推銷的程度,而且竟促成了大陸器官旅遊業的興起。據統計,海外赴大陸移植器官的病人的等待時間平均是2至4周,甚至1至2周。這一現象是醫學專家無法解釋的。

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網站統計表明,該院在2005年進行了647例肝移植,病人平均等待時間為2周。後來,此網頁被刪除,但是在互聯網檔案中可以找到備份。

在大陸,眾多的醫院經常同時進行多台移植手術,而且一台手術有多個備用供體器官。例如,第三軍醫大學新橋醫院曾在一天內做了24台腎移植;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在一天之內做了24例肝臟和腎臟移植。原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曾經拿2個活人做備用肝。

2014年2月18日,南京軍區福州總醫院的“牛人”團隊創造了一個“奇蹟”:“十七小時內成功施行五台肝移植手術”。據手術主刀醫生、福州總醫院肝膽外科主任江藝介紹,這五位患者與器官捐獻者之前已完成配型,只等捐者心臟停跳取下肝臟。而這五個肝源是當天同時送達的。也就是說,在同一天,有五個配型符合的人“集體死亡”,他們的肝臟被同時切割、“捐”出。這一“奇蹟”被國內媒體吹噓的同時,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和質疑。

中共南京軍區福州總醫院的“牛人”團隊罕見創造了人體器官移植“奇蹟”的報導引起外界關注。(網路圖片)

2015年8月13日,中共“肺移植手術第一人”–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陳靜瑜在微博稱:“凌晨從外地城市獲取供肺,原來想今年取消死囚供體肺源少了,誰料現在三天一台肺移植較去年反而更忙了”。

2016年8月,《美聯社》報導,一名加拿大蒙特利爾的患者去中國換腎,只等了3天。此事引起了蒙特利爾地區器官移植醫生們的關注,要求中方對此展開調查。人們懷疑中共是否兌現了自2015年1月廢除摘取死囚器官的承諾。

眾所周知,器官移植的難點主要在於匹配器官的找尋。為什麼,在國際社會上為了找到合適的肝臟、腎臟需要等上好幾年,而在中國,獲取器官的“奇蹟”卻頻繁發生?

此次郭文貴透露,李友得到了幾十個肝源的選擇,“我聽說,別人給他拿了幾十個選擇,包括一些這樣、那樣的肝源。他都不同意。他的要求很簡單,根據專家的推薦,21至25歲之間,此人的爸爸、爺爺、媽媽、家族都要查清楚,這個肝源要很強壯、很健康,也就是說還選了一些新疆的,選了一些其它地方的。他都不太同意。”

這番話強力證明,年輕、健康的各式器官,供有權有錢的人任意挑選。一旦選中,是否意味著供體將在手術當天“自然死亡”並完成“捐獻”之光榮?大陸器官移植背後的黑幕,到底有多深?

超短的器官移植等待時間說明:在中國,存在著龐大的活人器官供體庫,可隨時找到合適的供體、攫取所需器官,即“按需殺人”。

2012年3月13日,國際醫學倫理研究權威、美國的阿瑟‧卡普蘭教授發表演講,談到了中國境內非法使用囚犯器官以及活摘器官的罪行。卡普蘭表示,“為需求而殺人”,“是器官移植界最令人髮指的罪行”,“是全人類的恥辱”。

卡普蘭說:“特別是對器官移植旅遊者,如果你到中國去,要在你停留的三周內完成肝移植手術,這就意味著得安排殺掉一個人,要通過血液和組織配型來找到一個合適的器官供體,然後在你離開之前殺掉他們。如果你只是乾等有人在監獄裡死去,你不可能在三周內就等到一個肝,而且這個肝還要配得上你的血型和體質。你只能去找到合適的供體,然後在器官移植遊客還在時把他們殺掉。這就是根據需求來殺人。”

公安“想弄誰就弄誰”

郭文貴在受訪時說:“我說是什麼人給提供的肝源?說大部分都是公安的。公安上的朋友給他提供的肝源,還有北大醫學院給他提供的。公安有強制能力嘛,想弄誰就弄誰。所以說,我才想起來,怪不得要弄法輪功學員,因為公安上把法輪功學員給拘禁了,給強迫摘了啊。從這個事情上,我感覺到法輪功講的活摘器官真實存在。”

郭文貴的話印證了,大陸器官的非法移植並非個人或團體所為,而是中共江澤民主導的國家犯罪。由於法輪功是中國政局中最敏感的話題,法輪功學員受到了最殘酷無情的打壓,因此,這個最弱勢群體、在集中營和勞教所被關押的成千上萬名學員成為活摘器官的直接受害者。

加拿大人權律師、活摘器官獨立調查員大衛‧麥塔斯指出,大陸器官移植數量猛增和迫害法輪功的時間契合。他說:“中共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器官移植數量在2001年飆升。”

2006年4月20日,女證人安妮和記者皮特首次公開露面,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大紀元)

另一位獨立調查員、美國資深記者伊森‧葛特曼說:“截至2001年,超過一百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進勞教所,並被迫接受以牟取器官為目的的體檢。與此同時,中國的軍隊醫院和地方醫院的移植醫院的數量迅速攀升。”

“追查國際”的調查證實結論是:江氏犯罪集團與軍隊、政界、司法界、醫學界、貿易界、黑社會聯手,形成了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殺人網,出售器官、活體實驗、販賣屍體牟取暴利。

明天的選擇

郭文貴向新唐人和大紀元記者表示,“非常願意為法輪功做點事情”,希望法輪功發揚光大。他的態度以及他所曝光的資訊,足以引起各界的反思。

中共迫害法輪功,事關大是大非。活摘器官,突破人類道德底線。漠視罪行,即與幫凶無異。站在正義一邊,揭露邪惡,說出真相,聲援良善,提供證據,停止作惡,是生命所面對的不同選擇。主動向善與被動應對,是兩條截然不的道路。

在國際社會對中共活摘給予更多的關注和更嚴厲的譴責之下,在越來越多的真相曝光之際,每一個人都必須做出緊迫而重大的抉擇。選擇正義良知,不僅可以幫助拯救生命,而且將為自己贏得光明未來。

中國器官移植數量趨勢圖(來自明慧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