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朴槿惠的悲劇:成敗皆因「造王者」

梳理涉及朴槿惠的相關資料,只能得出一個令人沮喪的結論:朴槿惠從走上政途那天開始,在收穫成功之時,就預埋了失敗的種子,她與「造王者」崔太敏父女兩代的關係,既是她成功登上青瓦台的保證,也是她今天黯然辭別總統府的因由。

下台的朴槿惠回到首爾的家,問候支持者(2017年3月12日)

在長達一年多的“倒朴風潮”之後,3月13日,韓國憲法法院終於宣布罷免這位朴槿惠。參與總統彈劾案審判的李貞美代院長在發表離職演說時,引用中國古代法家代表人物韓非子的名言“法之為道,前苦而長利”,強調要實現法治主義,卻無法抹去該案濃厚的政治色彩。只是於韓國而言,正視這一點,可能得遲至10-20年之後。

梳理涉及朴槿惠的相關資料,只能得出一個令人沮喪的結論:朴槿惠從走上政途那天開始,在收穫成功之時,就預埋了失敗的種子,她與“造王者”崔太敏父女兩代的關係,既是她成功登上青瓦台的保證,也是她今天黯然辭別總統府的因由。

朴槿惠的人生支柱:虛擬“親人”持續送溫暖

朴槿惠曾以一段話感動過無數韓國人:“我沒有父母,沒有丈夫,沒有子女,國家是我唯一希望服務的對象。”這位聲稱自己“嫁給了國家”的女總統,最後栽在了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的“閨蜜”身上,看起來似乎荒唐,但卻有其必然性。因為這個“閨蜜”的角色遠非只是閨蜜,她是朴槿惠人生中最重要的精神導師、甚至可以說是“造王者”崔太敏的女兒。

造王者(Kingmaker)是特指那類能夠在君主繼承權問題上起決定作用的關鍵人物或集團,這些人利用政治、資本、宗教、軍事、意見領袖的勢力,決定未來君位歸屬。民主政治中,大的利益集團聯合起來也能夠造王,比如美國2016年大選過程中,政治、經濟與媒體等精英聯盟聯合造勢,希望將希拉里送進白宮。在朴槿惠的生命中最困難的時刻,崔太敏幾乎像及時雨般適時出現,人力、資金、精神安慰,每場及時雨都來得及時,澆得很透。沒有這些及時雨的滋潤,朴槿惠不可能在漫長的政治征途上獲勝。2006年大選前夕,“導師”崔太敏雖已故去,但其第五個女兒崔順實卻全盤繼承了父親在朴槿惠心中的信任,陪伴在朴槿惠左右,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父女兩代都持之以恆向朴槿惠送溫暖,當然不是出於對朴槿惠的愛。由於朴槿惠的特殊身世,註定這種送溫暖從一開頭就是一場政治投資。朴槿惠之所以能夠成為崔氏家族的政治投資對象,則是因其家世淵源,其父朴正熙是韓國第5至第9屆總統、掌握政權長達17年。

無須否認,亞洲價值觀特別重視裙帶關係,無論民主國家還是非民主國家,政治與社會資本都具有依血緣關係在世代間轉移的特點。北韓是典型的王朝世襲,即使是被視為亞洲民主典範的日本,其政治也不脫資本世代轉移之特徵。緬甸的民主女神昂山素季走上政治長途參賽的原始資本,也因她的父親是被緬甸人民尊稱為“國父”的昂山將軍。與其他總統後裔相比,朴槿惠還有一些值得投資的亮點:一是其父任內的“漢江奇蹟”,有如夜空皓月,為韓國人留下了明亮的記憶;二是其父在第五任期第一年被暗殺的悲情歷史,以及“嫁給國家”的獨身女性身份,都容易觸動韓國人心靈中最柔軟的部分。

造王者是投資者,不是慈善家

造王者之所以造王,不是為了做慈善,而是出於牟利目的。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造王者是戰國後期的鉅賈兼政治家呂不韋。呂不韋到趙國邯鄲做生意,偶然遇見了秦國派在趙國做質子(人質)的王子異人,認為奇貨可居。但他心裡沒有底,於是向其父親請教。他問其父親,“耕田能夠獲利幾倍?”其父答稱:“十倍。”“販賣珠寶玉器的贏利是多少?”其父回答說:“百倍。”呂再問其父:“立國家之主(造王)贏利幾倍?”呂父回答:“獲利不可勝數。”經此一番諮詢,呂不韋心中有底,開始了他那著名的“造王”戰略投資,這段對造王進行成本核算的名言從此永垂青史。

但觀諸歷史,“造王者”與王之間的關係很難善終。英國亨利六世時的沃里克伯爵(Richard Neville,16th Earl of Warwick,1428-1471),是“玫瑰戰爭”中著名的造王者。他1461年幫助約克家族的愛德華四世登基,數年後與愛德華四世的關係趨於緊張,他居然成功地趕走愛德華,讓被廢黜的蘭開斯特家族的亨利六世恢復王位。呂不韋造王有功,曾被秦王尊為“相邦”,號稱“仲父”,專斷朝政,但一旦秦王長大,則被厭棄,被逼自殺。這種關係難以全始全終的原因,在於王者被立之後,造王者總想繼續維持自己的主導地位,而王一般不甘於繼續受制,一旦強弱易勢,關係必然破裂。

朴槿惠與其閨蜜的關係當然有別於古代君主和造王者的關係,但造王者要求政治回報這一點卻不會變。早在2007年總統選舉前,朴槿惠與李明博進行大國家黨(新世界黨前身)總統候選人的黨內競選時,李明博陣營曾就朴槿惠與崔太敏一家的特殊關係進行質問:“如果朴候選人當選總統的話,崔氏一家會有操縱國政的可能性嗎?”,但這一質疑,卻遭到朴槿惠的激烈反擊,說對方會遭“天譴”。由於當時朴槿惠是國民寵兒,這一質疑就如一陣輕風吹過,在朴槿惠走向青瓦台的路上沒有造成障礙。

朴槿惠必栽的幾大原因

既然朴槿惠與崔太敏父女兩代的關係是被投資者與投資者的關係,朴槿惠上台之日,就是對方開始回收投資利潤之時。崔太敏聲稱與她之間的“精神夫妻”關係,在其身後傳承給其女兒崔順實,比如為朴槿惠提供各種政策建議及國事諮詢,為朴的政治生涯埋下了失敗因由。

在美國,總統能夠以政治任命方式給予支持者以利益回饋,但崔順實家兩代人對朴槿惠的馬拉松投資,卻沒得到類似位置。不太清楚究竟是韓國缺乏這種制度通道,還是因為在競選時朴崔關係就被反對者盯上,因而不便再做這種安排。但崔順實不能在政府中任公職這點,卻使得她的權力慾望只能通過兩種途徑滿足,一是繼續為朴槿惠出謀劃策,二是藉助朴槿惠的權勢為自己謀利。目前被指責最多的謀利行為計有:被指深度介入了“Mir財團”和“K體育財團”兩大財團的成立和運營過程,並利用她與總統的親密關係、經由韓國全國經濟人聯合會(韓國財閥企業頭目們的俱樂部)籌集到了高達900多億韓元(約合人民幣5.5億)的資金。這兩大財團被懷疑一方面是為了給朴槿惠籌備退休後的養老金,一方面則是崔順實的個人提款機。其中的K體育財團還為崔順實女兒鄭某的馬術訓練和馬術比賽提供贊助,而鄭某正是以馬術特長生的身份被梨花女子大學錄取。

熟悉韓國政治的分析人士指出,該國政治運行名義上是政黨,但實際上由政治人物的親信操盤,具有“家臣政治”下人身依附的特點。一旦某一政治人物上台,其親信就不可避免具有特殊地位和權勢,這種特殊地位往往成為政商勾結的橋樑。這種特點在菲律賓等對腐敗高度容忍的國度,很難導致總統倒台。但韓國對腐敗現狀的認識卻處於一種奇特的撕裂狀態:現實政治腐敗成風,因為政客不腐敗難以成事;但這種腐敗經常成為黨爭中打擊對手的必殺利器,從1948年至今,韓國共歷16屆、11任總統,結局只能以一個“慘”字概括,或客死他鄉,或被人暗殺,或鋃鐺入獄,或身敗名裂,或狼狽離場,幾乎沒有一位總統能全身而退。

對內,朴槿惠無法約束閨蜜的腐敗行為,她與這個家族之間的關係早就不是淡如水的君子之交,長達幾十年的利益共存關係,不可能未落下一點把柄在人手中;對外,她無法駕馭對青瓦台權力虎視眈眈的諸多政治反對勢力。被撕成碎片拋灑一地,幾乎就是這位女總統在南韓的宿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